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2)

来者是一位文弱的书卷气青年,故事也很简单,他和那位女生已经相处了一段时间,但还差一个捅破窗户纸的契机。恰好对方很喜欢英雄主义电影,于是想投其所好,找一个人来演骚扰她的小混混,他适时出击,“击退”流氓,借机表白。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用这么老套的手段,就连新八也实在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才好。时间约定在第二天上午,两人匆匆忙忙地商量了脚本,准备好道具,早早出了门。

连续几日未能睡得懒觉,走在路上,神乐心中郁闷,嘴上也不饶人起来:“为什么现在的委托都是追女人追男人的?发情期还没结束吗?明明春天都过去了啊……”

“小神乐听说过‘战后婴儿潮’这个词吗?”新八捧着大包小包,心情倒是不错,“是指打完仗以后,往往会有一大波婴儿出生的现象,因为经历了巨大的毁灭和伤痛,所以在好不容易迎来胜利、迎来新生活时,大家就会对制造新的东西特别热情。你看,连山本老爹都会对路人笑了。”

顺着他的眼神,神乐看到那个平时暴躁乖戾的老头子正在房顶上敲敲打打,不断地向周围人颔首致意,事实上,整条街连日来都处于这种状态,恐怕还会持续上好一阵子——百废待兴,所有人都以十二分的热情投入重建家园的工作,连过去的龃龉也随着废墟一并被扫除,每个角落都洋溢着温情和微笑。

“那么,产生了强烈的组建家庭乃至拥有后代的愿望也很正常吧!”新八愉快地四处张望,看起来很享受这样的氛围。

“那……新八你呢?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天来报道,最晚不会超过九点,帮我们做家务,卖力地吐槽我们的懒惰。你难道不想改变吗?你应该也有自己的梦想吧?”

神乐的话说得清晰响亮,份量却轻飘飘的,好像天上一缕缕的云丝,只要风一吹便会消逝不见。新八惊愕地转过头,可神乐垂着眼睛,并不看他。旗袍的衣角被轻轻吹起,牵扯出她日渐成熟的身形,他不禁揉揉眼,适才在恍然间,竟以为自己看到了只在照片上见过的那位美丽妇人——神乐早逝的母亲。

“我……我……”不知为何他突然开始结巴,“我当然有,但万事屋已经是梦想的一部分了,至于……至于其他的,有你们在我身边,我才能更快地实现它们呀。”

“呵,那怎么不见你去顺应潮流,改变下万年童贞男的现状啊?”讽刺的声音一出,飘渺的幻相瞬间破碎,变成了一张挖着鼻孔、双眼斜睨的怪腔脸。

“啊!闭嘴!我……我只不过没来得及考虑而已!”被戳到痛处的新八跺着脚反驳,心中呸呸呸了好一会儿,刚才果然全是错觉!错觉!!

除了这个小插曲,一切都出乎意料地顺利。先在公园按时和顾客见了面,接着躲在一旁的灌木丛后换上衣服,化好妆,女主角随后悄然而至,没聊几分钟,按照脚本,男主角借口买饮料走开了。新八深呼吸了一口气,一跃而起,学着小说和电视里看来的样子毛手毛脚地与她搭讪,女生连连推诿,看起来很像那么回事。

这时客人从不知哪里冲了回来,企图和新八对峙,神乐几乎跌倒——真是人如其貌啊,估摸他连个打架的经验都没有,学也不要学猩猩的动作好吗?看上去只有搞笑没有气势好吗!她顿时紧张起来,不免为新八捏了一把汗,到底要怎样才能把自己的实力降到负数,才能演完这场戏啊?虽说对这项任务依然很不屑,但选择最大不擅长项来自我挑战的客人,还是让她生出了不少同情。

“咦,你们在干什么?”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如平时听惯了的那样懒懒散散,但在这个节骨眼上,却像一支利箭冷不防地射在她绷紧的神经上。未及思考,神乐已反射性地跳起,手掌直奔来人的嘴巴,并在惯性的带动下,将他直挺挺地向下压倒,死死地按在地面上。

“你特么地又袭警啊……”遭到突袭的青年在手掌下含糊不清地诅咒道。此人正是回归真选组一番队队长之位的冲田总悟,在巡逻——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在打算偷懒的途中,偶遇眼前有趣的一幕,便随口问问,看看有什么乐子可寻。谁料小姑娘的反应竟然那么大,差点摔断了他的背。

最初的天旋地转过去后,他注意到两人的姿势,用第三方眼光看大概算得上暧昧。她的一只手仍捂在他的嘴上,另一手用力做着噤声的暗示,由于只能用肘部支撑,胸口便几乎就压在了他的胸上,而大腿则似有似无地和他的胯部接触着。今天当然不是第一次,但哪怕是以前,14岁也算不得小女孩了,不管有没有进一步的想法,作为男人都不可能不注意到这些,何况她最近长大得特别快。只可惜——他不确定是否该用这个词——每次她都毫无知觉,眼里仅有战胜他这一件事。他曾试图委婉地向万事屋老板提过建议,但银时只是不解地挠挠头说,经常和她打架的只有你一个吧?于是在某些不知名的小心思的指引下,他就此结束了话题。

他盯着那双近在咫尺的蓝眼睛,虽然眼神凶巴巴的,里面却水光潋滟,从仰视的角度望去,仿佛碧空中多了一汪清泉,心头倏地就涌出好些愠恼来。冲田很清楚这和身体吃了苦头没有关系,却说不清源头何在,也不敢进一步去探寻,因为直觉告诉他,那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

幸好思绪来不及走远,无心恋战的神乐已经放开了他,三言两语地交代了下前情提要,末了还不忘摇摇头吐槽:“能把到妹才怪吧!”

“这可不一定哦,”冲田却平静地接口,引得神乐不得不扭头看他,“其实女孩子要的,只是一份心意罢了,对吧?”

她的眼睛瞪大了,半响没找出一句合适的回答,欲言又止间,又见他转过头,嘴角一扯,露出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哦,我差点忘了,一个母猩猩怎么会知道答案?”

“你……!”苦于无法发声,她张牙舞爪地扑过去,企图用暴力回应,然而余光内的主战场却突生巨变,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站在几米开外的女生猛然启动,风一般地奔向纠缠的另两人——完了完了,从姿势和速度看,原来这位才是深藏不露的人啊!而且战力恐怕不输大姐头!神乐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和男主一样张口结舌,活生生地目睹新八下一秒便被按在地上猛揍,再下一秒嘴里已忍不住开始求饶:“等……等一下!其……其实……”

神乐按捺不住,考虑着是否编个流氓女友/妹妹/老妈的借口去解救可怜的新八,何况再下去他大概会把真相和盘托出了吧。但刚刚站起来迈开步子,一只手已经放上了她的肩膀。

“我去吧。”


TBC.

爆字数了,写哪儿算哪儿,另外我……还没想好下一章写啥(喂。

 

 

评论(7)
热度(27)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