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英文同人】约会并不如你想象得那样浪漫(下)

Dating Isn't As Romantic As You Think It Is

作者:ViciousVentriloquist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70429

限制级方面打了E级,就是有直白露骨的表达。

★★★★★

 

(下)简直长哭我……

回到神乐跑去浴室捡衣服的时候,冲田震惊了,也很恼自己是不是不该说那些话,他叫了几次China没回音,又换成了Kagura(但舌头觉得很陌生ww),并站了起来,因为内心理性的那部分告诉他,他不能光坐在这里看她崩溃。

不过与此同时他还是本能地在为自己洗白——并不能完全怪我吧?她突然表白搞得我反应不过来啊,我怎么会知道她从头到尾都是认真的?我又不会读心术,我们之间不是一直互相恶搞的吗?等等。

他手忙脚乱地套上裤子,想追上去把这些想法告诉她,顺便道个歉也可以,但发现神乐已经冲出房门了,而且根本没往他这儿看一眼,一瞬间,他突然喊不出她名字了,不仅仅因为看到她衣着凌乱却无暇自顾的样子,更因为她的眼睛,即使含满了泪水,他也能看出其中深深的绝望。

有种疼痛感袭上胸口,这种眼神他以前见过,在他姐姐眼里见过一次。

这时候他的声音终于回来了,一边喊China等等,也喊了神乐,一边去追,但神乐完全无视他。直到几乎要抓到她的时候,神乐打开了大门,外面的雨一下子灌了进来,冲田犹豫了一下,因为自己光着脚,胸口也敞着,但他很快意识到神乐也衣不蔽体,可她似乎浑然不觉,没有迟疑地就跑进了雨幕,甚至连伞也没打。

冲田最终还是没出去,不过即使下着雨,他还是注意到了她颤抖的肩膀,脸上的痛苦还有伤心的哭泣,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场景让他不禁咬紧了牙。

神乐这边,大概可以算是她来地球以后状态最糟糕的一次了,银时一直陪着她哭完,什么也没问,神乐也没敢告诉他。最后银时只是摸摸她头,和她说,今天你不用工作,也别离开这儿,好好睡一觉去,然后离开了(细节不说了,Gin-chan在这种时候还是非常暖的)。

听到关门声后,神乐缩到毯子里,开始痛苦地回想发生的事,在自己的词汇库里,已经找不到一个可以形容当下感受的词了,只能说最接近的是“羞辱”,是一种排山倒海般的负面感受。她又想起鼓起勇气表白后冲田那嘲笑的脸,找到了第二个词——背叛,她觉得自己完全被利用了,一个傻姑娘爱上了一个人,尽管他很渣,还是给了他机会甚至自己的纯洁,他却根本不把这当回事,只顾自己开心。在过去三个多月里,她不信他看不出她的感情,但在他眼里,她仍然是过去的那个China girl,没有任何变化。可对她而言,已经在他面前表现过极端情绪,不可能当做无事发生了,所以现在她肯定无法去面对他,也许永远不能。

冲田看着门口溅进来的泥土,平时呢会花几分钟去处理下,但今天他觉得身体被掏空,扔了条毛巾了事,反正近期不会有人来的——事实上,自他搬走之后,神乐是唯一的访客,而她恐怕再也不会来了。回到浴室那儿,他看到了神乐的发饰,又僵硬了一下,把它们捡起来,拿回了卧室。他试图睡一会儿,但怎么也睡不着。

拿起发饰看着,他内心的“倔强”继续在自我安慰,我才不要因为这种事失眠啊,过个一两天他俩都会释然的不是吗?然而他无法阻止内心两部小电影在回放,一部是以前的事——她会因为他说了什么而慌张,出去玩时会偷偷地靠近他(嗯是的他其实注意到了),如果这些都如她所言,是真心的行为……那是不是说明自己判断错了?

然后另一部,就是刚才两小时的过程,也开始放了,冲田这才注意到很多很多小细节,神乐的表情、动作、反应,其实都充满了爱意,直到那句“I love you”。

她是第二个对他说“爱”的人,第一个非家庭成员。他曾真心地认为除了三叶以外,不会有人再有能力爱他了。所以结论简单而刺痛:他搞砸了。

次日,他的心情并没有好到哪里,其实已经差到全屯所都注意到了23333近藤让他带早练,毫无意外,每个人都变成了出气筒,幸好被土方制止了(大家感激涕零)。解散掉众人后,土方问他为什么毫无理由地就折磨队员们,冲田嘴硬回答不关你事,土方单刀直入,问你和万事屋妹子怎么了吗?

