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英文同人】聪明人不会相信十几岁少女(7)

A Wise Man is a Man who doesn't Trust A Teenager
作者:Alainne1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35689

作者标签为E级(有露骨描写),限制级内容都在本章,包括性与暴力。有神乐和路人ooxx情节(我已应要求简写了),请注意!!对一部分人来说本章会虐。

群里的睡前故事系列。

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
不是翻译!不是翻译!不是翻译!

—————— 
 
 
第七章 你妈妈没有告诉过你吗

三人中最高的一个站得离神乐最近,金发,穿着破牛仔,他嘿嘿地笑着说,看呀,我们发现了什么,一个小女孩在这里做什么呢?

第二个个子小一点的也跟着笑,说我们发现了好运呗。第三个男人安静地靠在墙上,看起来是最可怕的一个,胳膊上全是纹身,脸上有环,一身黑衣,只有眼睛在动。

金发男弯下腰说,喂小姑娘,起床啦。但睡着的女孩没有反应。于是他拍着神乐的脸颊又喊,喂,你是聋了还是怎么?我说该起床了。如果他有机会能反思下眼下的情况,就会知道这一拍绝对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错误。

他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就被神乐紧紧抓住。现在她完全清醒,睡意全无,双腿分开(指摆好准备动作了),然后扭了一下男人的手,引发了一声尖叫。
你以为你在干什么,神乐问,声音都渗出愤怒来。

男人的双眼惊恐地睁大,说没、没什么,我发誓!

神乐说,呵,这个人说没什么,但他也该知道,女人从不能相信男人的话。动作一闪,她已经折断了手中的手臂。如果说今晚有什么她不想听到的东西,那就是男人的谎言。

突然间,第二个男人已经处于神乐身后,想要解救他的朋友。
真是愚蠢,神乐咕哝着,把他扔到了墙壁上。男人的脸撞到墙时,她闻到了飞溅的血的味道。是血,她想,血液开始有力地奔涌在血管里,冰冷的微笑出现在脸上。她跑向诱人的血味的源头,抓住那人的腿然后踢断,最后跳到他身上,一拳对着鼻子砸下去。她能够感受到体内的力量在增强,被血的味道所毒惑,她享受着流动在血管里的力量。

我的力量在增强,神乐一边想一边继续用拳头砸那人的脸,直到他再也不动了。神乐坐在他身上,眼睛圆睁,嘴唇扭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她抬起头,对着天空兴奋地高喊,野兽般的声音回荡在空中。然后她听到血泊中的男人在动,用仅剩的一条腿想爬走。一瞬间神乐便挡在他身前,她的脸和衣服被血浸透,向动物一样舔了舔嘴唇上的血。

她用甜甜的声音问,我不是叫你等我吗,你要去哪里?那人只能呆呆地看着神乐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刀,按在他喉咙上。男人在颤抖,眼里充满泪水,神乐微笑着慢慢地划开他的脖子,静静地看着静脉中血涌到地面。
缓慢的鼓掌声突然吸引了她注意。神乐回头,看到第三个人正在观察他,慢慢地鼓着掌。

他用冷静但轻柔的声音说,漂亮的姑娘,真漂亮。

神乐注意到在整个过程中他都没动过一下,他深色的眼睛和尖瘦的体型让他看起来像个野生动物。他的站姿很放松,但那只是虚晃一枪,神乐知道他已经准备好随时发起动作。
她问,你为什么不跑呢,我喜欢追逐猎物。

男人回答,那看来我不是你的猎物。神乐暗暗地做着分析,年轻,冷静,战斗经验估计很丰富,然后立刻冲了过去。对方直到神乐快碰到他了才优雅地躲避开,然后慢慢地说,我不是来和你打架的,小姑娘。

神乐说,但我是啊,于是又发起第二轮攻击。这次男人接招了,具体怎么过招就不说了,他用很欣赏的眼光打量着她,然后说,你真是个美丽的姑娘,打得也漂亮,很高兴见到你,夜兔妹子。

神乐停了一下,对方知道她是夜兔。她都能感受到从对方身上发射出来的对她的欣赏,于是她出于礼貌回答,也很高兴见到你,陌生人。
男人说你妈妈没告诉过你不能和陌生人说话吗,神乐说我没妈妈,对方又说难道你爸爸没告诉过你暗巷里的危险吗?神乐说我爸在太空。

