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草稿 676训

看过我之前分析的朋友都知道,这个分析定位在超超超老实的水平,和超话里的帖子相比,一定是淡如水的,没有直接证据的歪歪并不会写,去掉滤镜后,其实这几训并没有太大的实锤。

如果要看,请务必抱着这样的觉悟继续,感谢。


(31)???篇——676训(未动画化)

既然看到这里的读者早就知道真相,那也不卖关子了,神流就是神乐,她怎么变小的我们暂时不得而知,但似乎可以经由自主意愿变回来。本训关于冲神的主要内容,就是冲田接下来所要做的,去成为那个刺激源。

前一训讲到,冲田在一旁听到了神流的故事,现身后第一次和她交手,就说出了“绝对是那家伙的复制品”,那根据这一训的内容,可以推断,他至少在说那句话时,已经99%确定站在对面的就是神乐本人,也许更早一点,从一开始就不信了,所以他会继续对神流穷追猛打,试图证明剩下的1%。

不过也无法说明他特别火眼金睛,因为他的信息量比别人多,根据神流说的话,正是冲田叫陆奥将神乐送回来的,那么他事先已经知道,大盒子里应该是神乐才对,结果出来个自称女儿的小姑娘,自然会引起他怀疑。从这点看,不能怪新八不敏锐,因为他是真的一头雾水的那个。

但不管怎么说,前有装病篇,后有这一训,冲田这个外层亲友(现在不知道有没有到中层,需要更多证据)对神乐的敏锐度,还是有内层亲友的水平的。当然神乐在这方面也已经证明自己同样厉害就是了。

言归正传,一点点看吧。


果然,神流亲自说了,冲田确实没有使出全力,仍停留在切磋的层面。但从场面上看,他俩的对打比以前激烈多了⋯⋯或许因为两人的能力都有了提升吧,看来两年前许下的变强的决心还是实现了啊,值得欣慰。

冲田对此解释说,他已经不是会认真打小鬼的小孩子了,但也没老到对厉害的小孩还忍让。前半句自然是说他以前和神乐打架的故事(原来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因为神乐多次被他小鬼小鬼到叫,而他自己也只是个半大孩子,但如果只有这半句,岂不是自打脸?因为他现在就在打小孩啊,于是还有后半句,你这种厉害的小女孩不算。


然后他还补充说,何况你是代替那家伙来的,手下留情也没用。后半句我觉得有些意译了,但差不多是这个感觉吧——既然你代替神乐来,就等同于在和神乐打,那前面提到的对待小孩要重还是轻也无所谓了,我就按和神乐打的感觉来。再一次,写作神乐读作那家伙,后面还有,后面再说。

不过这句话一出,信息量就来了,既然是代替神乐来,说明他知道本该来的是神乐,神流当然听懂了,于是问是你吗?让陆奥把妈咪叫回地球。看来,神乐(流)回到地球的契机是冲田委托陆奥,那就怪不得冲田会在675训里表示,货不对版,但看起来很有意思啊(居然是女儿,玩的哪一出),更怪不得他会起疑,继而插手此事。


神流接着还解释了神乐为什么不来,因为当年正是她决定离开地球寻找治疗定春的办法,而且执意不要另两位跟着,导致了万事屋解散,如今不好意思再回来了,才派个女儿来。说实话,这理由以目前的信息量看,很难理解,我相信没有人会怪她,她也不是纯粹任性什么的,为什么内疚感居然大到不愿意现身?也许另有隐情,只能等后续再看。

然后神流(乐)还问冲田把他们聚集起来到底何意?对应上一训冲田说的你以为你们是碰巧遇上的吗?所以,看来新、神这两位万事屋成员聚首,是冲田及其团伙(此处用了我们)故意为之,让陆奥送回神乐,再叫新八去接,他们再出来。

聚拢了要干嘛呢?是为了把银时引出来。至于冲田有无私心谁都不知道,但从剧情上看,还是在办公事的样子。

神流脸上出现一滴汗,伞也在颤抖,看来很在意这个话题。冲田也许是注意到了变化,继续说,银时两年来行踪不明,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真的是切断联系啊),但如果潜在敌人出现,就需要银时的力量。


可能提到了生死不明这点,神流的动作突然乱了,被冲田壁咚了(不),联系前后,只可能是银时生死的话题产生了影响。那就奇怪了,神流自称没来过地球,最多听到过银时的名字,不可能产生感情上的共鸣。如今既然共鸣了,只能说明他们不仅认识,还有交情。

一个小女孩没来过地球,却和地球上的另一个大男人有交情,那还能让人想到什么呢?要么她在撒谎,要么就是亲属关系了,既然神流很肯定自己不是神乐,那只剩第二种可能了,所以冲田就顺水推舟地问了。


