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特别审讯(男友篇后傻白甜妄想)

神乐在被带入审讯室的那一刻,不得不承认小银老是流着口水看的那个结野主播的星座占卜还是很准的。

今天最倒霉的星座是天蝎座,会在最不想去的地方遇到最不想见到的人,尤其是正在吃着醋昆布,想着这档节目肯定是在骗人的你哦——似乎是这样说的。

但是没有等到幸运色提示,那帮吵吵闹闹一直处在发情期的税金小偷们就自说自话地打开了她家的门。

她不屑地瞥了一眼对面,某个栗发红眼的所谓警察正托着脑袋跨坐在一把反放的椅子上,饶有兴味地看着自己被一点点地拷起来。神乐努力地挺起上身,抬起下巴,好摆出一副充满了真是世风日下啊的感叹的居高临下的气场。

不要怕,没关系的阿鲁!她在心里默默地自我安慰,小银和新八肯定把事情都说清楚了,都是那群要入侵地球的巨人的错!巨人星都没有表示什么,绝对不会有什么外交危机的!一定是这样!

“开始交代吧,把你知道的一切都从实招来。”冲田摸出一支笔和一张纸,却没有想记录的样子。

“我什么都不知道阿鲁!后来我睡着了,醒来后就已经这样那样了阿鲁!”神乐一脸痛心疾首,“不过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我就告诉你吧,都是小银和爸比干的,对,就是他们两个阿鲁!”

“哇,好一个大义灭亲,我都快被感动哭了。”尽管这么说着,冲田的语调平淡,连汗毛都没动一下,“你倒是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啊,怎么不说说那些巨人为什么会被杀?哦,好像是他们不小心以为王子娶了个地球新娘,所以要先消灭地球人?哎呀,哪个新娘那么有魅力,我真好奇。”

“我……我又不知道他们有那种奇怪的传统。”神乐的声音越来越小,刚才的气势就如戳破的气球那般一下子杳无踪影,“再说了,我……我也没答应要和阿大结婚啊,是他们自作多情的阿鲁!”

冲田点点头,眼里的光暗下去几分:“那确立恋爱关系是你自愿的吗?”

“诶?”听到直击要害的问题,神乐吓得从座位上弹起来几分,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回答,直到冲田不耐烦地追问了一句,才不情愿地“嗯”了一声,又随即大声抗议道:“拜托不要用那么奇怪的说法好吗阿鲁?我只是答应了让他当我男朋友而已。”

“这和我说的有什么区别吗?”冲田皱了皱眉。

“没有……”神乐想了想发现无从反驳,只得撅着嘴承认了,心里却不知怎地很是委屈。

啪。被冲田拿在手中玩弄的圆珠笔突然散了架,弹簧、笔芯和后盖顷刻间飞弹出去,只留下个外壳孤零零地竖在他指间。

“咳。”冲田自觉尴尬,清了下喉咙,下意识酸酸地嘲讽起来,“你的口味可真是特别啊,该不会是老板喂不饱你,就去勾搭人家有钱王子了吧?”

“才没有呢阿鲁!我并没有喜欢他啊,是他让人转交了情书给我的!你这混蛋到底是有多看不起人啊喂!”神乐气不打一处来,本能地想扑过去揍他,却发现手脚都被双重的链条锁着。肚子空空使不出力气,只好在有限的空间里以奇怪的姿势张牙舞爪。

 “给我老实点,小心我再给你加个袭警的罪名。”冲田在嘈杂的哐哐声中恢复了气定神闲的语气和表情,“你说不喜欢他,但收到情书后却答应了,这是为什么,能解释一下吗?”

神乐愣住了,睁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意外和迷惑,似乎从未考虑过还存在着这种矛盾。

“赶紧回答!否则我有权怀疑你是故意串通巨人星来占领地球的,到时候切一百次腹都不够啊。”冲田敲敲桌子,装模作样地提醒道。

“什么阿鲁?!我怎么可能……?那个……是因为……”原本打算回答不知道了事的神乐,在听到如此可怕的后果之后,紧张地左看右看,磕磕巴巴地组织着答案,“他对我很坦率,也很认真,我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就……就答应了……”

“哦?那如果近藤先生对你坦率的话,你也会答应吗?”

神乐想象了下,马上做了一个恶心的表情。

“那土方先生呢?”

