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英文同人】聪明人不会相信十几岁少女(3)

A Wise Man is a Man who doesn't Trust A Teenager
作者:Alainne1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35689

作者标签为E级(Explicit,相当于R18)。本章没有。

群里的睡前故事系列。

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
不是翻译!不是翻译!不是翻译!

—————— 
 
 
第三章 挖鼻子并不性感 
 
太长了,我决定压缩一下,这篇是以细节描写见长的,所以更不要拿这个复述故事版来判断原文文笔。 
 
开头是两个人训练的场景,一边打一边斗嘴,冲田叫她集中精神,要冷静,神乐说你叽叽喳喳的我哪集中得了。她的攻击依然急躁又冲动,虽然比普通人快多了,但冲田的专业眼睛却看得出其中的粗糙,暗自感叹这样下去她永远赢不了。 
 
刚开始时他们打得很慢,冲田很享受这个热身阶段,神乐很努力地集中精神,冲田时不时地还能看出她的小进步。他们之间的纽带,共有的熟悉和轻松感让这个阶段非常舒适。只要神乐能控制好自己,她是个很好的搭档。但问题是神乐没法接受一丁点输掉的迹象,只要冲田占一点点上风,她就会受刺激,哪怕落后一些些,也会让她一瞬脱轨,然后就回不来了。 
 
冲田叹口气,不明白为何她如此容易头脑发昏。和她训练就是在徒手爬悬崖,一旦犯个错误掉下去,就再也上不来了。反正每次到最后,训练就会退化为神乐盲目攻击他,这让冲田没法享受。为了帮助她保持清醒,他甚至隐藏起了绝大部分的嘲弄模式(对他来说并不容易)。 
 
看到神乐像一颗流星似的大力冲过来,冲田在心里咒骂了一声,蹲下来想躲避但是太晚了,他感到下巴一疼,嘴里立刻充满了血的味道。往地上吐了一口血后,他示意神乐停下,心想这样下去肯定有一天会翘的。 
 
他说你力气也太大了,要是你能用到正途上……神乐却露出胜利的微笑,打量着他肿起来的下巴,说我明明用得很好。 
 
神乐在享受着揍他的快感的事实,让冲田恼火,他说我们在训练,你不该把我往死里打,你应当听我的话,按我说的做。他坐下来,背靠着树休息,天气又灰又冷,但他俩都又湿又热。然后神乐回嘴说,反正你也不是个好老师。 
 
冲田低下头,深呼吸了好几下。和神乐训练分分钟在考验他的忍耐力。她的进步不见了,嘴巴还是和以前一样坏。她似乎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有多糟糕,如果她状态不好,她就会对周围人和事物都非常愤怒。昨天她被定春烦到了,把它塞进了壁橱,不明所以的定春没办法出来,直到银时回来,发现橱壁凸起来了。 
 
冲田又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到神乐正躺在地上,眼睛看着黄色和红色的树叶从树上刮落,飘到地上,一瞬间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样的神乐看起来既安静又甜美,几乎可以说纯真可爱,和几秒钟前打他下巴的不像是一个人。 
 
冲田常常骂自己干嘛要卷入这个事情,但每次升起这个念头,他都会叫自己去想想它的重要性,想想银时是怎么来请求他的。也许别人会说,银时捡回个夜兔女儿不是一个好主意,但其实是神乐“捡”了一个爸爸或哥哥。再说神乐是一个朋友,虽然现在不怎么见面,但他还记得那些旧时光。而冲田是一个会出手帮助有困难朋友的人,尽管他的朋友很少。 
 
冲田想起两三年前神乐所拥有的单纯,不禁笑了。她又疯又闹,但也可爱纯真,就像她现在独处时,偶尔也会流露出的那样。冲田以前很喜欢戏弄她,这世界上很少有人像她那样那么容易起反应。老实说,当他注意到神乐喜欢他时,他觉得很荣幸。如果他不是政府官员,如果江户最可怕的武士之一(指银时)的保护欲不是那么强烈,如果他们的年龄差能更小一点……冲田还记得这些“如果”会时不时冒出来,但在刹不住车之前他就强行停止思索了。 
 
他看着女孩,疑惑着她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单纯。她外表没有太大变化,长高了点,衣服行头多了点,发型还是一样,不知为啥,这发型在以前的她身上看着孩子气,但放到17岁的她身上,倒有些性感。冲田斟酌了一下,性感一词很少被用在神乐身上,虽然有胸了,但她男孩子般的行为冲淡了所谓的性感。 
 
正当冲田还想着性感问题时,看到神乐开始挖鼻子了。时机真是好啊。 
 
然后她用孩子气的语气问,喂,我们还训不训练啊?躺在秋日阳光里的神乐,看起来是多么可爱,人的眼睛真是会骗人。 
 
冲田问,你还想练吗? 
 
神乐说,不,我没力气了,也饿了。说着就翻过身来,用海蓝色的眼睛盯着他。要不是足够了解她,冲田都要以为她是在和他调情。 
 
冲田回答,我的报酬不够喂你,再说训练是我自愿的。去找老板,他才是管食物的。他看着神乐的脸上出现失望,而后疲倦的神情。冲田不喜欢这种疲倦的样子,对于一个总是生气勃勃的女孩而言,麻木的表情不适合她。他只能叹口气答应了。 
 
神乐马上开心起来,说真的吗,谢谢! 
 
