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英文同人】聪明人不会相信十几岁少女(6)

A Wise Man is a Man who doesn't Trust A Teenager
作者:Alainne1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35689

作者标签为E级(Explicit,相当于R18)。本章没有。

群里的睡前故事系列。

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
不是翻译!不是翻译!不是翻译!

—————— 
 
 
第六章 等待越久⋯⋯

第二天来了,然后过了,再后面一天来了,然后也过来,但是冲田没有行动。事实上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他和以前一样,甚至还更冷淡了一点,对神乐的兴趣仅仅保持在训练上。而训练对神乐而言,在开始几天根本做不到,她的注意力从所未有地差,每次视线相交,她就觉得脸上发烫,动作也乱了。她表现实在太糟,连她自己也注意到了,但冲田的批评反而比以前少了。

神乐等了几天乃至几周,无事发生,她越来越受挫,心里愤愤地想,我是个年轻脆弱坠入爱河的女孩,但那个白痴居然敢无视我。有时候她甚至问自己,那个吻发生过了吗?难道是她想象的?但她知道有一些东西并不是她想象出来的,比如冲田认为她没注意的时候,会看着她,打斗的时候也变得温柔了。

神乐躺沙发看电视时,还在疑惑着为什么他没有动作,既然吻了她,就该约她出去了啊。神乐细思了这问题好一阵子,猜了几个可能,也许他太胆怯了,也许他想谨慎点毕竟她就17岁,或者他想在请她之前先问问爸比的意思?但她马上否认掉了最后一条,因为那是要结婚了,不是约会。要么真选组有不能约女孩子的秘密规定?但她也否认掉了,因为看看他们的局长。有时候,冲田并不喜欢她这个可怕的想法也会冒出来,但她一般都会立刻将它推到一边。既然他吻了她,那么按情理他就应该担起一些责任来。

这时从电视里传出一个坚定的女声:我是个独立的女性,我有着十足的自信去请他约会!

神乐扫了眼屏幕,看到一个年轻时髦的女人在和她的朋友说话。她立刻就喜欢上了这个角色。看着肥皂剧长大的她,一直向往着成为那些上等的淑女,求婚着会开着豪车带着至少十二朵玫瑰来到她门口。但现在的她,开始轻易地认同起这些新时代的独立女性来,强大又独立,是的,她也能做到。

某天她带定春在公园散步时,对狗狗说,为什么我非得是等待的那个呢?那天外面狂风大作,风都要把伞从她手里刮走了。

她继续对狗说,你觉得女孩子就该乖乖地坐在家里,等白马王子上门吗?现在是19世纪啦,女孩子可以很独立!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我已经等了几个星期了,如果那个Sadist是个缩头乌龟,不敢约我出去,那我就自己上!

决定了之后,神乐花了一个礼拜积攒勇气。她重新开始享受和冲田的训练时光,还高兴地注意到他们课后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某天傍晚,在冲田送她回去的路上,他们在河边停下来玩打水漂,神乐差点说出口。但是太难了!太特么地难了!试了一个星期后,神乐觉得自己能理解冲田一点了,他估计也在挣扎同样的问题。她从来不知道约个会还能那么难。

然而一周之后,忽然来了个天赐良机。下周歌舞伎町附近将举办烟火大会,简直是初次约会的最佳选择。她只要装作随意地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就好了。计划完美,躺在黑暗的壁橱里,她心理上做好了迎接挑战的准备。明天,在训练结束后,她绝对会去邀请冲田。

#

第二天神乐从醒来那刻起就兴奋了。她起得比平时早,霸占着卫生间直到银时来敲门问她有没有问题(实际上想问她干嘛要如此浪费热水)。然后她用厨房剪刀修剪了头发(银时投来好奇的目光),精心挑选了衣服,让头发散着,好看起来能更成熟一点。

接着是化妆问题。神乐没什么化妆品,只能一切从简,不过大姐头说过,对年轻女孩来说,睫毛膏和腮红就足够了。她仔细地涂了睫毛膏,尽了最大努力不让它到处糊在脸上,最后是腮红,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她总是一抹就多,导致银时勒令她洗完脸再出门,所以她今天是一百二十个小心。

她看着卫生间镜子里的最终成果,虽然妆很淡,但还是有着明显的区别。她决定找人先看看,于是走到起居室。银时抬着眉毛盯着她,神乐站在他前面,等待着研究结果。

最终银时说了句通过,又回去看漫画了,神乐喊了一声太棒,跑出了门。但她没看到的是,银时在她身影消失的最后一瞥时,露出的担忧表情。

神乐一路跑到公园,她来早了,但她不在意。她爬上一棵树,坐在一根大树杈上,遥望着等待着。

#

今天,他们的训练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神乐太紧张了,冲田的攻击一点阻碍都没遇到。

