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4)

凑满两千字就混更系列(喂

顺便,这篇不是甜文,虐度如何因人而异,其实伏笔从一开始就在埋,估计还要埋很久……甜食爱好者可选择点叉,应该一开始就说的,但在这个小号上放飞的心情格外强烈,没想那么多,抱歉啦。

*****

这是一道在性格测试中经久不衰的题目:当你正奋力把份量惊人的呕吐物扎入垃圾袋时,厕所哗哗的水声持续发送着即将满溢的信号,偏偏电话铃也不合时宜地响起,你会先处理哪一个呢?

对此刻的新八而言,他几乎没有犹豫便作出了如下决定并付诸实施——扔下袋子,无视水声,大步跨到桌边,直接抓起了话筒提起中气——不管对方是谁,都得找理由好好地骂他一顿,发泄一通。

“打电话会不会看气氛啊,混蛋?!知不知道本大爷今天过得很糟啊?!”他睁着通红的眼睛吼道。

“为什么打回自己家还要看气氛啊?你又是怎么回事?”对面语气平淡,似乎并不为所动。

“啊,是阿银! ”猛地听到久违的懒散声音,好斗的公鸡顿时变回了亲切可爱的弟弟,“真是的,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

“不必客套了,我很好,知道你们也很好,毕竟是拿着阿银用生命换来的钱过日子啊,很开心吧?”银时尖酸地强调了下后半句。

“首先,你没有死,其次,你欠我们的工资比奖金多多了,还有……”新八麻利地反驳着,发现他们一下子就跳过了时间和距离的隔阂,回到了旧时光里,随之而来的温暖感让他忘记了刚才的怨气,也放弃了继续针锋,“……阿银,我们一直很担心你呢。”

“放心啦,那么糟糕的事情都挺过来了,享受生活的时光有什么可担心的呢?”银时似乎在电话那头笑起来,“对了,神乐在不在?”

“她正好出去……呃,工作了。“

虽然事实是,她一看到满地的马赛克,便立即跳起来,说着“我马上去送其余的就拜托你了”,一溜烟地跑出了门。

“那正好,其实这次打回来,是因为刚接到了秃子的一个电话……”

“星海坊主?”

“他让我多留意下神乐,要是她经常发生头晕、无力、没胃口、呕吐等情况,必须马上汇报给他……“银时艰难地试图传达出原话中的严肃,可又实在憋不住来自他本人讽刺的语气。

“……如果他怕神乐怀孕的话,直说就可以了。”新八瞬间无语,回想起坊主对待那个巨人星男朋友的态度,不禁打了个冷战。

“就是!就是!”听到知音,银时反倒激动起来,“我也是这么讲的,可是他居然掐着我的脖子——这是个形容他反应的比喻啦,说什么他是认真的,不管是不是和怀孕有关都得报告!啊,那个烦死人的秃子!”

“我觉得目前看起来……”新八望着一地惨象,又追忆了下上午的情景,叹口气说,“连怀孕的准备活动都毫无可能,说起呕吐,倒是刚吐过,嗯,在一口气吃了50串团子后……”

“50?这有了钱就乱花的破孩子!不过…… ”银时似乎想起了什么,语气忽然一转,正经了好多,“我总觉得他话中有话……我知道不用别人说,你也会留心她的,总之,你就替我再格外关注下吧,神乐生日前我会回来的。”

新八开心地说完了道别语,挂了电话,才意识到不妙,大喊一声“糟糕”,直奔厕所。溢出的水已经流满了半个地面,他默默地诅咒了今天操蛋的运气,无奈地拿起拖把。布条来回穿梭,将他倒映在水面上的影子扯得七零八落,他的心脏突然一凛,突突加速跳动起来。

不,一定是上午经历太曲折的缘故,才不是什么不好的预感,他自言自语道,待会儿去买点好吃的吧,小神乐回家时肯定又会饿了,哎,希望她别又在那儿惹出什么麻烦才好……

此时正站在真选组屯所的当事人狠狠打了个喷嚏。哼,一定是新八在诅咒我,她揉揉鼻子想,为什么我要答应过来啊?!还是偷偷把巧克力吃掉回去吧!

可是刚转过身,眼前浮现出的满目疮痍的景象又令她立刻萎了半截。在反复踌躇间,已有胆大的小队员瞧见了她。

“哟,China小姐,中午好啊!”其中一个学着局长发明的“昵称”,挥手打起了招呼,“你也是来送巧克力的吗?”

“不是!自己吃的!”神乐下意识地抱紧了盒子,才发现根本无处可藏,不免更加心虚,“谁要给税金小偷送礼物?!”

“队长正好在呢。”另一个捂嘴笑起来,不仅无视了她的辩论,还进一步断言了赠送的对象。他指指不远处的箱子,又说:“China小姐的话,应该不用投到那里去吧,哈哈哈。”

不知为何,两人讲完后非但不走,还好奇又期待地瞅着她,看得她心烦意乱,干脆一跺脚——跑了。直到跑到远离人声嘈杂的地方,停在一个池塘的边上。水里有鱼儿跳来跳去,她无意识地向下看去,却首先看见了自己的倒影,反射般地心生厌恶,不由倒退了好几步。

我到底是怎么了?她沮丧地蹲下来,把头埋在臂弯里想,明明想好了要和以前一摸一样的,究竟有什么难的啊?可是从前……一切都回不到从前了吧……

所谓的“那里”,神乐在进门时就注意到了。大战之后是偶像出现的最佳契机,因为民众需要一个对象,来安放他们被扩大了的喜悦,立下赫赫战功,形象又代表着军队和战士的真选组,实在太容易成为这样的存在了。老百姓们开始拿着礼物在街口等候,发现巡逻的队员就主动塞到他们手里,起初碍于副长的一贯作风,无人敢收,谁知竟引起了大家的不满,在大庭广众下推来让去也确实难看,土方一反常态地下令,允许收礼,只不过限时两周,必须统一放置在门口的礼物箱内。

但无论如何,突如其来的光环仍让这群底层出身的毛小伙子轻飘飘起来,记得以前他们还会忌惮她几分,一来不擅长和女孩子交谈,二来也害怕她的怪力,如今却能若无其事地与她调侃,这让她有些失落,可又有几分高兴。在这个新时代,所有人的努力总算等来了姗姗来迟的回报,小银得以去修补他一直无暇顾及的旧伤,新八重新拾起了父亲的遗愿,而真选组,踏着无数鲜血和生命才进化为高贵的狼的真选组,终于回到了属于他们的领地,栖息、修养,而后一点点地壮大。

不过对我而言……她在内心说,站起来依着模糊的记忆朝某个特定的房间走去,对我而言,他们只要永远是税金小偷、大猩猩、尼古丁中毒、吉娃娃……就可以了,只要……只要……

她猛地拽开了门,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侧影撞入眼帘——好像长高了些,正端坐在书桌前,专注地阅读着手中的文件。手指弯曲着,骨骼似乎也变得更加分明,连接着坚实的手腕和一小节手臂,最后收入随意敞开的白色袖口中。

他微微地转过头,红眸轻轻浅浅地扫过门楣。

差点脱口而出的“抖S混蛋”终于还是被她咽了回去。

TBC.


* China san这个称呼是近藤第一个叫的,猜想其他人会跟着他叫,只不过某人把san给去掉了

评论(6)
热度(18)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