冲田苦涩地想,哇哦,你竟然为了看她笑而给她买吃的。他站起来,跟上已经急忙跑向附近拉面店的神乐。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她,尤其在大多数时候都觉得她烦的情况下。这个如履薄冰的训练让他很不好受,若非神乐是个老朋友,若非银时来求他,他都不觉得自己会答应。不过呢,却也总有那么一些时刻,让他不后悔这个决定,比如说,跟在欢笑着的女孩身后的这一刻。 
 

 
神乐到家时,银时高兴地和她打招呼,说来得正好,有个客人。神乐看到一个老奶奶坐在沙发上,说我猜是抓猫吧。现在银时唯一让她参与的就是类似抓猫的很安全的委托。 
 
银时摇摇手指说,不不不,比抓猫有趣多了,是抓鹅。神乐挑了挑眉毛,虽然有点恼但还是礼貌地评论了,鹅?那还是第一次哦。 
 
银时补充,是啊,有趣吧,而且听说过下金蛋的鹅吗?这时客人插嘴说,那个⋯⋯只是普通的鹅⋯⋯但他无视了,继续做梦般地说,说不定我们找到后还能拿个金蛋呢,对吧婆婆?神乐和新八交换了下眼神,谁都没被银时的热情感动。 
 
老奶奶怀疑地看了银时一眼,说我只是希望找到她(母鹅),虽然她不会下金蛋,但James和我很亲近。新八问,为什么母的要叫James?奶奶说,我是用我丈夫的名字给她取名的。 
 
新八眼睛一亮,说婆婆原来有个美国丈夫啊。老奶奶说,不,他是英国人,特务James。新八猛烈吐槽,该不会是在说英国那个间谍詹姆斯邦德吧?!(007有人不知道吗⋯⋯ 
 
奶奶说,你肯定看了电影吧,看起来大家都是看了他拍的电影认识他的。不管怎么样,这鹅是他唯一留给我的东西,找到她很重要。银时则在另一边说,让我们去找金鹅吧! 
 
新八又吐槽,怎么鹅变成金的了?!神乐用豆豆眼看了他一下,说算了,他俩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们还是出去找得了⋯⋯ 
 
然后他俩就满大街找鹅去了,银时还在想着金蛋金鹅。新八问神乐,你觉得婆婆爱上的是哪个詹姆斯邦德?神乐说是罗杰摩尔,因为他是爷爷级人物,老奶奶应该不会喜欢现代的邦德的。 
 
整个下午他们都以万事屋风格游荡着,期待鹅能从哪里冒出来。银时终于开始认为这鹅恐怕不会下金蛋,渐渐失去了兴趣。 
 
神乐踢了一脚街上的罐子,罐子撞到垃圾桶,吓走了一只猫,她说想知道詹姆斯邦德到底藏哪里,新八说他还想知道鹅存不存在呢,说不定是一只用想象的丈夫的名字命名的想象出来的鹅。 
 
随后三人看到一辆警车缓缓开到身边。冲田打开窗说,是我耳朵欺骗了我,还是万事屋有了个有趣的工作,寻找特工詹姆斯邦德? 
 
神乐立刻针锋相对,问如果是的呢?冲田不怀好意地说,那听起来是个国际安全问题了,你说呢,土方先生?但土方要么没兴趣,要么懒得,没理。 
 
冲田继续问他们找的是哪个邦德,神乐没好气地说既危险又可恶的那个,对每个人都有威胁。冲田开嘲讽说看来万事屋也能找到真的工作啊。新八则招了,说是在找一只特别间谍鹅,用詹姆斯邦德命名的鹅。 
 
冲田笑出声,说原来是这样,这才像你们该做的事啊。神乐感到自己的脸因尴尬和愤怒而发红,心想为什么每天在训练时看到这张脸还不够,还非得在她工作期间出来嘲笑她,他非得这样嘲笑万事屋不可吗?她对针对她个人的讽刺很敏感,但对针对万事屋敏感千倍。 
 
但冲田还在笑,笑出眼泪来了,说不好意思啊China,但是实在太有趣了。 
 
这时土方吸了一口烟,突然说话了,说他刚才看到一只鹅过去,背上有标记写着詹姆斯邦德。 
 
每个人都盯着他看。他对着某个方向点点头说,大概就跑开三个街区远。神乐高兴地谢了他,个人便跑过去了。 
 
安静了一会儿后冲田才说话,问土方真的看到了?土方说当然,那时我还以为我看到幻觉了。 
 
万事屋跑过去后,果然看到一大群人在围观如土方描述的一只鹅,有了那么多抓猫经验,抓个笨鹅再容易不过,任务完成。 
 
但是冲田嘲笑她和她的工作的镜头又重新回到神乐脑海里,心里各种不断骂他混蛋,但还是摆脱不了。她生气地问自己为什么要脸红成那样子,她不喜欢给他任何嘲笑自己的理由。 
 
她也不喜欢自己的情绪能如此轻易被冲田煽动。在他们打斗时,她就没法长时间地保持冷静。尽管她现在和别人相处也一样很难冷静,但冲田有点特别不一样的地方。和他在一起时,她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冲田能看穿她——看穿她所有的失误和弱点。每次有这个感觉时,她就会极度生气,也许在别人看来这反应很幼稚,但对神乐而言她觉得没错。因为冲田看穿她的那种方式,换成谁都会气的。 
 
她苦涩地想,白痴抖S,为什么每次训练我都要输给你? 
 
TBC. 

评论
热度(18)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