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3)

又臭又长……不想写了……(ノдヽ)

*****

“哇!是真选组!”说来气人,那两位一见冲田,立刻毕恭毕敬地退到一边,还深深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与万事屋不同,同样作为胜利的最大功臣之一的真选组,原本就有着深厚的政府背景,这回更是有了书写历史的权利,地位自然如日中天,连曾经草根的历史也被一并遗忘了。 

警察先生装作办案的样子询问了一番,案情没什么可争辩的,便拿出一副手铐要给新八手戴上,后者正乐得脱离苦海,马上乖乖地伸手配合。

“哦,对了——”一切搞定,刚抬起脚,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嘴角竟露出了一丝笑容,仿佛小孩子瞧见了糖果,只不过其中毫无纯真,只有赤裸裸的邪恶。仍猫在灌木后的神乐即刻感受到了不祥的视线,浑身一凛,防御本能急速启动,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随着咔嚓一声,她眼睁睁地看着另一副手铐扣上了自己的手腕,接着被毫不客气地拖出了隐蔽处。

“喂喂喂!你绝对是在报复吧!我刚才又不是故意的啊!”她踉踉跄跄,几欲跌倒,等好不容易走稳了打算抬脚反抗,冲田却冷不防俯下身,在她耳边悄声说:“就差最后一口气了,难道你想搞砸吗?”

神乐愣住了,抬头看看那两人,均是满脸惊恐,客人的更是混杂着愧疚和不安,却不敢有任何异议,新八更是不停地抛着眼色。她泄气了,虽说钱不是问题,成不成功无关紧要,但已经“牺牲”到这地步,即使捅破也捞不到好处,只会造成另一种形式的难堪吧。

就这样,两个平民在听完冲田有关如何明察秋毫,连从犯也没放过的自夸后,连声道谢,目送着他用链条牵着一个泰然自若和另一个咬牙切齿的“罪犯”,从现场离开。

“混蛋,赶紧放开我们啊!都已经走了那么远了!”确认走出安全距离后,咬牙切齿的那位立刻上窜下跳地把金属震得哐哐向。

“小神乐,冷静一点!还有人在附近呢!”泰然自若的人低声劝阻。

“你能不能有点骨气!这坏心眼的家伙是存心想让我们出丑,你看他开始往大街方向走了!”

“好啦好啦,别这样,冲田先生算帮了我们大忙了。”

“他不出面我也会来救你的好么?我跟你讲,指望他有好心,还不如指望你交上女朋友。”

“为什么又扯到这个话题上来啊啊啊!”

“呀——!”

争吵间谁都没注意冲田突然停下了脚步,一个趔趄差点撞上他的后背。气坏了的神乐下意识地做出了攻击的姿势,却马上来了个急刹车,她眨眨眼,甩甩手腕,似乎不相信轻松能来得那么快——一番队队长已经迅速解下了所有道具,全程沉着脸一言不发,连目光都懒得作停留,拔腿就走,似乎玩耍的耐心一下子全都蒸发了。

“啊,冲田先生,您今天就来吃团子了吗?没关系,没关系,不管哪天我们都是库存充足的。”突然有位妇人从街角冒了出来,对着他们弯腰致意。神乐这才注意到他们已无意中走到了某家团子店的附近,下意识地摸了摸应声作响的肚子。

“想必这位就是……”老板娘的眼睛忽然一亮,掩口笑起来,同时又迷惑地打量着新八,看得他不知怎地只想就地消失。

“您搞错了,”冲田生硬地打断了她,“我说的是买给自己的队员吃。”他低着头,鞋跟不易察觉在水泥地上碾动。“队里人很多,所以……”末了他又加上了一句,但很快意识到这解释不仅毫无必要,还平添了几分尴尬,脸色不免更难看了。

“那个……”老板娘小心翼翼地刚想润滑下气氛,只听冲田又急匆匆地补充了一句:“算了,都怪他们两个,一下子就没心情了,随便怎么处置吧。”

说完后他便没了影,只剩一脸茫然的女店主和面面相觑的万事屋两人。不过对神乐而言,小插曲带来的负面作用很快烟消云散了,因为据说冲田提早购买了50串团子,当还给他和扣留下来都不成为答案时,送给咽着口水的女孩子显然是最佳选择。

“这抖S混蛋……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神乐嚼着团子嘟嘟囔囔,新八实在不知该如何接话,干脆默默地走在一边,直到临近登势酒吧,望见一个等候的熟悉身影……

“啊呀,铃木先生,你怎么在这里……”他赶忙迎上去。来人正是半小时前被吓白脸的可怜客人,如今却神采奕奕,看见跑过来的新八,恭恭敬敬呈上手里的三盒东西:“非常感谢!我……我成功了……”

“真的太难为你们了!”他抬起头,两颊泛着喜悦的红色,“我去了下真选组,那边的人说没见过你们,还说如果是误会,多半路上就会放人的,所以只好跑到这儿来等了,没事真是太好了!一点点小礼品不成敬意,请笑纳!我女……女朋友还在等我,先告退了,下次我再来专程感谢!”

