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英文同人】聪明人不会相信十几岁少女(5)

A Wise Man is a Man who doesn't Trust A Teenager
作者:Alainne1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35689

作者标签为E级(有露骨描写)。本章没有。

群里的睡前故事系列。

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
不是翻译!不是翻译!不是翻译!

—————— 
 
 
第五章 爱情能从电视上学习

(训练场上的休息场景)

神乐问,Sadist,你觉得这朵云像什么?

冲田懒洋洋睁开眼,去看神乐指的是哪朵。他正叼着草躺在草地上,神乐则躺在定春背上。他努力不去看她裙子下面的腿。她似乎意识不到自己身体已经成熟了很多,虽然心智没怎么赶上。

他终于问,哪朵啊?神乐热情地指着天上说,那个,像不像定春干掉敌人后在摇尾巴?冲田抬了抬眉毛暗笑,说更像被我的火箭炮轰过之后的土方的脑袋。

他们就这样在公园度过训练后的下午,安静地躺着一起看云。

神乐用孩子气的语调又问,你有没有想过长大后要干什么?冲田说,你不觉得我已经长大了吗?

神乐说,我意思是需要担起责任的那种长大,难道你想干一辈子真选组?冲田说谁知道呢?神乐继续问,那你对未来有什么期望?冲田说,也许是升职副长,也许甚至是局长,如果近藤老大想退休,但他很少想这些,除了干掉土方。

神乐干劲满满地说,她想去旅行,想和爸比一样当个旅行战士。冲田问她,是不是地球对你而言太小了?神乐回答,她不知道,但有时她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

冲田看了她一眼,看见了她眼中令他觉得陌生的渴望。神乐叹口气又重新抬头看云,问他有没有想过旅行呢。冲田说没有。

神乐说,你难道不觉得你会喜欢吗?去看看所有那些新奇的地方,去穿过几千里的永恒黑夜……

冲田说,他没想那么多过,也没机会旅游,地球看起来已经足够大了。这话倒也没错,毕竟他从小在乡下,搬到江户已经是件大事了。满眼外星人高科技的江户对个小男孩来说,已经像外星球了。冲田忽然僵硬了一秒,他意识到从没想过神乐到地球之前的生活,她生活在怎么样的奇怪城市里呢?她去过哪些地方呢?尽管冲田只知道一些小线索,但他能推测出那段过去并不愉快,否则一个小女孩何必要长途跋涉过来和陌生人一起生活?

神乐突然把蓝眼睛转过来,问道,如果我邀请你,你会和我一起旅行吗?

冲田还没回过神,下意识地问,去哪里?神乐说,去旅行啊,随便哪里。冲田说,那得看情况。神乐继续问,看哪种情况?

冲田故意戏弄她说,得看你邀请我的态度好不好。神乐于是跳到他身上,两人在地上滚来滚去好一阵,神乐在认真摔跤但冲田基本在笑。最后他被压倒在地,神乐跨坐在他身上,用手按住他肩膀,邪恶地笑着说,哈哈我赢了。

冲田不怀好意地一笑,问是这样吗?便抓住她手腕,把她翻了过了。他觉察到她的力量,于是专注用体重将她的手摁在地上。神乐想扭动但是没有用,她也许更强壮,但冲田的摔跤技巧好多了,尤其在掌握控制权上。他嘲笑着她的力气,从她的眼睛里他能看出来,神乐和他一样,玩假装摔跤玩得很开心。那双眼睛充满了不服、顽皮和欢笑,也无可否认地充满着甜美和纯真。冲田一直对她的眼睛很着迷,仿佛轻易地就会沉入其中。

但是他惊讶地发现,眼睛里稚气的欢笑和不服一点点地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些不确定的陌生东西,和对她而言很罕见的羞涩。我该起来了,他慌张地想,我该马上起来,然后嘲笑下我们所谓的摔跤。但是冲田依然在盯着她看。他的大脑告诉他有一条底线是不能逾越的,然而尽管他知道该怎么做,他还是没法把视线从身下移开。他和神乐一样僵硬在那里。

冲田的理智眩晕了。太近了,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她的呼吸吹在他嘴唇上,和她胸口的起伏。神乐在他身下的样子⋯⋯柔软娇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像个女人。冲田的凝视在她唇间盘旋,浅粉色,微微张开,似乎在邀请他品尝。她尝起来是什么味道呢?

