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6)

再次提醒,本文非甜文,非甜文,非甜文,甚至可以说有些恶趣味,结局没想好(喂),甜食洁癖党请小心,如果浪费了各位的感情抱歉啦。

感觉前天才更新过,怎么一转眼半个月了……

*****
土方十四郎当初的命令确实让整个真选组哗然了好几天,众人议论纷纷,最终一致认为,肯定是局长因为和阿妙小姐的关系转好,想要趁热打铁,便借着“新时代新气象”的名头,死皮赖脸地让副长给大家以“自由”。

礼物箱是第一个被通过的提议,其实也算不上什么提议,只不过有一个队员斗胆进言,说现在情况特殊,强行拒收礼物会伤害军民感情,谁料第二天箱子就出现在了屯所门口,顺便收获了一堆跌落的下巴。

很快在一个全体会议上,土方提到了“理想中的屯所”,他说这儿就像家一样,但如果只有书房和卧室,未免也太单调了些,所以除了最基本的生活和训练场所,各位还希望屯所有些什么?

一开始没人敢接话,生怕是什么新型钓鱼套路,直到近藤站出来解释,又把大家说得眼泪汪汪,热血沸腾。

“以前你们非说我收留了你们,你们的命就是我的,我很感谢各位的信任。不管各位现在怎么认为,在过去的战役里,你们已经用英勇的表现‘赎’回了半条命,所以请用完全属于你们的这半条命,来享受生活吧!十四向我建议,真的是十四说的哦,每个番队都要去想一个改善计划,吃喝玩乐什么都行,只要能让你们开心!通过以后,我们会提供一切可能帮你们实现。”

土方简单讲解了下具体规则后,宣布散会。他和近藤先离开了,随后是实在受不了炸锅现场,随随便便指定了另一个人负责此事,并扔下一句“你们是第一次去春游的小学生吗”的冲田。

疯了,全疯了,在一周的限定时间内,这句话不止一次地冲击着他的脑海。比如在自家队员鬼鬼祟祟背着他开小会的时候,或者别队看到他走近便戒备心大起的时候——虽然事实上,他连部下在商量什么都不知道。

最后一次冒出这句话,是在总结交流大会上。不知是无心之举,还是听到了些什么风声有意为之,土方一改常态,让十番队先讲,经历了一系列游泳池、团体旅游、拍摄台历做慈善之后,轮到了一番队。于是原本就一语惊人的想法,在压轴效果的催化下,宛如核弹爆炸。

“我们想要一位一番队的大姐头!”

“预算多少?”

“不用!追求女人应该花男人自己的钱!”

“那具体实施的计划?”

“保密!”

“很好,通过。”土方忍笑忍得手都在颤抖,近藤已经在地上打滚了,其余人有的助威,有的鼓掌,热闹非凡,只有冲田黑着一张脸,在思考自己究竟是怎么被坑死的。

虽说大姐头理论上可以是任何人,但大家似乎默认了那一定是万事屋的神乐。恋爱经验少得可怜的楞头小伙子哪有什么具体计划,所能做的,只有真的像小学生那般,在两人照面时拙劣地起起哄,全然没意识到这会带来怎样的负面效应。和神乐一样,冲田也承受着骑虎难下的尴尬,不发作吧,实在不像是他;可发作吧,岂不又成了小鸡肚肠众矢之的?渐渐地,他便几乎不走有相遇可能性的路了。

队员们当然不会明白问题在哪里,以为挖掘出了队长不为人知的害羞的一面,还狠狠地唏嘘了一番,决定再努把力。有人建议从食物入手,因为多次看见China小姐在团子店门口和万事屋老板争吵,埋怨他不发工资还不给吃的,后来他们是有钱了,不过听说老板不是去长期旅行了么?开销挺大的吧?

于是在隔天晚上,某个抽签抽输了的倒霉蛋捏着一张团子店的账单,颤抖地将它交到了冲田手里,重复起练习了很多遍的台词:“队长!我们帮您预订了50串团子!老板娘说提前一天说一声就行,请您有空的时候带China小姐去吃吧!她一定会很开心的!别……别忘了还我们钱哦。”

感受到S的气息逐渐将队友包围,陪同的几人抱着“横竖都是死干脆死得勇敢点吧”的念头,齐声帮起了腔:“诶,队长!我们也是为了一番队好呀!您别这样,新时代我们得相亲相爱,和睦共处才对,您说是吧?那晚安了!”

与其说告别,那群人还不如说是连滚带爬地撤出尽量远的距离,因为经验告诉他们,身后必然会有一颗炮弹尾随而来,何况眼尖的人早已看到冲田的手摸上了炮筒。

可是最终,被搅乱的并非夜晚的宁静,只有他内心的逞强。仅仅因为在上膛途中,眼角余光不小心扫到了那张预定单,所有力气就像窗外簌簌掉落的秋叶那般,散了一地,再也拢不起来了。

发了好一阵呆后,他觉得无论如何得去找始作俑者聊聊,顺便附送一些“乐子”——这个点通常是土方闭门进行文书工作的时刻,怎样烦扰得他暴躁抓狂,办法自然多多。一边酝酿着一边悄悄绕到屋前,谁知在打开房门的刹那间,一股巨大的声浪迎面袭来,连带着背后的画面让冲田惊愕地愣在了原地——传说中的冷面铁将如今正惬意地侧卧在地板上,盯着五光十色的电视屏幕,还时不时地抖动着肩膀。

不知怎的,他突然就没了开口的兴致,索性默默坐下跟着看起了不知名的搞笑剧。但是土方一见他,却立马恢复了常态,起身按了静音,开门见山地问:“你是为了那件事而来的吧?”

