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英文同人】聪明人不会相信十几岁少女(8)

A Wise Man is a Man who doesn't Trust A Teenager
作者:Alainne1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35689

作者标签为E级(Explicit,相当于R18)。本章没有,然而可能虐。

群里的睡前故事系列。

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
不是翻译!不是翻译!不是翻译!

—————— 
 
 
第八章 如果我认识你,你怎么能是陌生人?
 
冲田站在一个很大的废仓库里,这是他们雨天的训练地点。已经下了三天雨,江户发大水了。冲田不觉得神乐会出现,因为她昨天和前天都没来。他一直都在等但她没来。下这么大雨谁会来呢?冲田看了看自己沾了泥的裤子和湿掉的鞋子,这么想。
他在又冷又大的大堂里骂了一声,拳头砸在墙上。木屑四溅,疼痛感穿透全身,这动作已经重复了千百次,眼前的墙壁已是千疮百孔,要是他持续发泄下去,恐怕就要坏了。他继续骂着,但是这回声音小了些,一边用袖子擦了擦眼角。
 
冲田知道拒绝神乐很危险,他一直知道,也害怕他必须做出选择的那天。但无论如何他没有选择,他的决心非常清晰。他还不能让自己爱上那个女孩,至少在她的状态无法预测,随时会爆的情况下,不行。
 
他自言自语说,我没有选择,又一次把拳头砸在墙上,然后在空荡荡的大厅里喊,我不能接受,不能冒险!我不能再经历一次失去一个人的感觉了……
冲田让自己蹲下来,像个孩子般地砸着地板。有半瓶清酒在他旁边,他拿起瓶子,大口喝着,直到脸扭曲起来。
 
他的决心非常清晰。那个神乐是他绝对会喜欢的对象,漂亮、独立、坚强、有趣又善良,充满朝气,随时准备着冒险……优点写不完。如果冲田放任自己的话,就会喜欢她,但是神乐目前的样子……他无法确定自己的感情和她一起会怎么样。至少不是现在。
 
他知道那样做很冒险,他知道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去接近她,太疯狂了,但是银时确信训练是对神乐最好的帮助。结果确实是的,冲田无法反驳。自从神乐通过训练控制住怒气后,表现一直很好。
 
冲田叹气,他和银时都预料过哪天会出岔子,谁知三天之前的事故集了所有坏运气于一身。冲田诅咒那在她最易炸时去骚扰她的三个笨蛋,诅咒自己没能来得及去阻止,诅咒神乐放任一切发生。
 
冲田几夜几夜地睡不好,神乐被纹身男按到和她渴求着陌生人嘴唇的样子,一直都无法淡忘。冲田忘不掉神乐看到对面屋顶的自己时的表情,她如此坚决和冷漠,她和陌生人做的时候又是多么满足,
回忆到这些,他浑身一颤。这对他而言实在太沉重了。他知道神乐已经没法回头时,他就悄悄地走了。冲田在坚硬的水泥上砸着拳头,看着血从关节流出,没入地上的小洞。拳头的疼痛无以复加,但和想起神乐在陌生人手下呻吟时胸口的痛相比,就一点都不算什么了。
 
我的决心很清楚,我拒绝她是因为不想受伤,可为什么现在会伤得那么厉害?
一声突如其来的声响让他僵硬了一下,那是电瓶车刹车的声音,没一会儿他听到有人出现在门口。冲田站起来拉了拉制服。他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然后盯着门看。熟悉的愤怒感包围了他,让他感官异常敏锐。他在心里说,来吧,我准备好了。
 
#

神乐迟疑地走进昏暗的仓库。她不想来,在银时逼迫她出去活动活动的时候又喊又哭,但银时非常坚决。他也逼迫神乐去见冲田,而神乐找不出一个适当的拒绝理由,因为她没说出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仓库的空气又冷又湿,温度的突变让她打了个寒颤,握紧了拳头。隐隐浮现在眼前的现实,和那个她最最不愿见到的人,都让她放缓了脚步。她希望可以远离千万里远,或者干脆消失,总之不想见到他。但尽管她十分想避开眼下的情况,她内心仍有一小块的地方,期待着冲田能给她一个从没给过的解释。
 