突然间,男人移到她身边,在她耳朵边低语,说那谁来教你这世界上的美好?神乐对着他的左侧狠狠一击,说你不该拿你的命开玩笑,陌生人。但对方接住了他的拳。他的力量不如神乐,但时机和速度非常出色,是个有趣的对手。

这打来打去的我就简单概括下吧……后面两个人继续交手,打的地点也变成了屋顶。神乐想打伤他,但陌生人速度快,只想消耗她的精力,所以没多久她的呼吸就沉重起来,虽然斗志很高,但没法回避今晚在经历了那么多事后,她已经很疲倦了的事实。

终于,男人脸上露出笑容,他看到了神乐的空档。等神乐意识到,他已经站在了她身边,然后把神乐翻到,牢牢地按在屋顶瓦片上。

神乐气喘吁吁。男人的脸离得太近了。她知道自己可以把他扔开,但出于某种原因她动弹不得。被这样压在身下对她而言太熟悉了,这是冲田会做的事,他喜欢把她翻倒,按在地上。在她耳边说出胜利的词语。

不!我现在拒绝想起那个混蛋。神乐在心里诅咒自己,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在她上方的这个男人。容貌描写略过,反正就是有眉环,纹身,穿着黑背心。神乐想,大概在这种风格里他还算吸引人的吧。
神乐试图冷静下来,把注意力放回打架,但她做不到。这个场景里的某些东西让她的心跳反而更快。她的血液还因为新鲜的杀戮而火热,血的气味环绕着他们。男人安静又认真地研究着她,他有力的目光让神乐一动不动。男人突然低下头,品尝她脸颊上的血,让神乐浑身一颤。他看着神乐的反应,脸上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一种奇怪的感觉击中了神乐,她本能地抬起屁股,想更好地感受他。

她的理智在眩晕。一切都以陌生的方式在进行,却又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她经历过很多次做梦后的兴奋感,现在她知道了真实经历了战斗后会是什么感觉,两者是一样的。她想要那个男人来触摸她,她想要感受他。男人的腿压在她大腿内侧,让她的身体抬起一点点以寻求更多的接触。她的身体好像有了自己的意志。发昏的理智,战斗引起的肾上腺素让她忘记了重点。在内心深处她知道这很可能是错的,但目前她完全想不起来了。

两人像战场上的战士对望那样,互相看着对方。对神乐而言,这就是个战场。她的感觉和进入战场时的一样,这是她渴望已久的感觉。他们看了很久以后,男人突然低头猛烈地吻她。这和神乐经历过的那个吻完全不同。他们的嘴在竞争,争着要成为压倒性的那方。神乐全身都起火了。

神乐侧过头,露出脖子给对方吻时,对面屋顶上有动静引起了她的注意。有个人刚才悄悄地降落在街道对面的屋顶上。在黑暗中神乐看不清对方的脸,但路灯灯光勾勒出的身体外形很清晰。神乐原本可以轻易地在任何情况下认出那个形状。但白天的愤怒和耻辱全部涌回她的心中,在她完全把自己交给陌生人之前,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你是说了不的那个人。

(经要求简写开始了)反正神乐就主动啦,这是男人一直等待的信号。他等不及地撕掉了她满是血污的衣服,后面略。兴奋、肾上腺素和爆发的感情让她毫不畏惧自己的第一次。她全身在起火,战斗让她感到前所未有地强大。然后男人脱掉了裤子,然后略。

但是神乐没有办法闭上眼睛。知道他在黑夜里等待的情况下,她没法闭上眼睛。不管怎么努力,她就是无法把冲田拒绝的眼神从心里去掉。她扫了一眼对面屋顶,那里空空荡荡,悄无声息。她真的看到他了吗?