被说中心事的冲田低头看地板,土方继续好言相劝,说并非我多管闲事,但如果已经影响到这个程度了,作为上级我还是要过问的,你要么就把事情说出来,要么就憋着别找沙包。

按常理冲田是不会想说的,但昨晚神乐的表情让他想到了三叶,说具体点就是土方拒绝她的时候,所以他作为过来人是不是反而能给些意见呢?他权衡了一下利弊,反正也没第二条路不是么,于是就说了,昨天我们睡了,然后她说她爱我,然后我告诉她,在整个约会阶段,其实我都在假装喜欢她。

安静了几秒后,土方狠狠地挥过来一拳(233333旁观者的正常反应),炸毛地对他吼,你特么地怎么回事?虽然知道你是个S,但这特么地是啥啊?你吃错药了吗?

冲田自我辩护,说你闭嘴啦,你又不是当事人,我并没有恶意地计划这件事,只是以为我们仍在相互恶搞而已,在昨晚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她喜欢我啊!

土方打断他说,别找理由,就算你不知道,你还是搞砸了很大一件事,我不想被那帮人找麻烦,所以你得去挽回下。

冲田有点不敢相信,土方又说,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其实女孩子自我恢复、继续前进是非常容易的,她甚至有一天还会原谅你,但这肯定不是你想要的。你自己大概是不知道,但我等吃瓜群众都看出来了,在你俩约会的几个月里,你开心了很多,是三叶去世后最开心的样子,所以你明明喜欢她的不是吗?

冲田在听的过程中先是一僵,然后又泄气了,基本上也没啥可反驳的了,这时银时大喊着“总一郎!!!”闯了进来(原来他离开万事屋是来干这事的吗!),土方呵呵一笑,说来得真是巧啊,接着冲田又挨了一拳233333 只不过这拳不如土方打得重。

银时骂过一通后,土方在一旁提醒说,虽然我没立场责怪你,但你这是袭警啊,袭警是犯法的,不管他对China girl做了多过分的事(土方关键时刻还是护小弟啊,前面叫冲田去挽回用的一个理由是不想被万事屋找麻烦)。

银时说原来他告诉你了啊,告诉你他对她做了什么,也告诉你她昨晚回来时有多绝望了吗?冲田听到心里一痛,虽然从神乐离开的状态已猜了个七七八八,但被坐实了,而且听别人讲述出来,感觉还是不一样,所以被银时拎起衣领时,他没反抗。

银时问他知不知道自己伤她有多重?神乐一晚没睡,顺便害我也没睡,她什么都没做就在哭,能让她那个年纪的女孩哭成那样的事情,基本上也就只有一件了。

冲田抗不住银时的盯视(虽然他拒绝承认是因为愧疚),目光转向另一边。他想神乐真的为了他哭了一整晚吗?想到这个心脏似乎被人往下拉了,接着又想到自己也失眠了,心被拉得更厉害了。银时又说虽然想把他揍得起不来,但这只会让神乐更难受,所以刚才那一拳只是个警告,如果到这个周末为止他不能跪下来道歉,就让他50倍地痛苦。

神乐醒来之后的状态很糟,不过她已经开始恢复,觉得不能让冲田得逞,新的一天要有新的开始,在熬过这段时间之前,只要不见他就行了,万一因为工作遇上了,就当他空气好了。不过首先,得买好多醋昆布才行。

在店里她买了一篮子醋昆布,店员(男)结账时在和她聊,神乐提到大家都去工作了,店员说原来老公不在身边,你觉得寂寞了是吗?神乐心沉了一下,说自己没结婚,店员害羞地说,我还以为你结婚了呢,因为——

突然背后传出个声音说,你最好赶紧闭嘴,吓得店员呆住了,因为一把刀从神乐身后伸出来,刀尖正指着他的喉咙。

神乐也呆了,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因为她知道来者何人,是那个把她当傻子那样愚弄的人。冲田看到她从万事屋出来后,就忍不住跟着她,本来也没打算暴露,因为银时说这么快就见面不合适,而且用刀指着平民是不应该的,但这些规矩对冲田本来就不适用,谁又让那个人试图撩神乐呢?