他抱怨说像在和一只河马打,还是只手脚都被绑起来的河马。神乐叫他闭嘴,试图掩饰自己的尴尬。她没法不去想越来越近的那个终点。而且,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如此打架——得同时注意不能弄乱了头发和妆面。她语无伦次地回嘴说,和你打就像和一张厨房桌子在打,因为你很⋯⋯呃⋯⋯很平。

冲田笑她说,飞机场没资格说这个。神乐的脸上马上憋得通红,只得在心里诅咒他。

冲田说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分心那么厉害,也练不出什么东西。神乐叹口气,但知道他是对的,现在,她只需要想办法说出那个问题就好了。冲田漫步到一棵树边,靠着树干坐下,从口袋了摸出一根口香糖开始嚼。神乐把身体重心在左右脚之间来回换,犹豫着要不要坐过去,还是现在说,就这么说出来吗?她后来在树附近徘徊了一会儿,催促自己说为什么那么难,张开嘴就好了啊。最后她在草地里躺下,冲田正专心吹泡泡,她能听见泡泡清脆的爆裂声。她位置没有在冲田旁边,但也不远。

她开始想,躺在这儿不是办法啊,不,也许不看到他脸会更容易讲出口。她躺着听了好几分种咀嚼声和破裂声,终于找到了勇气。

她开口说,冲田先生⋯⋯冲田听见她叫自己的名字,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神乐继续说,不知道你明天愿不愿意和我一起看烟火?尽管在努力地用平常的语调说,她的声音听上去还是有着异样的羞涩。她坐起来希望能看到冲田的眼睛,但他却转开视线,一语不发。为什么他不看着我?神乐心想,随着时间的拖延,她的心情一点点地在下沉。

是这样的,神乐⋯⋯冲田终于开口说,每个毛孔都发散着不舒服的感觉,很抱歉我给你了错觉,但我不能和你一起去,不能以那种方式。

神乐问,你说你不能是什么意思,我马上就要成年了,这不是问题。她一边说还一边试着摆出自认为调情般的微笑。

冲田轻声回答说,不是这问题,他没法解释。

神乐盯着他看,眼前的形象和她所认识的那个人不一样。冲田总悟不该道歉的,冲田总悟不该颤抖着肩膀低着头,冲田总悟不该看起来如此挫败。

冲田又说,我就是不能,放弃吧,China。

神乐感觉到一阵痛楚开始在她胸口和肚子集中。视线被泪水模糊,她不想哭,但是被拒绝的难堪感实在太强了。她鼓起了天知道多大的勇气去请喜欢的男孩出去,而这就是他的反应,不给一个理由就拒绝。他们都一起训练那么久了!现在她才意识到自己对他产生了多么大的感情,可得到了什么呢?什么也没有,只有尴尬和回绝。

神乐向他怒吼,你是个混蛋,你知道吗?但冲田挫败的表情一点都没变。他至少得站起来,打一架,变得正常些啊。于是她继续喊,站起来!和我打!难道我连和你打架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冲田说,明天我们可以再训练,但现在我是不会和你打的。他看了一眼神乐,她已经完全陷入愤怒,双脚牢牢扎在地上,拳头抬起,随时准备攻击,而且她的眼神变得冰冷。几分钟前那个害羞地请冲田约会的女孩子已经被怪物的阴影挡住。冲田转身走出公园。

神乐用最高的音量喊,你去哪里?你害怕了吗?你个胆小鬼!我恨你!见自己的话影响不了冲田离开的决心,她也转身向相反的方向奔去。她跑的时候,泪水溢满眼眶,愤怒和羞辱及失望混合在一起。她现在回不了家,在发生了这样的事后,她没法和往常一样和银时一起待在家里。眼泪蒙住了前方,她胡乱地在歌舞伎町的街道上跑着,不去留心撞倒了几个路人,也没有在意某个戴着斗笠的人在她身后担忧地喊着一声leader。她一直跑到体力耗尽,脚步最后停在一条黑暗的小巷里。在砸碎了一堵墙后,她倒在垃圾桶后面,不停地哭着,肩膀剧烈抖动。

当三个年轻男人发现垃圾桶后的神乐时,她已经进入焦躁不安的睡眠之中。脸上的妆糊成一片,头发纠缠打结。她抱着膝盖,头靠在一堆旧杂志上。三人以为找到了不错的可以玩玩的东西,殊不知今夜绝不是他们的幸运日。

TBC.

评论(5)
热度(16)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