他知道以后他会狠狠惩罚自己,但那没有阻止他。眼前只有长长的草,微风吹拂着他的头发,和底下等待着被亲吻的神乐。没有什么能让他停下了,他低下头,轻轻地把嘴唇压在她的唇上。神乐没有回应但也没拒绝。在尝到了淡淡的醋昆布味后,他分开了接触。两人互相望着,谁也没动。

也许是因为醋昆布味,也许是因为嘴唇的触感,冲田从梦中惊醒,唐突地从地上爬起来。他的心脏狂跳,手心出汗。神乐呆呆地看着他,也慢慢站了起来。

冲田在心里自言自语,我不该这么做,我应该有更好的自制力。他的手因沮丧而发抖。他觉得要说点什么来弥补眼下的状况,但他该说什么呢?为什么看到她心里就蒙上了一层雾呢?他试图冷静下来,于是继续对自己说,赶紧想起来她有多烦人,嘴巴有多不饶人,而且她目前的心境很不稳定,像颗定时炸弹,我不能爱上这样的女孩,现在还不是信任她的时候。冲田一向是个头脑清晰意志坚定的人,为什么会动摇呢?

最后他强迫自己说,明天见了,老时间老地方,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公园。现在的他,可真是个大混蛋。

#

神乐回到家,喊银时和新八,但只有她的声音回荡在静谧中。她看到墙角的定春,说看来只有我和你了,但回答她的只有轻轻的鼾声。她只好说,没关系,你就睡吧,我一个人也没问题。

神乐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回家的路上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冲田,他的脸和他嘲弄的眼神。

神乐仍然感觉燥热,为之前的事故而混乱。她的记忆回到了公园里,回到了他们摔跤的时候,回到了他们突然又不摔跤的时候,回到他们突然开始做别的事情的时候。冲田看着她的样子,冲田的体重压着她的样子……想到这些她浑身一颤,冲田的盯视令她眩晕,她说不了什么也做不了什么,身体变得无力,她从没被别人这样影响过,也无法确定自己喜不喜欢这种虚弱感。

还有那个吻,那算个吻吗?实在太快了……那是她的初吻吗?严格来说不算,以前她被淘气的同龄人吻过(然后对方被打骨折了),但是依然留在唇上的刺麻感昭示着,那确实是她的初吻。我的初吻对象是Sadist?她心想,冲田……总悟……她极少叫他的姓,更是从没叫过名,突然间她的脑子里充满了他的形象,他的气味,他名字的音节和他身体及嘴唇的触感。那个吻打开了潘多拉之盒,现在一发不可收拾了。

神乐心中千思万绪。我恋爱了吗?她想,我又该如何知道自己恋爱了呢?她开始回忆她爱看的那些肥皂剧,恋爱的感觉是同时既热又冷,在颤抖但不是因为冷,脑中里全是奇怪的念头吗?神乐的心在狂跳,明天要怎么去见冲田?他会做什么?会约她约出去吗?她希望他会提出约会,因为(她认知中)约会是受欢迎的漂亮女人们常去做的事。

她再度闭上眼睛,冲田的脸又再度出现。她几乎能感到他身体压迫她皮肤的压力。接吻前一刻的景象还相当清晰。她闭着眼,任想象驰骋……

(以下是神乐的想象部分,复述省略得有点多(这才是不能省略的地方吧喂

China……下面的风景真不错,冲田眼神锐利,语调平滑。

他低下头嗅她头发的味道,神乐胸口起伏心脏急跳。冲田的左手在她身侧游移,到达了神乐运动衫的拉链处。他嘴唇勾起笑,慢慢地拉开了拉链。胸部露出来时,神乐脸红了。他欣赏了一会儿,低下头轻轻地偷了一个吻。

突然间冲田的制服外套和衬衫都不见了,神乐探索着他的胸膛和手臂,举起手指触摸他的胸和肩膀,然后向下描绘出腹肌的外形。她看着冲田在她的抚摸下颤抖。

接着他们又接吻,激情地感受着对方的嘴。随着吻越来越深,冲田轻柔地抓住她的头发……

随着想象画面的消失,神乐的身体放松下来,她缓缓地睁开眼睛。以上这些已经达到了她想象世界的极限,因为她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当然懂得性是怎么回事,她并不傻,还看过很多电视剧,甚至还和银时有过极其尴尬的一段有关套套重要性的对话(对话的结尾是,神乐拿着一包套套迷惑地坐在桌旁,银时逃出了房间,留下这样的最后一句话:“套套!如果是男的就用!”),所以神乐绝对知道性是什么。她只是还没法想象,不管是和冲田,还是其他人。她从电视里学到,性是值得期待的事情,但细节还是很糊涂。如果她相信她所看的那些肥皂剧──是的,她是相信的──性是女人生活的一部分,是英雄杀了恶龙,把公主带回城堡后必然要发生的事。

神乐的心思又飘回到冲田身上,明天见面时会发生什么?他会怎么表现?她又该怎么表现?神乐希望能有人和她聊聊,但她的朋友们都不是什么好选择。她也绝不能向他们透露她对冲田、对那个不间断嘲弄奚落她的虐待狂有感觉。她问自己,为什么我会喜欢上一个混蛋呢?也许只是我反应过度了?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

这个夜晚神乐一点都没休息好。她吃得很少,这让银时和新八非常担心,她也没法专心做任何一件事。她只是等待着会再次见到冲田的第二天。

TBC.

评论(7)
热度(13)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