无辜的店员努力保持冷静,想道歉(冲田说问女性结没结婚很粗鲁),但神乐已经径直走了,连醋昆布都不要了,冲田一边喊一边追,神乐仍然无视他,不过总算在刚跨出门时,他抓住了她的手腕,说让他解释——

话没说完就被神乐打断说放开她,声音怨毒,冲田吓了一跳,松了手。她只肯背对着他,浑身都很紧张,不说话,冲田喊了声China,听到熟悉的绰号神乐抖了一下,转头扫了他一眼。看到她露出要哭出来的表情,冲田张着嘴,觉得颌骨剧痛,说不出话,只好看着她说别烦自己,然后走掉了。

神乐无法理解他怎么能那么快就来刷存在感,难道他看不出他的存在只会在伤口里撒盐吗?难道赢得他们的较量那么重要吗?虽然知道他是虐待狂,但她一直认为他是有底线的,谁知这么快就跑来假装关心,不过她还是擦掉了眼泪,决定无论如何不能给他以击败自己的快感。

几天之后,冲田快要疯了,因为神乐持续在他脑海里打转,他想不通自己怎么能这么夸张地做了错误判断,尽管很痛苦,但他不得不承认一切都得归咎于自己的自私,他确实不在乎周围人的心情,如果他感知到了他们的感情,还会反过来利用这些来折磨他们(心理派S,喜欢感情支配,这是公式书的结论啊……)。不过神乐和其他人不一样,一开始可能差不多,但后来慢慢有了对手以外的感情,如果土方说得对,那么神乐确实有一天会原谅他,但届时他们的关系就不复存在了,他便是一个路人了。

想到这些,冲田发出抱怨的声音,倒在床上,看到了神乐落下的发饰,他好奇地拿过来把玩,闻了一下,上面有她的味道。他知道自己无法放手不管,所以决定再试一试。

第二次是神乐在干活途中,帮一个腿脚不便的老人送包裹,目的地在山上,爬山的时候她余光看到前方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几天下来她心情已经好了不少,也不怎么掉眼泪了,但不意味着已经不痛苦了,所以尽管看到时身体忍不住还是会一僵,她还是决定无视他。

冲田开始喊她,但神乐打定主意,不让他再搅和到自己生活中去,想快速从他面前走过,冲田还是设法挡住了她的路,叫了声Kagura,这才让神乐停下来。后者恶狠狠地质问他,为什么还要来烦她?难道还没做够吗?这时她注意到冲田眼睛里出现了疑似内疚的神色,但她之前实在被咬怕了,倾向于认为是自己眼花。

冲田伸出手,上面是神乐的发饰,他说对不起,我把它们留了几天,觉得还是还给你比较好,你不戴这个,就不像平时那个笨蛋了。(←简直一口血

神乐突然心痛,倒不因为被叫笨蛋,平时他的毒舌多了去了,也不差这一回,而是因为他的态度莫名变好了,之前“约会”的时候他有时也会这么好,偏偏这些好是骗人的。

百感交集下她怒了,问他干嘛要这样,是不是又想愚弄她,冲田想解释,但神乐拒绝听,又直接跑了。

没办法,他只好再去问土方,土方说我倒不惊讶,她估计仍觉得你在戏弄她,经历过这么一遭,你也不能怪她偏执。完了,现在情况更糟了,万事屋大概真的要杀掉你了。冲田也绝望了,问那该怎么办呢?土方却只说了两个词:

Try harder(再努力试试?翻译不出原来的味道啊)。

冲田起先很疑惑,我已经很努力了,对不起也说了(我都想吐槽,你那叫道歉吗……),再怎么进一步啊?然后他意识到,自己从来不是擅长表达真实感情的人,因为他的真实感情连他本人都不一定能接受。所以到底要怎么和神乐说话,才能正确地传达出“对不起”和“喜欢你”的意思,考虑到他闯的祸实在太大,哪怕以咬紧牙关面红耳赤这种不符合S画风的形式说出来,可能也没什么效果吧。

时间是凌晨2:07,他想睡一会儿,但翻来覆去依然睡不着(这位仁兄还在失眠啊……),闭上眼睛后,满眼仍是她——约会时愉快的她,后来受伤的她……冲田确认自己睡不着了,心一横起床穿好衣服出了门。

目的地自然是万事屋,二楼的灯光仍然亮着,看起来有谁也没睡。他捡起石头往里扔,扔完第二块比较大的以后,神乐骂骂咧咧地出来了。她仍然穿着白天的衣服,让冲田有点高兴的是,她的头发重新扎到了丸子里。

但没高兴多久,因为神乐看到他了,凶狠地问他这么晚来干嘛,是不是跟着大猩猩变成了跟踪狂?

按常理,冲田定要反讽过去的,不过在开口之前,他提醒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现在他心里只有一件事,一件再也不能搞砸的事,他深呼吸了一口气,鼓起了所有的勇气,土方的回答在他脑海里回响起来。

Try harder。

于是他开口说,我是认真的,神乐不解,什么东西是认真的?冲田开始抓狂,如普通人一般和她说话好难啊……但他还是忍住,继续说了,之前我说对不起的时候,是认真的,很抱歉伤害了你的感情。与此同时他的内心在狂吐槽,妈蛋,我听起来好假啊,她不可能相信的吧,等等233333

神乐皱眉,说你做的比伤害两字还多好吗,我记得我说过别来烦我。

冲田咬牙说我做不到,我的良心不允许。

神乐冷笑,你居然有良心?我说那话的时候你当面嘲笑我,你骗我相信你在乎我,然后做了最糟糕的事情,那个人是谁啊?!