神乐忍不住隔着袖子抚了抚满身的鸡皮疙瘩,但是她很快想到,这拒绝的反应和先前的供词明显对不上号,一定又会被那家伙抓住漏洞,于是强压住对继续讨论私人问题的抗拒,赶紧补充说:“你别误会阿鲁!我意思是,他们都像我的长辈一样,拿来举例子本身就是不公平的阿鲁!还有……”

“那我呢?”冲田打断了她的话,直直地看入她的眼眸深处,探索着每一丝细微的波澜。

神乐目瞪口呆地回望着他,一直处于高速运转的意识瞬间跌落在一片茫然之中。不回答吧,可他是平辈,刚才的理由已不成立;回答吧,要回答什么才好呢?她欲言又止好几回,却看见冲田眼底的期待之色越来越浓,忽然间心跳便莫名其妙地加速了,浅浅的红晕也措手不及地飘上了脸颊。

“这问题和案件无关吧阿鲁?完全无关吧阿鲁?!戏弄别人很开心吗,简直腐朽到蛋〇里了!我要告你性骚扰阿鲁!”神乐羞恼地向前冲击,这回拔断了好几根铁链,连带起了椅子一起撞上了桌子。另一端的桌缘狠狠砸在冲田的胸前,虽然他已经后退了一步,但仍然疼得他龇着牙弯下了腰。

还没来得及开口,手机就不合时宜地滴滴响起。是山崎发来的消息:副长要过来啦!

冲田低声诅咒了一声,紧迫的时间和挨打的怨气令他心急火燎,干脆踢开了摔倒的椅子,直接走到神乐身边,威胁道:“好样的,这下你得切两百次腹了,要是好好回答我问题,我还能考虑帮你求求情。”

神乐哼了一声,把头扭向另一边。

“快点!”他伸手捏住那张负隅顽抗的脸,强行地将它转向自己。

手指下的感觉滑滑软软的,虽说在这一捏的变形之下神乐的脸显得相当好笑,但第一次这么近地观察她,冲田的视线所能注意到的对象,只有皮肤洁白如雪,双眸湛蓝似海,就连像鱼嘴那样鼓起的双唇,也显得粉粉嫩嫩,充满诱惑。

他突然很有冲动去吻一下,他甚至发现自己在不受控制地向下倾斜。

神乐看着视野中越放越大的脸,感受着挠在脸上的温热鼻息,着急地在心里大喊:“大猩猩!十四!你们肯定在墙后面看着吧阿鲁!这里有个警察在耍流氓啊!Hels me!”

然而乱作一团的大脑唯独忘记了下达反抗的命令,忘记了自救对她而言其实轻而易举,似乎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让她并不抗拒将要发生的事情。她几乎要认命般地闭上眼睛。

叮铃铃——又是可恶的手机。冲田一惊,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放开了她,转身接起了电话。

“冲田队长!你怎么还没出来!”山崎惊慌失措地催促着,“副长和局长一起过来啦,马上就要到了!”

他摇摇头,重新走向神乐,模样凶巴巴的口气却很无奈:“好了,你被释放了,但那个情书要作为物证交给我。”

 

一路上,神乐用伞挡着头,飞也似地走在前面,到了万事屋的楼梯上几乎变成了跑。她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回屋内,又冲出来,扔下一个皱巴巴的信封和一句“别再来了阿鲁”之后,便重重地合上了门。在一闪而过的瞬间,冲田没再能读清她的表情,只捕捉到一双红红的耳尖。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捡起所谓的情书开始边走边读。

小神乐:

遇到你是我活到现在最开心的一件事。其他人都因为我是王子还有我的身材躲避我,惧怕我,我也不喜欢他们,所以我从来交不到朋友,其实我很怕寂寞的,我也想和大家一起玩。然后我遇到了你,你不在乎我是谁,也不怕我的力气,愿意成为我的朋友,让我空虚孤独的心灵感受到了温暖。

说实话,现在想来,在第一眼看到你之后,我就非常在乎你,虽然身为男生的我一直都以普通朋友的身份和你一起玩,但我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压抑这份感情了,请你和我……”

唰。冲田还没读完就立刻把信塞进了口袋。

可怕,太可怕了,他心虚地四处环视,确认没人在看他后,才放心地往前走去。

把署名和某些关键词换了以后,简直就能直接当成自己的版本送出去了吧?

那么她会答应吗?不,关键问题是,我会写这种东西吗?

冲田停下脚步,遥望着街道的尽头,若有所思。算了,也许还要走很长的一段路,才能找到属于他的答案吧。

Fin.



Hels me:神乐在巨大蟑螂篇中的呼救方法,正确的当然是help me啦。

阿大的情书:第二段从“在第一眼⋯⋯”起,是漫画原话。


 

评论
热度(74)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