【冲神-英文同人】约会并不如你想象得那样浪漫(上)

这篇在微博上写过,修改扩充了下搬过来吧。


Dating Isn't As Romantic As You Think It Is 

作者:ViciousVentriloquist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70429

限制级方面打了E级,就是有直白露骨的表达。


★★★★★

先解释下archiveofourown(简称AO3)限制级,分四挡,K(从小孩开始都适合)、T(十几岁适合)、M(有比较简单和隐晦的描写)和E(直白描写)。K和T、M和E之间的界限其实比较模糊,一般看作者怎么想了。


这篇不算是个人喜好,但觉得会有人喜欢的,因为比较特别,尤其在冲田的性格设定上,跳出了同人普遍的偏暖偏温柔的滤镜,看了以后让我不禁“反思”下自己是不是戴着滤镜而不自知2333(喂
 
作者直言ta心目中的冲田就是个asshole,所以他会有相当渣的表现,在意的请跳过。
 
设定在五年后(非剧场版设定,目前时间线延续,英文圈写手非常注意两人的年龄,开车文里99%都会点明神乐至少17以上了),冲神表面还是那样打打闹闹,从一些细节里可以看出应该是双向暗恋的,不过(上)基本是神乐视角,作者着重描写了神对冲的好感。她自己感觉到在打架时会刻意不想伤害他,不打架的时候喜欢和他有眼神接触,总之开始在意冲田的存在了,只不过还不太清楚该怎么处理。
 
有一天万事屋在处理近藤跟踪阿妙的日常情况,土方和冲田也来了,纠纷解决完后,神乐转身准备离开,听到冲田喊了她一声,她其实已经脸红了,但在转回来之前克制住了,问他是不是要去打一架,冲田却说,你要不要和我去约会?而且面对银时的大惊小怪,原因解释得也很真诚。

神乐从来不是那种娇羞girl,大方地答应了。于是他们出去了,谈到了近藤在如何讨阿妙欢心上简直是clueless,因为老被打,神乐说你也差不多,因为你也被我揍,冲田说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双向的,就像跳舞一样。然后就是点菜之类的,神乐终于问了,你为什么要请我出来,除了那个常见回答,冲田说,就是那个常见回答啊,因为我喜欢你。
 
这句话炸得神乐手忙脚乱,虽然她不喜欢自己那么容易被他影响,她问有多久了,冲田含糊其辞说可能几个月,可能一年了。神乐知道他不肯说实话的秉性,没追问,问接下来干嘛,冲田说去他家,他最近从屯所搬出来了,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只是去……坐坐。

 
一天下来,气氛很好,冲田问下次还出来吗?神乐立刻答应了。接着两人就这样约了几个月,并没有挑明关系,也没有kiss,不过神乐觉得非常开心,她不是很在乎表面形式,只是对于自己内心日益增强的感觉,忍不住疑惑和担心——那是不是爱?
 
接着在下一次见面时,神乐心里满满都是恋爱的烦恼,一直在走神。旁边的人还不算正式的男朋友,可大家都认为他们在一起了。她很快乐,也很紧张,昨晚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她和冲田有亲密行为……她突然醒悟道,那是不是意味着我想在现实生活中也这样做?
 
前面说过神乐并不是娇羞girl,她转头看向冲田,发现两人距离很近,便主动去亲了他(嘴对嘴,虽然只是笨拙地蜻蜓点水)。冲田自然十分震惊,问她在做什么。神乐已经恢复过来了,她不喜欢情绪什么的都被牵着走,搞得患得患失的,而做了主动亲他这种行为,就像是“战胜”了患得患失(我觉得这点特别像她……)。既然战胜了,底气就回来了,很男子气地说因为我觉得已经到时候了呀,何况看起来你根本不会做。冲田试图嘲笑说这难道叫kiss,神乐继续说你连敢都不敢有什么资格取笑我,算了还是去重新找个男朋友吧。
 