当男人突然退后,然后射在她大腿上时,神乐的注意力才被拉回来。他躺在她身边,想用手帮她高潮,但比起满足身体需要,神乐选择了唐突地站起来去拿她的衣服。她没法待下去了,在冲田在她心里看着她的情况下,她做不到。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破得没法穿后,她拿了男人的背心,虽然几乎盖不住身体,但总比没有好。没有对陌生人说一句话,她跳下屋顶,用最快的速度奔跑着。

当神乐终于站在万事屋门口时,差不多已经要日出了。银时这个点基本没可能醒着,更不可能坐在客厅等她。她轻轻打开门看了一眼,里面是黑的,她很安全。尽可能轻关上门,她蹑手蹑脚地走到卫生间门口,听到沙发上传来一个声音后,僵住了。
银时用疲倦的声音问,神乐,是你吗?神乐立刻钻进卫生间,迅速锁住门,说是我,我没事,小银,你睡觉吧,我没事。

神乐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她震惊地看着她的样子,心想那真的是我吗?在浴室苍白刺眼的灯光下,她移不开眼睛。镜子里的女孩看起来和那个在为化妆纠结的女孩判若两人,而两者相差24小时还不到。银时要是看到她,估计要死于心脏病,或者把她的后半生都软禁在另一个房子里。她的头发因沾了血而纠缠蓬乱,脸上都是红色条纹,只穿了一件几乎盖不住身体的黑背心,大腿上沾着红色和白色的液体。她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也许这不是人类少女失去处女后的通常模样,但对健康的夜兔女孩而言,还算正常?

神乐放了一浴缸的热水,把自己浸在里面。她一直低下去,直到水没过头发。她摩擦着头发,直到周围的水慢慢变红,很快一缸水就全部是血红色了。突然之间,血让她感到恶心,她心想,我正坐在一个血池里,我是一个怪物。她看了眼红水,拔起了塞子。

当她洗掉了头发和脸上的血,夜晚发生的事情开始在她眼前展开。她杀了两个人,是的,他们试图攻击她,但她的反击强了数百万倍,这不是自我防卫。他们很恐惧,还想逃走。她想起金发男人在被割喉之前的脸,蜷缩在浴缸底部。第一次,她在夜晚的哭泣不是为了体内的愤怒。我怎么了?那个决定要抗击夜兔本性的神乐怎么了?曾经热爱着所有生命的那个人怎么了?她盖住自己的脸,呜咽声从指缝里泻出。

 

#


(以下为直接翻译)

银时正在门的另一侧聆听。他知道今晚神乐越了界。冲田曾来找过他,又怒又惊,说他刚刚目睹了神乐如何不眨眼地割开了一个男人的喉咙。当银时问现在神乐在哪里时,冲田说他跟丢了。然后冲田离开了,就如他来时那样唐突。只剩下银时留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希望着神乐会回家。

他其实没有去面对神乐的计划,但此刻他听着女孩独自在浴缸里哭泣,心完全融化了。他轻轻地敲了几下门,但没有得到回应,于是他迅速地用散在屋里到处都是的发卡打开了锁。神乐没有抬头,银时发现地板上有一团陌生的黑色衣服,血腥味萦绕在满是蒸汽的房间里。神乐蜷缩在空浴缸中,哆嗦着颤栗着。即使在沐浴后,她身上还残留着条条血痕。这是很多年来的第一次,银时看到眼前有一个能引起那么多麻烦的17岁青少年。不对,他看到的只有数年前他带回家的小女孩,脆弱又孤独。
银时伸向开关,设好了温度。然后他温柔地开始为神乐洗头,用手解开她的头发。在这样一个时刻,他完全不在意神乐赤裸的身体──事实上,他几乎没注意,他能注意到的只有那个信任着他的女孩,那个选择和他一起生活的女孩,那个相信他永远会保护自己的女孩。银时辜负了她,他没能站在她身边。

洗完之后,银时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把颤抖的女孩抬起抱在怀里。他把她带到卧室,帮她穿上睡衣,然后将她安置在他旁边的铺盖之下。他躺在她身边,用手臂环住她,安慰着她。

“一切都会好的,神乐。我们会度过这一切的,你和我,新八也会帮忙。我们会照顾你的,神乐,我发誓我不会让任何坏事再发生在你身上”。

他感到手臂下的神乐放松下来,渐渐入睡。很快她的呼吸变得缓慢平稳。银时听着她的呼吸,思索着要怎么才能遵守他刚许下的承诺呢。

TBC.

评论(5)
热度(19)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