他的表情还给了个大特写哈哈哈,震惊且带着嫌恶。虽然其实他是在抓住神流的漏洞追打,理论上也该明白两年不可能生那么大个女儿,但哪怕假设这个事实,也让他觉得卧槽怎么能这样?这里面有没有大家传说的吃醋成分?只能说不知道,因为都是猜的,但也不排除可能性,毕竟早在柳生篇就有过疑似前科(在对应分析里有写,但仅作为YY娱乐部分)。根据他后面的台词,还有一个更大的可能是,对这件违反道德的事本身有抗拒。


谁知,神流(乐)的反应超级超级大,看来她十分十分在意生孩子这事的性意味,才编了一个单性繁殖的故事,在别人强行把银时按到那个位置时,又剧烈地抗拒。从表情上看,冲田已经差不多知道这个猜测是不可能的了,但他仍没有百分百放心(同样存在私人目的和办公事目的两种可能的不放心,无法证明,个人自行解读),继续刺激神流说,那只是借口吧?为了掩盖JUMP史上最大丑闻,难怪当事人都不现身(这种事无论放在哪个国家,除非那些很落后的,伦理上都属于丑闻,这就不多说了)。

如此解释了该假设的可怕之处,神流(乐)反应继续超级大,之前她表情一直游刃有余,如今可以说失态了,而冲田的表情已经缓和,说明他已明白,亲属关系这条不存在,只剩下一个可能——她在说谎,再说反应那么大,基本能肯定她自己就是当事人。就这样,冲田成功抓住了一个漏洞,达成了他的目的,此刻他的心中应该已经肯定,神流就是神乐。

从发现货不对版开始,也就那么一小会儿,我想他来不及去计划一个周全的计划,只是走一步看一步,恰好过程中被他注意到了这个小细节,从而利用了起来,可谓非常地敏感和聪明了。这也不是什么新优点了,他本来就擅长智取,如今还是保留着啊。

神流(乐)这边,其实是自己挖坑自己跳了哈哈哈,她要硬着头皮演下去,也不是不可以,可惜情不自禁,控制不住啊。神乐果然还是神乐,一来控制不住对亲友的挂念(提到银时她动摇了),二来控制不住对背黑锅的抗拒。


此时新八突然插手,说不要再争了,不要再侮辱万事屋,即把原本清白温馨的关系歪歪成大丑闻,随后话题一转⋯⋯


(腾讯还是热爱和谐,所以我自己修了一下⋯⋯)

说银时在成为萝莉控前就已经ED了(原因是糖分摄入过多),ED就是阳O,表面意思是在讲冲田那个假设不成立,因为银时没机会变萝莉控,为万事屋辩解,但本质仍在火上浇油开玩笑。不知神流(乐)有没有意识到反应过大会把自己暴露,但她管不了了,目前的首要需求是否认抗拒这个话题,于是气呼呼的表情一把将新八当武器砸向冲田。


姑且把这一大段当作搞笑,真正的话题仍是“集合万事屋”,神流开始说正经的了,表示她过来的目的不是代替妈咪复活万事屋,如果冲田想继续,请找别人去(后半句翻译和鼠绘不一样,我站腾讯,但腾讯也稍微有点偏差,当然也可能是我偏差,总之就是她不想管的意思),鉴于她就是神乐本人,说明神乐还无意回归万事屋,结合之前她数次急着走,感觉她另有事做,虽然也有可能是单纯傲娇(不过若真如此,那也太用力了吧⋯⋯)

不知道陆奥当初叫她来是怎么说的,但想必没有告诉她冲田的计划(很可能冲田本来就没和陆奥说),而神乐正好也有她自己来地球的目的,于是就来了。至于究竟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但决不是她之前所说的“参观地球”,反正冲田是不信。



但答案是啥冲田不关心,他认准了一件事——不,我就卯准你了,这个任务你就得参加,除非你厉害得能做到强行不参加。

贴了两个版本,上面鼠绘,下面腾讯,鼠绘太字面翻译了,可能会有些意义不明,腾讯又太意译⋯⋯看了下英翻,很完美地把原文的双关翻了出来:If you're gonna try to be hands-off, then try to tear these hands off by force. 两个hands off的原文也是“甩掉手”,前一个指撒手不管,后面则是摆脱冲田(的强迫)的意思。


神流表示我当会甩掉你的手(强行不参加),冲田又说就凭你这样,就能甩掉我的手(同样是强行不参加的意思),这边贴了鼠绘,腾讯很意译,还是算了。与此同时,他们一直在拿新八当武器砸对方,如此没有难度的攻击,自然都被躲避了,于是可怜的新八一直在挨砸。