一个混蛋,冲田在心里回答了。他叹气,又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展现了什么叫try harder……要知道,冲田总悟会这么做,差不多意味着天要裂了,猪会飞了,江户要毁灭了,银时会付房租了(哈哈哈付房租原来是这样的等级吗!),任何见到此场景的人必会死得很惨。

他跪下来,向神乐触地式磕头。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可以确定她绝对看傻了。

China—Kagura,他开始说,我对我所有的行为道歉,我不应该说是为了赢得争斗才引导你去以为我喜欢你,为此已经有两个人揍过我了。事发之后,我就意识到自己做得太过火了,但我确实不知道你的感情是真的,虽然这不是借口。

他抬头看一眼,见神乐睁大眼睛看着他,又低回头去,继续说,另外,我……我……到了关键部分他开始结巴了,那些词语仿佛粘在喉咙里不肯出来,如果说出来仿佛就是OOC一般。不过土方所说的try harder,真正含义就是突破自己的人格吧,所以他还是努力说了:……我对你的感情是一样的。

说完之后,反倒一身轻松,然后他听到脚步声从上到下经过楼梯,神乐跑下来骂他,你个蠢货!并一脚把他的头重新踩回地面,冲田挣扎着抬起来,问你这特么地是干嘛?

虽然含着眼泪,神乐还是用威胁的口气说,我吗?你以为你在说啥?

冲田一愣,呃,不是在说事实吗?

神乐不买账,好像我会轻易信你似的,你一开始说你喜欢我,然后又说不喜欢,在我们做了下流的……

冲田打断她,你为什么要这样形容啊?

哈哈哈哈我觉得这个反问特别好玩,单独写出来了,后面还是简单写吧。神乐接着说,现在你又跑来说喜欢,你以为我傻?你根本就不关心——

她还在blabla,冲田突然就亲了上去,虽然只是啄了一下(与此同时他祈祷胯下不会被挨上一膝盖23333),但分开的时候,神乐的表情就和他们第一次接吻一样(就是神乐主动的那次)。

于是他知道有戏了,咧嘴一笑说,是啊,我确实关心你,尽管看起来可能不像,我自己也没意识到,直到土方桑指出来,我和你在一起时很开心,已经超越了一个朋友或者对手的范畴。我知道自己心智不太健全,其实我蛮惊讶你没把我甩了,不过我挺搞兴的,因为如果你之前就甩了我,我就不可能了解现在这些事了,所以谢谢你。

神乐眨了一下眼,又眨了一下,气氛开始尴尬起来,冲田只好说告别辞了,顺便向老板和新八君问好之类的,还威胁她若把他跪下的事告诉别人,会干掉她的(这人这时候了还不忘这事……)。他转身离开时心也在下沉,不过也告诉自己算了,就算神乐依然恨他,他至少真正地道了歉,做了正确的事。

神乐忽然喊住了他,说我没想到你能有良心,我几乎就要相信你了,然后她轻轻扇了他一巴掌,又说,但你仍然是个笨蛋,我也依然生你的气,所以你得通过一段试用期,然后我才决定要不要原谅你。还有你得告诉小银你道歉,求我原谅了,他没杀掉你的唯一原因是我叫他不要这么做。还有……

这时万事屋内传来一声怒吼,你们这些小鬼有完没完,害我我一晚上都睡不着!男人也需要美容觉的!

神乐偷偷笑,冲田站在她旁边,啧啧称奇——不仅因为她终于笑了,更因为他竟难以置信地还赢得了她一些好感。他知道自己并不配,但他终于懂得了,当遇到一些好东西时,该如何去珍惜它们。

神乐说我得进去了,否则小银会出来杀了我们两个的。

冲田说,其实只有我,对吧?(← 哈哈哈哈,真有自知之明

然后他问你一晚都不熄灯醒着,在想什么?神乐突然脸红,说其实在想你和你那些自相矛盾的行为,后面一些日常拌嘴就不描述了,最后神乐叫他回家去,赶紧好好睡一觉,别老想她了,便跑回了万事屋。

冲田一个人站在路中央,思考着要不要遵守她说的后半句。

当然,后来的事实证明,他做不到。

完。

 

 

 

评论(4)
热度(55)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