说着便把盒子塞入新八手里,满面春风地扬长而去,丝毫没在意对方——以及后面的神乐,已经惊愕成了两尊石像。

“谁能告诉我……这世界是怎么了……”好一会儿后,总算再度动起来的神乐继续机械地咬着团子,睁着如银时般的死鱼眼,喃喃自语道。

“别这样,一开始我也吓一跳,那位小姐这么厉害,怎么会看上柔弱的铃木先生呢?不过回过神来想想,其实很好理解嘛……”新八愉快地开门进屋,顺手按下了电视的遥控器,看来在想通之后,他不但不觉意外,反倒为成全了一桩美事而颇感高兴。

“什么?”

“女孩子嘛,有时候要的只是一份心意罢了。”

“什么?!!!” 先前还在梦游的神乐,骤然间仿佛煞神附体般地怒吼一声,双眼射出凶狠的目光,同时抓起一大把团子恶狠狠地往嘴里塞。

新八哆嗦了下,实在没明白哪里刺激到了她。他飞快地回想了一下自己的话,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心里又不服气起来:“男人可能会看重打架的能力,但对女孩子而言,愿意保护所喜欢的人的心意才更难得吧?话说,你不是应该比我更了解吗?”

“闭嘴!区区眼镜架说什么话!”数根竹签如箭矢般刺入新八周身的沙发中,这回真吓得他连大气也不敢出了。神乐维持着投掷的姿势,缓缓抬起脸,仍然是一副气鼓鼓的模样,可她打着结的眉头却慢慢松开、弯曲,掺杂进了不相衬的懊恼和难过。

“我当然知道啊!别像某个臭小鬼那样看不起人啊!虽然小银从没喂饱过我,你也爱奚落我,但在危险的时候,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来,比相信任何东西都还要相信,相信到一旦没有了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的头连同双手一起垂下来,仿佛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孤独无靠的小女孩。

“喂,喂,我开个玩笑,你别在意呀!”新八有些慌,尽管一头雾水,但他知道这种时候无论如何要放柔声音,“我不是想说小神乐你不懂啦,是想说……这种情况在我们身边也很多不是吗?除了我和阿银,其实还有很多人一样哦。”

他看看手中的巧克力,抽出一盒放到神乐手中,诚恳地说:“等到阿银回来肯定就坏了,麻烦小神乐去送给冲田先生吧,不管你们以前有什么过节,现在是新时代啦!而且他今天确实帮了我们的忙。”

“啊?为什么是我?!我才不要!”听到这话,神乐才应激性地恢复了常态。

“待会儿我还要去帮姐姐干活啊,好啦好啦,你们也该好好相处才是。”

“可是……”

“啊!开始了开始了!小神乐你快看!果然有关于夜兔的节目!”新八跳起来指着电视喊道。倒不是他想故意岔开话题,而是几天前就看到了预告,猜想神乐会感兴趣,便暗暗记下了时间。这阵子总觉得她有些心事,连喜爱的电视剧都不追了,也许换换口味能让她开心点吧。

如果说格外和睦的气氛是胜利之后的第一个副产品,泛娱乐化便是第二个。和重要战斗相关的故事被纷纷买下二次创作的版权,发生地点悉数准备被开发成纪念或旅游场所,各类采访、探秘、纪录片,更是从没间断过。

“神秘的夜兔起源”——屏幕上亮出一行大字,主持人简单介绍了下夜兔的背景,马上迫不及待地引出了今天的重磅炸弹——千年难见的徨安星实录。显然,在星海坊主之后,还有人去那儿冒了一个险,并高价卖给了电视台。虽说第二个吃螃蟹的称不上英雄,且从拍摄角度看,作者并没下过飞行器,但对地球绝大部分民众而言,也已是了不得的壮举了。

“出现了!出现了!这就是徨安之主!星球上的绝对主宰!”主持人的声音激动得拔高了八度,“看啊,多么雄壮的蛇群!”

“明明是恶心好吗?一堆寄生虫而已,什么徨安之主啊?”新八按捺不住,手舞足蹈地吐起槽来。

“观众朋友们!知道徨安之主的眼睛为什么是闭着的吗?这是它们神力的体现!只要你虔诚地怀着问题向它祈祷,或许它就会睁开眼睛!绿色的说明你可以勇往直前,琥珀色的就赶紧回头是岸吧!可惜啊,要亲临它的脚下是几乎不可能的事,听说那边的空气……”

“啊呸!简直满口胡言!为了收视率什么都编得出来!”新八开始捶起了桌子,“小神乐你也说……”

石头落入湖面,却没有激起一丝涟漪。他不由地转头望向纹丝不动,安静得反常的女孩。她的脸色比平时还要白,呆呆地望着电视,任大蛇的倒影在她睁大的瞳孔中乱舞,搅乱了一汪清水。“小神乐……”他担忧地伸出手去,“是哪里不舒服吗?”

又来了啊,她暗暗苦想。力气一开始是从指尖脚尖,后来从每个毛孔里都加速流走。眩晕感如蚕茧般包围全身,腹内一阵阵翻江倒海……

“呕……”她终于体力不支,低下了头。

“小神乐啊!!!你居然把团子都吃光了啊!!!”随之而来的只有新八的悲鸣。



TBC.

评论
热度(24)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