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夜灯

来自给“冲神深夜六十分”的投稿,经主页君同意后留此作为归档。

当天题目:15.08.12 关键字(自由选择组合):①“你亖不亖傻?” ②英雄 ③眼镜 AU(可不选):勇者斗恶龙

取了“英雄”和“眼镜”,其实第一个也能要,但风格不太对,所以放弃了,想看要的效果的话,请拉到最后(x

本文为528训补完,涉及到多处将军暗杀篇情节。

-------------------------------

“叮铃铃铃铃——”

万事屋的电话骤然响起,把即将掉入梦乡的神乐给硬生生地拽了回来。

“银——”她皱着眉满心烦躁地喊着,但话音刚出便意识到,所唤之人早在清晨就出了门。

“新……啊,不对,那副眼镜好几天没来了,衣服都长蘑菇了……”神乐用手蒙住双眼,失神地自言自语着。

天色已经暗了,所有地方都暗了,从将军的墓穴到真选组的屯所,从大猩猩的牢笼到每个人的心里。

银酱整天整天地不在家,新八几彻底变成了宅男,连大姐头的笑容都消失了,而那帮家伙……

“叮铃铃铃铃——”

“啊啊,别再响了!”神乐抓狂地塞住耳朵,翻身趴在沙发上。

真选组的事情早几天前听银酱说了,她仍清晰地记得他从未有过的愁云密布的表情,屋里如灌铅般沉重的空气,还有顿时萎掉一节的新八几。

她想象了一下,如果是银酱等着掉头,万事屋被封存,她和新八几无家可归呢?那瞬间,心脏像是被雷击般地狠狠地哆嗦了一下,令她几乎站不稳脚步。从此,曾经的税金小偷们的话题,变成了一个黑漆漆的洞穴,深不见底,仿佛只要一触碰,自己也会一同滑入那个深渊。

她猜想银酱一定没有放弃希望,在忙活他们的事情,她也很想帮忙,可是独自一人,又该从哪里开始呢?

“叮铃铃铃铃——”电话依然顽固地响个不停。

“来了,来了……”神乐蛮不情愿地咕哝着,放弃了抵抗,慢慢地爬起来,抓起了听筒。

“喂……”

“神乐酱吗?”是一个熟悉的女孩子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但精神还不错。

“啊,澄夜酱!对不起让你久等了!你还好吗?”神乐喜出望外,困倦顿时被抛得一干二净。她没想到刚失去兄长的挚友会这么快和她联系。

“不太好……”公主也不见外,实话实说,“不过没发生什么其他事,我也总算安顿下来了,只要一些时间,我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呢?发生了这样的事,我很担心你们的安全,请务必要小心!尤其是真选组的各位,葬礼那天听说有点骚动,没发生什么事吧?”

“嗯,我们都很好,和你一样,虽然还很悲伤,但过一段日子就会好的!”神乐含糊其辞地回答着。听起来澄夜还不知道真选组的变故,她决定暂时对她保密。

“啊,那太好了,我很想你们,神乐酱,能为我做一件事吗?问问冲田先生喜欢吃什么,再帮我订一家店,可以吗?爷爷说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至少要请他吃顿饭作为答谢才对,到时也请你一起来!”

“诶?因为上次你和我说的那件事吗?别过来,你现在到江户太危险了!放心吧,那个虐待狂对当英雄没有什么兴趣,不需要别人特地去感谢,只要写封信骂他害你再也吃不下内脏了,他就会很高兴的!”

如果真选组安稳无事,神乐倒是很乐意牵线搭桥,但现在的局势风谲云诡,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她还是懂的。何况她要请的那个人,现在身处何方,连她也毫无头绪。

嘴里不由地泛起一丝丝苦涩的滋味。

“是吗?那我听你的,不过只限前半句哦,不管他需不需要,我和爷爷还是想表达一下我们的敬意。那场战斗我都看到了,冲田先生真的是非常辛苦,因为对手很强,是和神乐酱……一样的人……”

什么?难道也是夜兔?神乐心中不禁一凛。

“也许是神乐酱认识的人……一样的头发和眼睛颜色,梳着一根辫子……还奇怪地笑着……”

神乐猛地捂住因震惊而张开的嘴巴,好不让脱口而出的惊呼声传到电线那头。

竟然是笨蛋哥哥?原来他在我们之前就遭遇夜兔部队了吗?一个人对付那么多吗?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那头的澄夜听到她沉默不语,善解人意地跳过了话题:“对了,上次没说完的故事,你还要听吗?”

被一连串问号搅得大脑晕眩不已的神乐机械地点了点头,听到澄夜又关切地唤了她一声,才恍然意识到对方看不见自己的动作,只得打开干涩的喉咙,发出一个模糊的“好”字。

她当然必须得听下去。幸好电话信号传递不了紧张的面容和加速的心跳。

“唔……我上次讲到哪里了?”

