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翻译)他的(BE)

作者:Reiizu
原地址:https://m.fanfiction.net/s/10208365/2/
 

有一天她收到了一封信,蛋黄酱送来的。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打开那扇门,却只看到他那张讨厌的脸。通常挂在他嘴里的香烟不见了,好奇怪。

在神乐端详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她。浮肿的双眼,发红的鼻子,还有乱糟糟的头发。总之令人相当在意。

“有一封信,给你的。我们在整理他的……房间的时候发现的。”土方十四郎移开了视线,“不知道放在那里多久了,上面灰已经很多了。”

“啊,谢了。”神乐回答,脸上没有笑容,甚至眼睛也没有眨一下。她收下信,砰地关上了门,然后爬回了壁橱,这个小小的空间成为了她过去几天来的避难所。

光线透过壁橱的小裂缝,落在紧攥在她手里的信封上。她麻木地低头盯着它,花了好几分钟才认清了上面细细的文字。


致 China。
 

然后她打开信,不一会儿,这么久以来她的眼睛第一次放出光彩,心脏跳动得就像一头想要冲出牢笼的野兽。
 
里面躺着一张皱巴巴的脆弱的纸。它闻起来有股“老旧”的味道,如果“老旧”确实有种味道。
 


致我愚蠢的China:

以下是一个无聊中的S 的胡言乱语,所以脸红啊拳头啊什么的都给我省省。

首先,我一直很喜欢的你的头发,不撑伞时它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样子。我不喜欢明亮的颜色,但你的头发是个例外。

你的眼睛总让我想起天空,明净的蓝色。像晴天一样,挽救了我很多次的眼睛。我深深看进去的时候,就会迷失在里面(这大概就是在打架时会输给你的原因)。

我时常疑惑你的皮肤怎么能一直那么白。我知道你是夜兔,阳光对你而言就像慢性毒药,但自从你来江户以后,却一点点都没晒黑。

为什么你从来不换衣服呢?我只见你穿过红色旗袍之类的东西。这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不过你穿着很可爱就是了。

还有,我曾经不小心踢了你的大狗一次。在一个空地,我以为是个可以踢的杂物之类的,于是我就做了……摆脱它真是件痛苦的事。我发誓那绝对是最后一次了。

我还想说很多别的,比如我喜欢你灿烂的笑容,喜欢你听到我说的黄段子时的表情。对一个和两个猥琐男人混一起,嘴巴又不干净的女孩而言,你还真是意想不到的单纯啊。

我还想说说你睡觉时说的梦话,在梦到你父母时的哭泣。你嘴角流下的那条口水,还有每次你头发散下来时有多么好看。现在我听上去像个跟踪狂了。

这些点点滴滴使你变得独一无二——你就是你。你不是那些愿意做任何事来讨好我的女粉丝,也不是那些会跪下服从我命令的M(虽然这样有时候挺让我兴奋的)。你不在意你的体重,你的外表,

不在意任何事。你就是这样子,所以我也不会改变你,永远不会(听起来好老套啊)。是的,我正在慎重地考虑,我不想让自己的余生都活在地狱里,但我想我已经准备好去地狱了,如果必须要这样的话。

所以嫁给我吧。

婚礼可以放在一个好天气的午后,这样你也能沐浴在阳光后。

要是你看到现在还不明白的话(因为你脑袋就是空空如也的),我爱你。

 

泪珠掉在皱巴巴的信纸上,洇开了墨迹。神乐把信塞到枕头下面,身体蜷着抱成了一个球。

“笨蛋抖S,”她喃喃自语,“你叫我怎么回答?问得也太晚了……”

她不知道该怎样去回复来自逝去之人的求婚,于是她写了一封回信。在一个阴郁的雨天,她写下了回答。
 


致我自私的S

地狱的生活怎么样?我希望你正受着惩罚,为你对大猩猩、对蛋黄酱、对小银、对眼镜、对所有人做的事。也包括我。你根本就不知道每天都很痛苦的感觉,我活着,你却死了,没有人真的了解我,因为最能看懂我的那个人现在正在地狱里。

顺便,你的信寄晚了。你到底打算什么寄掉它?你是不是写完了就把它忘在哪里了?反正你一直很懒。蛋黄酱帮你送来的。

作为你突如其来的求婚的回答:不,我不会和你结婚的。谁要嫁给一个根本不考虑要娶的女孩的感受的混蛋?

对,就是说我。

呃啊啊,好烦啊,我讨厌自己对你的感觉。还有你说“我脑袋空空如也”是什么意思?我是有脑子的!只不过面对你时会不好用。呃,有时候。

我恨你。我恨那些逼真的幻觉,我会在人群里看到你的脸,你的头发,你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就和以前一模一样。

可你知道我想活着。和你一起。也许将来还会有些小鬼。定春当然会在,绝对的。

但底线是,我想和你一起生活。所以你为什么要做那件蠢事?
 
你为什么要在我不需要的时候当英雄?为什么你,我不明白,要把你的命给我,而不是所有食物?!你真是个笨蛋。那颗子弹杀不掉我的——我可是夜兔族啊喂!
 
我每天都得不到安宁。因为在你跳起来救了我的那一刻,你杀掉了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东西,它最后也杀掉了我。
 
我恨你,笨蛋抖S。
 
所以,我不会嫁给你。反正不是现在。至少等我也到地狱里去。我们一起把撒旦狠狠揍一顿,然后到天堂去——听起来怎么样?我们也许会有自己的孩子,然后可以继续像以前那样试着干掉对方。
 
所以,至少把婚礼延迟到那个时候吧。
 


神乐没有再读一遍或做任何修改,因为她从一开始就打算写出最诚实的心情。

在另一个同样的雨天,她去拜访了他。他的坟墓就在他心爱的姐姐旁边,大概也算把姐控进行到底了。

“我写了一封信,回应你不知在猴年马月写的那封,大概在你……”神乐的声音轻微地噎住了,于是跳过了那句句子,“那……你就看看吧。”

她把信放在他的坟墓上,用伞盖好,然后退后,露出一个只牵动了一边嘴角的微笑。

“我不想让你在读信的时候感冒了。”

天气有点冷,她的衣服也被打湿了,于是她干脆坐在浸满水的草地上,等着雨变小。这份寂静让人有点不舒服,尤其在没有一个虐待狂来打破它的时候。

“知道吗,我一直在疑惑,那天你是怎么……死的,”神乐说,“你怎么会因为心脏中枪而死呢,可你根本没有心啊?”
 

但是她最想要的,是希望此刻他能从一颗树后面冒出来,用他讨人厌的话语来招呼她。哪怕这会让她生气,会让她像在生理期那般暴躁。

“你就不能再等等吗,我不明白,再等两秒钟,等子弹被取出来?”

神乐留在那里,对一个死人叙说着她埋藏得最深最隐秘的秘密。她告诉他她悲剧的过去——她从未告诉过任何人,甚至在加入万事屋时也没对小银说过。

雨停了以后,她站起来离开了。身后留下了悲伤和哀痛,秘密和对话,她的伞,还有那个曾经爱过的少年。

 

评论(2)
热度(32)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