冲田安静了一阵,突然靠近她说,你有想进入下一阶段的想法的话,直接告诉我就行了,接着提议去他家。神乐猜得到他的意图,想想他们已经约会15个礼拜了,比这时间更短就进入那啥的情侣多了去了,比他们年纪小就进入那啥的情侣也多了去了,没什么理由说不,于是她说了好。
 
从路上到他家,再到卧室,神乐免不了还是紧张,看过的理论知识也全变成了一片空白,她怕自己做不好最终闹了笑话,也不知道冲田之前有没有女人,如果有,会不会拿她和她们比较,等等。冲田问她有哪里不对?她说没有,但是想先借下浴室。
 
虽然没有明写,但从心理描写上看得出她去洗澡还是因为紧张23333后面都是开车就不详细描述了,有兴趣可以自己看,这个作者车开得还是蛮稳的。在洗的时候,冲田自说自话进来了,然后一起到床上。不少英文圈的作者喜欢写H时的“神冲”梗,因为她们喜欢独立强大的神乐,这位也不例外。冲田先是在上面,神乐已经做好了准备,作为非娇羞girl,甚至已经摆好了姿势,等待那一刻,但是冲田就是不肯进入正题,一直在用前戏撩。再次,她不喜欢被动的感觉,好歹也是S,她一下把冲田压到身下了,自己坐了上去。不过毕竟没经验,冲田很不舒服,于是又翻转了位置,后面就是正常过程了嗯。
 
刚刚结束的事后,正是感情比较圆满高涨的时候,神乐抱着他,脱口而出说了I love you。但冲田没有反应,神乐开始有些慌,心想是不是自己搞错了,接着她发现冲田在颤抖,然后听到捂着嘴发出的笑声,她问他疯了吗,冲田继续哈哈笑着说,真是令人印象深刻,没想到你那么卖力。神乐一脸懵逼,说自己是认真的,冲田叫她可以不要演了,他不会因此而伤心的,刚才反正玩得挺开心。
 
神乐既震惊又打击,转身坐在床沿,没让冲田看到她受伤的表情,她问那么之前的一切,你都在……接下来的“假装”两字她实在说不出来,怕一出口眼泪就挡不住了。但是冲田替她说了,还说他喜欢和她打闹,他们当对手挺好的,他之所以演了那么久,是因为神乐把这事拖长了——谁让她看起来一直想撩他的样子(其实是好感的自然流露),觉得她肯定是在故意捉弄他,才将计就计请她约会。也就是说,在冲田心目中,一切都是为了较劲,大家都是装的,谁要是动心了那等于是输了,他心目中神乐的动机就是如此,自己参与的动机也是如此。
 
可惜神乐当然不是,听到这些,她的心已经沉到了底,眼泪已经控制不住了,只能尽量不要在他面前发出抽噎声。她说了自己没有装,身后的冲田停顿了下,仍在说你不可能认真的,别期待我相信……他用手去扶神乐的肩膀,但被打掉了,“羞辱”两字已远远不能表达她的心情,只能说是一场“毁灭”(原文是devastation,比damage destroy之类的要严重多了,翻译不来)。她抓起最近的一件床单盖住自己,只觉得脆弱无比,孤立无援,挣扎着寻找力量以便离开。
 
最后她和冲田说这是她的第一次,但对方却答了一句,我以为夜兔不在意这种事的。这成了压垮她情绪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冲到浴室,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也不管发型之类的,一路不回头地冲出了大门,只在拿伞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她听到冲田在后面喊她,而且喊的是名字,不是绰号,但她只管往前跑,直到回到万事屋。
 
银时看她哭着回来,估计已经猜到出了什么事,但什么也没说,只是陪她哭了一整个晚上。神乐想的是,他根本不喜欢我,一切都是谎言,所以我也不喜欢他,我一定要干掉他。

当初看完第一章时,我正是被一种新奇感吸引,决定等第二章,渣男设定本身不多,而且看得出不是为了悲剧或戏剧效果而故意些写渣,也并非一时犯糊涂,是作者认为他性格本身有缺陷,那么看看下一章如何扭转也是蛮有意思的。


TBD.

评论(7)
热度(37)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