神乐转过身,用力地深呼吸了一下,顿了顿神。

“他叫你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因为他是站在你这边的,可你听了却更害怕了——真是像他呀,听说小孩子看到那张脸都会哭哦。”

“神乐酱你对冲田先生还真是不客气呢。”澄夜难得得轻笑了一声,“对,对,是讲到这里,后来啊,又有一群人扑了上来,那个夜兔男人就忽然撑着伞从天而降,一下子把那些人都给杀了……”

公主说得很详细,尽管作为一个对打斗一窍不通的门外汉,描述的用词略显生涩,重点也微失准心,但战场上的惊心动魄依然渐渐地在神乐的想象世界中被勾勒了出来。

“我的周围全是残缺的尸体,空气里充满了血的味道,但这些都没有眼前的情景让我发抖……那个人的笑容不见了,变成了……一头野兽,对不起也许有点冒犯,可我只能想到这个词……但冲田先生也很厉害,至少场面上看起来差不多。”

“可是我还是很担心,因为冲田先生的每一个动作,都像赌上了一切似的。他……他把自己的命当成武士刀那样的工具在用,抱着用坏了也没关系的心情……在随随便便地用……神乐酱,难道面对敌人时都是这样的吗?必须要这样吗?”

澄夜的声音有点颤抖,神乐缓缓松开紧咬的下唇,却不知该从何解释。

因为我也不明白啊,很久以前也有那么一次,我劝了他很多回,甚至不惜戳穿他苦苦保守的谎言,可最后他还是固执地要独自去面对几十个恶徒。

“夜兔比人类强很多很多,”于是她只能去寻找表面上的理由,“而那个人……我认识那个人,又是很强很强的夜兔。就像遇到毒蛇的小鸟,不能在开始几秒把它吓走的话,就只能被吃掉。那家伙虽然是个S也很强,可终究是个地球人,还是个不耐打的S。”

不耐打?她在心里无意识地重复了一遍刚才说出的三个字,顿时感受到一股汹涌的焦灼。

“原来区别有这么大……?!”公主的语调愈发紧张,“后来他们撞在一起,动作快得我看不清,只见冲田先生飞了出去,撞到一堵墙,又摔下来,然后……怪不得啊……他拼命地用右手去够地上的武器……因为赤手空拳的人类是没法对抗夜兔的对吗?”

“在冲田先生就差一点点的时候,有一把尖尖的小刀——我不知道那叫什么——嗖得飞过去,把他的……他的手钉在了墙上……另一只袖子外面空荡荡的,而不远处……正好有一只断手……那个人马上趁机挥着拳头扑过来,表情兴奋得好像中了魔咒。”女孩听上去好像要哭出来似的,但还是勉强维持着镇定,“我很想哭,也很想喊,更想转过身去,可浑身上下的骨头仿佛都散了架,发不出声音,也闭不了眼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里。”

“可是,在那个人的拳头离冲田先生的脸还有一点点距离的时候,我简直不敢想象!那时候我相信天上一定存在着神灵!冲田先生的左手突然出现了!还拿着一把……一把断刀,狠狠地刺到对方的拳头里!”

神乐握着听筒的手指微微颤动,另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握成拳,做了一个向上击打的动作。

神威的指节在上面迸出鲜血。

“我就等着你用右手呢。”记得那时,自己曾得意地说。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重放的回忆,目瞪口呆,五味杂陈。

“神乐酱,神乐酱?你还在吗?我有点累了,下次再继续好吗?”澄夜长长地舒一口气,重述噩梦般的经历让她筋疲力尽。

“在,当然在!”意识到自己的走神,神乐赶紧歉意地回应道,“那个小刀,叫做苦无哦,你哥哥也玩得非常好,他也像一个英雄那样保护了我们呢!好好休息吧,想和我说话的话,随时给我电话哦!”

“谢谢你!那再见了,神乐酱!”“再见!”

两个好姐妹就这样彼此道了晚安。万事屋再度陷入令人不安的沉寂中。

神乐任自己无力地滑落在银时的椅子上,仰着头,在黑暗中一遍遍回想着澄夜刚才说的故事。

她珍视的人们依然在彼此仇恨,相互残杀,从幼时到现在,没有一点改变。她在无助和愤怒的两端徘徊,依然找不到出口。

但是,有一件事至少不同了。

笨蛋哥哥看人的眼光果然差得离谱。

听澄夜说,他特意急急忙忙赶来和那个臭小鬼打架,以为对方是自己的同类,为了追求血腥和杀戮才来到那里。

他还以为妈咪会痊愈康复,爸比是个冷酷无情的人,而她只是个软弱的爱哭鬼。

放心吧,还来不及证明的我都会一个个证明给你看。

“散步去咯,萨达哈鲁!”神乐愉快地跳下来,拿起伞,怜爱地拍了拍正趴在地上小憩的大狗。

虽然有点搞不清状况,但没有狗狗听到散步两字会不赶紧跳起来,摇头晃尾的。

“不过有个任务哦,要去找一个抖S混蛋。那个小鬼走夜路的时候肯定忘了带灯,就让我们给他送一盏去吧!”

Fin.


如果加了关键词1:

因为我也不明白啊,很久以前也有那么一次,我劝了他很多回,甚至不惜戳穿他苦苦保守的谎言,可最后他还是固执地要独自去面对几十个恶徒。当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很想问他一句:你亖不亖傻?

顺便,这段指的是死亡预告。






评论(1)
热度(22)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