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累了就来杯咖啡吧

之前的那个写手活动,最后是30热度,写一段子。

段子很早就有了(虽然更像脑洞),顺手扩写了下,于是变成了文不文段不段的四不像……

原段子见最后。

*****

“队长……为什么您的精神那么好啊?”队员努力睁着通红的双眼,拿着两罐咖啡歪歪斜斜地走过来,递给冲田一罐,自己则打开另一罐,咕咚咕咚地往下灌,仿佛这就是他此刻的救命神药。

“因为我好好地睡了一觉啊。”冲田不紧不慢地用手捂了罐子好一会儿,才开始仰头喝起来。

“什么,您居然睡着了?”队员惊愕地转过头,又换上了不无羡慕的口气说,“啊,想起来了,咖啡因对您没有影响来着……”

“嗯,就是这样。”冲田顺手把空罐子塞进了属下的口袋,挥挥手,朝着前方一处亮着灯光的地方走去,“肚子饿了,我去便利店吃点东西,夜班的任务就交给你啦。”

“诶,等等……!您让我一个人怎……”这下,被独自抛下的年轻队员倒是清醒了。


寒风吹得冲田一个哆嗦,让他不禁加快了脚步,也分外怀念起山野老爹店里超浓的黑咖啡,自动售货机的饮料除了可以暖手,口味又甜又腻,实在不是他的菜。

屯所里的咖啡爱好者不少,但受得了老爹那特别苦味配方的却只有他一个。昨天也是这个小队员,喊着连日加班实在困得不行,再不来点东西提神,肯定活不过这个夜班了,便被冲田带到了店里,在刀刃寒光的陪伴下,强行喝下了一杯安利。

谁知没过多久,全队就被土方召回,说计划有变,今天先回去睡觉,明天中午再集合,去另一个区域完成另一个任务。洗漱完毕躺下时大概是12点,冲田仗着天生对咖啡因免疫,很快进入了梦乡,睡的时间比平时还长,可那位队员的遭遇就完全不同了。他翻来覆去直到天亮都毫无倦意,最后勉勉强强地浅睡了两小时,就不得不又起床,自然落得个今日的下场。

“啊……”然而冲田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再年轻的身体,再苦的咖啡,终究抵不过超负荷的工作,纵然昨天补了一觉,效果却像是落在热水里的雪花,很快便消失了。他百无聊赖地在超市里逛了两圈,只拿了一个三角饭团,在盘算着干脆回去睡了得了的时候,一个熟悉的红色身影突然闯了进来,跺着脚走到收银台,麻利地点起了关东煮。

虽然理性上不会承认自己产生了任何波动,但他的嘴角确实不自觉地弯了上去,连瞌睡虫也不翼而飞了。

她应该刚从被窝里爬出来不久,头发自由地散着,还有好几根翘毛扎眼地在空中摇晃,身上随意地裹着一件长外套,露出下身兔子图案的睡裤。尽管从各个角度讲都不符合日常礼仪,冲田却觉得十分可爱——没错,在他能够阻止之前,这个词已经抢先冒出来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她私下的样子,如预料般乱七八糟,可是,那同时也意味着距离感的缩短,由此营造出的虚假亲密感,以他所不知道的方式催化出了心里的溢美之词。

心跳忽然间加快了。

他悄悄地去结了账,蹑手蹑脚地走近正在用餐区大吃大喝的女孩,冷不防地抽走一串丸子,塞到嘴里,故意嚼得有滋有味,还拖长了声音感叹味道还不错,虽然他并没有尝出什么特别之处。

就连手都有些在颤抖。

“混蛋,还给我啊!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神乐先是吓了一大跳,等看清来人,便气恼地扑上去要夺回财产。

冲田踮着脚,仰起头,依靠身高优势避开下方张牙舞爪的双手,又吃下了第二颗,得意地回答:“当然是在辛苦地工作,保护你们这些连税金都交不起的刁民啊,等于说是在免费为你工作哦,吃你那么一点东西都要大惊小怪,也不想想平时是谁抢了我那么多午餐?”