“嗯,事情倒无所谓啦,”冲田眼睛仍没离开电视,语气平淡,“但那群兔崽子都爬到我头上来了,总得管管吧?”

“那就打个漂亮的翻身仗啊,”土方不点破他的声东击西,装作认真地揶揄道,“比如第一个把任务完成什么的,证明下队长的实力给他们不就好了吗?”

“不是这个问题,先声明一下,我并不是因为完不成或者害怕之类的,” 冲田不自然地抿了一下嘴,似乎费了很大劲才把接下来的话说出口,“而是……我申请换一个主题。”

土方没有接话,反倒推过去一盘叫不出名的水果,推销起来:“来,吃瓜,北海道产的哦,很贵的。”未了,仿佛预料到了什么,又补了一句:“没错,是别人送的,感谢我帮了他很大很大的忙。”

“土方先生,你变了,也中了所谓新时代的毒么?看起来彻底腐坏了呢。”冲田狐疑地打量了他一下,手里倒不客气地拿起了一块。

“是吗?也许是你不够了解我呢?”土方不在意地笑笑说,“人的性格其实是个颜料盒,运作机理呢却是变色龙,为了自我保护,只展现出和环境一样的颜色,而把剩余的藏起来。所以难免会有这样的情况,展现某个颜色太久了以后,他便认为自己只有那一种颜色。”

“不明白你想说什么。” 

“回答你问题吧,换主题可以,不过仅在一种情况下,即事成之后,会对真选组的组织或成员造成负面影响。拿你的情况来说,要么兔崽子们撮合的对象是你排斥的人,要么……咦,对了,印象中听说你是同性恋来着……”(注1)

“你才同性恋。”

“好,选项排除,”土方面不改色地避开了扔来的瓜皮,“那你告诉我,假设最后成功了,是你讨厌的结局吗?”

“难道不应该从起因说起吗?”

“起因?行啊,之前近藤老大哭天喊地叫阿妙的时候,是谁说‘无法和女人相见感到寂寞我懂’的?”(注2)

“你想哪里去了?只是作为常识的懂罢了。”

“离开江户时,又是谁因为某些人要留下而纠结不已,乃至直接出去找了?”

“那也是人之常情吧,何况你们也做了差不多的事。”

“哦,负责一日三餐之类的又是谁说的?诶,当时我好像就在旁边呢,完全被当空气了呢。”土方越说越愉快,语调都飘飘然起来。

“够、够了。”冲田伸手叫了停,压制不住的鸡皮疙瘩已提醒他在这个话题上毫无胜算。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别人的“解读”,第一次意识到到无论怎样擅长隐藏情绪,朝夕相处的同伴仍能准确地扑捉到你的喜怒哀乐,离奇古怪却又合情合理。倘若角色互换,他大概也会得出差不多的“误会”——姑且把它当误会的话,可是、可是为什么当事人就是他本人呢?究竟是为什么,他做了那么多能让人得出与他本性相悖结论的行为呢?又为什么明明相悖 ,他还在持续不断地做呢?

 “总悟,”土方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从难以言喻的分裂和虚幻感中唤了回来,自打进屋来,冲田第一次抬起头和他对视。

“其他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不过有一点你不用多虑,如果你决定前进,不管用爬的还是滚的,至少我们这里,绝不会有人嘲笑你的。”

“好了,好了,赶紧走人,”然而他眼里罕见的温情转瞬即逝,很快便不耐烦地挥起手,“害我错过了好多没看到!”

冲田撇撇嘴,临走前“不小心”踢翻了瓜盘,土方像无数次日常那样吼了几句,但在房间重归寂静后,他既没去收拾残局,也没再费心去调回音量,甚至没有动上一动。

端坐在黑暗中,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晚上——虽然在旁人看来,只是一个怪人在坟墓前独自小酌,说着疯话吧。

“你肯定也想不到吧?总悟竟然说了那种话……真过分啊,他们离思念的人都那么远,而我……却那么近……呵,我知道你要反驳什么,可难道不是吗?只要想念,随时都可以过来,再不必担忧生老病死,失散分离,也不需要像他们那样,去跨过鬼知道有多遥远的距离……”

TBC.

注1:六角屋篇中,山崎向土方汇报冲田和神山的对话,语焉不详地说了些引人误会的关键词,土方叫他不要关心别人的性取向。

注2:出自动画DVD特典,具体:https://m.weibo.cn/5687703622/4097909060182311

评论(2)
热度(30)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