甩掉手看上去有点暧昧的意味,因为之前伪求婚有提到手,悬崖救人也提到了放手,外加冲田之前说到是“我们”要拉你们干活,现在又成了甩掉“我的手”,所以到底是谁的主意啊(笑)。不过以老实人的方式看字面的话,可能只是语言游戏啦,因为撇清关系用了hands-off一词,那么下半句继续用hands off的其他含义。是否有引申含义无从知晓,留给大家歪歪,作者就爱这么隐晦我也没办法。


新八提抗议说,拿我当武器就算了,好歹打中可以吗?两人一听,便非常默契地就改成了玩投掷?反正不砸人,看谁远,等于反驳了新八的抱怨。又来了,冲神如果内部在较量的话,有人插手,会很奇妙地被一致对外,现在新八就是这个倒霉蛋,还疑惑为什么规则变了哈哈哈。与此同时,冲神之间仍然在比赛,神乐扔完之后,冲田很积极地说下一个是我,肯定赢你。


好像没什么违和,两人突然就玩耍了起来,新八被依次当作了棒球、足球、冰壶,吐槽已经搞不懂规则了──那是当然,落到两个小恶魔手里,你还想怎样呢。一切顺其自然地,仿佛重新回到了孩子气的旧时光里。这是属于他们俩的一种默契,作为很早就定型下来的互动模式,即使久别,只要稍稍交流下,就能马上熟悉。所以冲田感叹,久违了,这种皮肤都在刺痛的感觉,也就是完全兴奋起来,血脉偾张的感觉吧,神流(乐)很可能明白他在指什么,毕竟她参与得超熟练啊,身体是很诚实的嘛,可她嘴里又不能承认,于是反问你在说什么梦话。

变成这样的局面,冲田应该也没预见到,但正如他之前超会抓漏洞一样,他马上利用起了这个机会,开始回忆和神乐的往事,试图引起神流(乐)的共鸣,来得到更大的破绽。

他便接着说,以前我和你妈也经常这样打,比起用语言交流,用剑交流的次数更多。前面的分析提到过,他俩直到551训,才第一次真正拿武器来打,所以这里的“剑”更多是个虚指,意思是切磋多于口头说话,嗯,这是句大实话。


冲田继续说,(虽然剑用得更多)但有时候剑比语言有说服力。就这样,他把他心目中的和神乐交往模式总结了出来……虽然大家早都知道了就是了哈哈哈。用常规眼光看呢,一般得说话说多了才能了解对方,你们总是打打打的,好像连朋友都不可能是,还能了解?

早在六角屋篇,银时就表示过,他俩打架不是为了闹着玩,所以神乐能够了解到冲田有苦衷,一些其他人反而不能。如果说当年是旁观者清,那么如今,看来当局者也是明白的。这个不用太多解释了,以往也有很多能证明这点的互动,但当事人亲口承认,感觉还是更强烈一些。

那场中场休息图说实话我没有太明白,感觉有文化差异在里面。冲田说的补充能量原文是mogu mogu,就是嘴里含满食物咀嚼的声音,中场休息原文是mogu mogu time,原意就是吃东西的时间。腾讯翻的是引申义“含混躲闪”,咕咕哝哝说不清话那种意思,指神流刻意掩饰自己。总之,姑且当恶搞吧。



玩也玩了,旧也叙了,冲田开始发起最后的攻击。他装作猜测说,你妈妈应该也来了吧,不仅来了,还躲在哪里看着。随后还分析起了神乐的心态,当初一走了之,还说不是来重组万事屋的,仿佛事不关己,其实啊,对地球上的大家都在意得不得了。这个刺激法也是相当狠了,神流(乐)听着必然字字扎心,鸭梨好大,却又只能任他说。

此处又出现了写作神乐读作妈妈,虽然还是没叫名字,但之前冲田的对话里甚至都没有出现过神乐两个大字,而这回都已经第三次了(后面还有……),其实到了现在,不这么写也不会有歧义了,简直太刷存在感了,感觉快要呼之欲出,那是不是真的会再“进化”一下,只能继续看后面啦。


看到神流只是沉默,不再像之前那样反对,冲田心里估计是百分之两百有底了,于是进一步加大了刺激度,说自己不好意思露脸,就把女儿送来?倒是变聪明了(原文口气很揶揄,好累,暂时不写了)──这是神流之前说过的神乐不来的理由,谁料冲田竟反利用了。

他随后带着讽刺地问“你是那种人吗”,注意这里已经用了“你”,而不是“她”,就是直接说给(躲在暗处的)神乐听的(顺便,应该翻成那种人比较好)。

为什么这句话要直说?551训里神乐把内心放不开的冲田踢倒水里,说你来这儿就是为了温情地道别?你是那种人吗?两句话原文是一模一样的。冲田不是那种会乖乖道别的风格,神乐也不是躲在暗处伺机而动的人,这种行为不符合他们的作风。于是在一个很类似的场合下,虽然只能说是猜测,但是那么巧,冲田把同样的话扔回去了哈哈哈。如果真是故意的,那刺激度也会更大。