神乐愣住了,或者准确地说,被他的话给噎住了。大概半夜里脑子转速有限,居然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无从反驳。她的手和身体慢慢缩了回来,但是在重新落回椅子,瞄到了冲田放在桌子上的饭团的那一瞬间,于千百次战斗中形成的本能再度复活了……

“怎么又是鲑鱼?每次都是鲑鱼!你就不能买个别的口味吗?我都吃腻了。”她把咬掉一半的饭团扔还原地,抱怨说。

这下轮到冲田噎住了,如此堂而皇之臭不要脸,他也实在无话可答了。气氛一时恢复了平静,神乐继续吃着她的关东煮,不知为何仍然气鼓鼓的,他则捡起自己的残羹,下意识地往嘴里送去。

等下,刚才她已经吃……

可恶,心脏跳得更快了。

而且不是紧张时那种急速的起伏,也不是运动后那种强烈的碰撞,而是轻飘飘的又捉摸不定,好似夏日乱舞的流萤,搅得人头晕目眩、呼吸急促。

快停下啊,手抖得越来越明显了。

“话说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啊?不知道小鬼不能在半夜乱逛的吗?”为了缓解尴尬,冲田随便挑起了话题。

“你不也是小鬼!”神乐立马习惯性地反击,不过下一秒她就泄气了,看起来无心争吵,转而诉起了苦,“本来正做梦在吃满汉全席呢,电话铃却响了,响啊响啊响个不停,我只好去接,那头的人像见了鬼似的,一直喊我快去快去,说小银突然倒在地上,没了知觉……”

她定定地停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下去:“我能怎么办呢?含辛茹苦的老妈只能在寒冷的夜晚跑出去,找那不争气的儿子,结果他明明只是喝醉了而已,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气死我了。”

“所以你就趁机拿了老板的钱,却把他扔在那里了?”

“他醒了自己会回来的啦,冷冰冰的地板留给这种穷光蛋醉汉最合适不过了,哼!”神乐说完,吐了一口长气,似乎心情好了不少,比刚才更加快速地大快朵颐起来。

冲田悄悄用眼角余光打量着她,尽管听了一半就猜出是个乌龙事件,她的口气也满是嫌弃,他仍捕捉到了第一段结束后她那掩藏不住的后怕。那个时候,她肯定吓呆了吧,他都能想象出她刹那间睁大的双眼,然后跳起来抓起衣服就往外冲去。

前一阵子有个队长因结婚申请离开屯所独住获得了批准,害得他也蠢蠢欲动,半开玩笑地说他是不是也能效仿——当然只是搬走部分。土方呵呵一笑说:“可以是可以,不过我倒不建议,因为像你这种几个月也没个访客的混蛋,万一发个急病、被人暗杀之类的,等我们意识到你不是翘班的时候,已经是具尸体了吧。”

由于原本就是说着玩玩,冲田在轰了土方一炮后,很快忘了这事。可是现在,它又再次冒了出来,像咖啡那般一滴滴地从机器口弥散到杯子里,味道却是苦的。眩晕感愈发猛烈,大脑不受控制地开始放起了电影……他在外喝得不省人事,酒馆老板急匆匆地打电话回家,一直在担心等候的神乐只披了一件外衣便赶了过来,发现他只是喝醉了后,气呼呼地拿了他钱包去吃了一顿,但最后,还是又折回来将他扛回了家……

不行,不行,我必须走了,他努力地撑起身,用最后的力气推开了店门,连招呼都没顾上打一个。

天哪,太可怕了,只是坐在旁边,就能有这么大的影响么?他缓了缓神想。外面的凉风吹散了一部分热量,纾解了一部分的难受感,可那些流萤仍在血液里疯狂乱窜,令他恨不能撕开身体,给自己的心脏来上一拳,免得它躁动个不停。

这难道就是……杂志里形容的“化学反应”吗?难道我……?冲田不敢再细想,强行放空大脑,也干脆放弃了偷懒的计划,重新朝队友们的据点走去。


“是的,没错!心跳得很快,快得难受,很慌的感觉,还有胸闷,胃也不舒服……”与此同时,先前的小队员正压抑着紊乱的气息,战战兢兢地和队医通着电话,“吃了什么啊?喝过一罐咖啡。没错,没错……最近确实很累。”

嘀嘀咕咕了一阵后,他连声道谢着合了机盖,松了一口气。医生告诉他,人在疲劳、状态不佳的情况下,原本对咖啡因适应的人也有可能发生过敏症状,就是他目前正体会着的那些,无需治疗,慢慢会好。

啊!他忽然站停,赶忙又掏出手机,翻找起号码,得赶紧问候下队长,万一他和我一样呢……

Fin.

原段子:

某总出来喝咖灰时遇到神乐,由于连夜加班身体状态不好产生了咖啡因过敏,心跳加快体内躁动,他以为是看到神乐的原因。

↑这是真实经历,除了误会部分


评论(3)
热度(85)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