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英文同人】聪明人不会相信十几岁少女(1)

A Wise Man is a Man who doesn't Trust A Teenager
作者:Alainne1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35689

作者标签为E级(Explicit,相当于R18)。本章没有。

群里的睡前故事系列。

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
不是翻译!不是翻译!不是翻译!

——————

序言(哦,序言很短,基本直译)

 我们正在失去她,阿银!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冲田君,如果我还有别的办法,我是不会打给你的。

 她又杀人了?

 在一个工作里⋯⋯对手不是什么好鸟,但也罪不至死。我没法控制她了,真的不行了⋯⋯我可以抗衡她的力量,但那有什么用。我不能再和她产生联系了,她在叛逆,就像青春期孩子在反抗父母⋯⋯

 但是老板,为什么是我?

只是个想法,你看上去一直能和她产生联系。

 有一种纽带⋯⋯

——————

 

第一章:在开头总是有长毛的酸奶

 

开头是很日常的万事屋,刚起床的神乐喊新八要早饭,银时回答说新八不在,你去冰箱里随便找点吃的,虽然酸奶上礼拜过期了,但对你的胃而言不算什么,顺便帮他把巴菲给带过来。

神乐马上冲向冰箱,打开门后卧槽一声说都长毛了啊。银时说那大概我忘了,不是上周过期,是上个月,接着问她巴菲有没有带过来,结果抬头一看,一半都被神乐吃了。

他马上跳起来去和神乐抢,没睡醒的神乐来不及反应,被压在身下,银时胜利地抢到了最后一些,吃了起来。但他突然察觉到异样,因为感觉得到,身下已经是个17岁的大女孩了,他马上站起来,自责不该再和她玩摔跤了。尽管身体已经长大,但神乐还保留着相当的孩子气,所以常常令他忘了她的年龄。

新八后来总算来了,只看到屋子里一片狼藉,两个懒家伙一个睡觉一个在看电视,神乐问他带早饭了吗,新八没好气地说你自己做,不过他倒是带来一个工作,而且报酬不错。

神乐立刻兴奋起来,可银时瞬间懒意全无,警告她不许来。他看着神乐的表情从兴奋过渡到可悲,最后化为愤怒。新八赶紧往门外退了两步以防万一。银时叹口气说我们不是讨论过了吗,自从上次发生了那种事后,我不能再冒险把你带到有一点点打斗可能的环境里。

神乐说你想想我是什么人,我去的地方总归有打架可能啊。银时说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不能放你随便去杀人。神乐激动起来,问我什么时候随便杀人了?

银时想说上一个工作,但没说完就被打断,神乐辩解说是那个人先冲着她来的,不是她主动攻击。银时又说那也是你在对方倒了以后还不住手的。

他深呼吸了一下,强迫自己冷静,这样下去没好处,他们为这问题已经吵过很多次了。他稳定下来耐心地和神乐说,小神乐,你正处于很艰难的阶段,我很希望可以更多地帮助你,可我目前所能做的,只有不给你发作本性的机会。

神乐失望地看着他,显得即生气又孤独,银时也希望自己能更懂她,但他无法真正体会她在经历的东西,没法成为她真正的父亲或兄长。

在情绪上的两人说话也不好听,神乐说你根本不了解我,你不是我爸爸,没权力告诉我做什么。银时则说但是你就像我的小妹妹那样,我很关心你。

新八已经退到门外,以防里面爆炸。神乐继续怨恨地说,可你把我的一切都带走了,这算什么关心。

银时又重重叹口气,不知道神乐怎样才能明白他的观点。有时候他都不敢相信眼前的神乐是和他一起住了那么多年的神乐。他想过是否可以提一下,他和冲田就这个问题的谈话,但还是放弃了,因为觉得以神乐目前的精神状态是听不进的。

最后他只能说,对不起,神乐,阿八,我们走吧。

银时和新八离开后,神乐对着墙壁大声发泄,说恨所有人,等她声音消散后,寂静感比之前更加可怕,整个世界只有屋子在聆听她。神乐静悄悄站了一会儿,倒在沙发上,把脸埋在手指里,喃喃地说我讨厌每个人……

背后突然有个讨厌的声音冒出来说,那我放心了,我一直知道你讨厌我,原来我不是名单上的唯一一个。

神乐转头看到冲田正斜倚在门框上,打量着她悲惨的境地——头发因为和沙发枕较劲而乱糟糟的,眼睛因为哭泣肿着,睡衣因为懒还没换下来,总之一塌糊涂。

神乐凶巴巴地问他要干嘛,自暴自弃地想反正形象已经一团糟了,那干嘛不粗鲁地一团糟着呢。

冲田说他来找老板,语调平常,一点不生气,这让神乐更烦。

神乐说工作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冲田哪壶不开提哪壶,问不带你去?

神乐自然对伤口撒盐的人怒目而视,心想真是个虐待狂。她端详着眼前已经变成青年的脸,这个人是她的对手,也许也是朋友,还是她幼年偷偷地有过好感的对象。以前他们时常在一起争斗玩耍,这也是双方最爱的消遣方式。不过后来他们就不怎么遇到了,冤家和朋友的关系都不见了。想起曾经的暗恋,神乐只觉得好笑或尴尬地摇摇头。冲田肯定也觉得她很搞笑,那样一个小女孩会喜欢他这样的大人(指相对而言,他的阅历经历要复杂得多)。

冲田站直身体走进客厅,对神乐说你睡衣真可爱,语气里隐隐憋着笑。

神乐下意识地低头看,发现胸口还沾着草莓巴菲,上衣因为巴菲争夺战而扭曲,裤子掉到了一个危险的低度,赶紧整了整衣服,没好气地对冲田说,闯到别人家里就为了评价人家穿着吗,没别的事做啦?

冲田厚脸皮地说没有,他下午放假。神乐问你打算在这里度过?冲田反问你这是邀请我吗?神乐自然否认了。

但是他还是在客厅里游荡,神乐搞不懂他的目的,她觉得她目前的状态明显看得出是想一个人。她想用眼神杀死人的方法威胁他,结果看着看着就忍不住研究起来。关于一堆冲田的娃娃脸有了棱角变帅了之类的就不说了,神乐干脆转身背对着他,希望他能接到请他离开的暗示。

冲田于是转身向门外走去,说再见,China。

很久没听到的昵称让神乐转头看向门,但是冲田已经不见了。她看了很久才转回来,冲田以前一直这么叫她,但现在他们见面太少,以至于她都几乎忘了。

然而冲田的声音又从门外飘回来了,说忘了件事,他问神乐想不想打个架,他挺想念打败她的感觉的。

神乐挑衅地说反了吧,冲田说不可能,突然间旧时互相嘲弄的感觉又回来了。

但是神乐犹豫了一下,因为银时非常慎重地告诉她不要在任何情况下去打斗。不过强烈的欲望让她自我安慰说这个情况应该例外吧,她和冲田打应该不会那么巧发生事故吧?最后这想法占了上风,她太需要去活动下筋骨了,听到这建议已经全身麻痒。她认为自己已经有能力做自己的决定,小银没权利限制她自由。

于是她答应了挑战,脸上露出活泼的笑容。冲田说我下午正好空,现在去不去公园?还说你赶紧换衣服,我可不想让你上礼拜吃的食物沾到我制服上,然后就走了。

神乐来不及反驳最后那句,觉得好憋屈,不过管不了那么多,立刻开始翻找舒服的适合打架的衣服,嘴里甚至不自觉地说出了这个词,她实在太想念那感觉了。

评论(5)
热度(14)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