他继续说,以为折磨下女儿她就会出来,看来还在赌气,是不是女儿变什么样都无所谓啊。这句话依然在继续讽刺神乐只会躲暗处,竟然连亲密的人的安危都不管了,这么一口黑锅扔过去,神乐铁定坐不住啊。

这边赌气的原文是“意地張ってる”,和末尾“倔脾气”的原文差不多,意思是不管好坏对错,都要固执地去贯彻某个思想或行为,在这个背景下,显然在说神乐明明回来了却死活不肯下台阶的这种状态,要说赌气啊倔啊确实都有这意思,但也容易被理解成别的,比如和人闹别扭了的赌气,本身性格是牛脾气的那种倔,反正,大家自行体会一下。

和神乐的宽慰点一样,冲田的打击点也是稳准狠啊哈哈。她本来隐藏得挺好的,结果被他反利用激将,还搞得她哑巴吃黄连。从神流紧张的表情看,已经忘记要演戏了,其实她已经是神乐了,那么,成功还差最后一点──身体变回来。


果然,刺激起了作用,神流(乐)根本憋不住,马上抬腿攻击,问冲田在和谁说话?她多半也猜到冲田知道了,但只要身体不变,也拿她没办法,于是神流(乐)坚持着她最后的倔强……



也许是她心绪不稳,加上小孩形态无法发挥全力,也许冲田之前有所保留,他突然发力,反过来抓住神流,并拿出暗器,意欲直接伤害她(虽然其实并不会),让她叫妈妈出来。问题是你捂着人家的嘴,让她怎么叫啊!当然,事实上已经无所谓了,反正双方已心知肚明,也就是逼她变回来。

真是行云流水,刚打完心理战,马上换上了物理战,换成普通人估计已经受不了了吧,但神流(乐)仍在硬撑。

新八又出现了,来救神流,对他而言,不管是神乐还是她女儿,他都一定会倾尽全力保护,哪怕自己实力并不如人,这在以往也多次体现过(对我个人而言,这点我是很感动的)。冲田此时不希望被打扰,顺手把武器指向新八,后面尽管画面没有展示,但通过他后面那句“看来对这位起作用了”,可以知道,他感知到,处于危险的新八能影响神流(乐)的情绪。

冲田反应真的很快,马上改变策略,让新八见血。


神流(乐)果真有了暴走的神色,吉原篇里神乐黑化的起因正是新八被殴打,所以这边能如此反应也很正常,然后一阵剧烈爆炸。


沖田:「意地っ張りがよ」

虽然结尾仍没露脸,但这就是神乐啦。新八一开始就没机会跟上节奏,仍一头雾水中,但冲田实在太明白怎么回事了,发出了最后的感叹,总算是回来了,还真是倔强啊。此处的倔强参考上面那处提到的,所以更多地是感叹她别扭不坦率,且一条道走到黑。前面说了那么多刻薄话,到最后可以算自己“胜利”了,语气上反没有责怪或者轻蔑的感觉,而是有点小开心,有点感慨,甚至有点……温柔?用词很不当!不要直接抱走,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就是那种搞定一切后,感叹下“哎呀真是的受不了你”的……那种感觉。

综上所述,本训还是以剧情为主,交代了一些大背景,并让老熟人们重新碰面、建立联系,并讲了一个冲田帮神乐剥除伪装的故事。他这样做的无疑是为了公事,有没有夹杂私人目的我们还不知道。

他能够成功,主要得益于四点,1.他的信息量最多,因为知道来的应是神乐,所以从一开始就怀疑起来并设想对策了,相对新八就被蒙在鼓里;2.他对神乐很了解,知道她的为人和作风,知道她重感情(也包括了和他的),所以刺激点一戳一个准;3.本身擅长智取,敏锐度高,能根据局势迅速调整手段;4. 他以往和神乐的交流已为他们建起了一条纽带,让他可以通过纽带影响到她,换个路人照着剧本演,不可能有这个效果。

后面这三点并不算新鲜事,不过能浓缩在一训里面再次表达,相当于一次巩固与加强吧,使它们更为明显起来。冲神的旧缘仍在,牢度不减,但这个新环境谜团似乎很多,神乐究竟想做什么,幕后boss是谁,冲田他们下一步计划又是什么,再说两年之后,人多多少少都是会改变的。旧缘分能经得起新考验吗?谁都不知道,只能继续看下去啦。


评论(5)
热度(54)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