神乐看着前方,眼睛还没适应缺乏光线的环境,但毫无疑问——冲田在那里。神乐可以感觉到他的存在,和他回荡在空旷之中的脚步声。她内心立刻警铃大作。他走路的方式里有一些不对劲的东西,她防卫性地站在门口,离站在另一头的冲田远远的。当神乐的视觉终于习惯了之后,她看到他用锐利的眼睛盯着她看。

他冷冷地说,你来了。神乐回答说,小银逼我的。冲田说,他当然会。
 
然后他缓缓地往前走去,神乐的视线跟随着他的每一个步子。她能够感觉到他的愤怒——能从脚步声里听到,从空气中闻到。她开始警觉起来,如果冲田施展攻击,那将非常危险。
 
接着冲田说,和我打,China。他停在仓库中间,仍然用奇怪的红瞳看着神乐。神乐走前几步,摆好姿势。冲田走向她的方式,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冲田这回换成了喊,和我打,China!神乐说,我不是来和……
 
冲田打断了她说,我不想听你说话,要么和我打,要么我就击垮你。他和神乐一样摆好姿势,他们互相盯了很长时间。来啊,冲田又喊。
 
神乐作为斗士的本能被触发了,她试探性地发起了攻击。她的头发飞在空中,心想,我不能被冲田古怪的心情愚弄了,我仍然可以战斗。她今天和冲田的第一次接触,像电流一般流过她身体,有些东西不对劲。他身体的张力,眼睛里的神情,都说明今天他是来真的。

他们的战斗迅速升级(打架细节略),神乐的速度赶不上,但可以用力量弥补。可是,她在和一个知道她所有弱点的人打。冲田不给她打出实实在在一拳的机会,也不给她近战的可能性,他用所有了解到的经验来对付她。很快,神乐觉察到失败的天平在向她倾斜,她的呼吸渐渐沉重,试图跟上冲田的速度但是做不到。今天她没法和冲田抗衡。

冲田嘲笑她,今天不在状态啊,China。神乐反驳说,打你足够了。

冲田对着神乐膝盖后面重重地一踢,然后迅速拉开距离,残忍地说是啊,是啊,强得像头牛,强得就像你撕开那些可怜人的喉咙那样。

神乐闻言,花了好一会儿才顺过气来。她没料到会听到这个。她说是他们先攻击的,但她心里明白,即使这是真的,她仍然犯了大错。

冲田喊道,别糊弄我,我看到你毫无怜悯地割开了那人的喉咙。

这话让神乐的脸抽搐了一下,她艰难地吞咽了下。她想解释,想告诉他她有多抱歉,但身体内的肾上腺素迫使她用攻击代替了让步。

她大喊,那我做了又怎么样!又不关你的事!她被逼到了墙角,本能告诉她要尽一切反抗。

冲田说,你既然答应和我训练,就关我的事了!你破坏了协定。

神乐带着哭声喊,那也是在我请你出去,你却轻率地拒绝了我以后!无论她怎么努力,她的言语听上去比任何东西都绝望,她的眼中充满泪水,但却没有感动她的对手。

冲田眼神冰冷,声音恶毒,他说那你后来做了什么呢?半夜里跑出去杀人,和陌生人做爱。他不再喊了,声音像铁一样冷静,却反而更可怕了。

突然之间冲田就把她按在了墙上,问和陌生人做爱是不是就是你想要的,嗯?他的话像冰块压在她的脊背上。

神乐紧紧贴着墙,忽然闻到冲田的气息里有一股强烈的酒精味。他本来不是喝酒的类型,尤其不会在他们训练的时候。她的身体在颤抖,这是她第一次害怕冲田总悟。

冲田在她耳边喊,这就是你想要的,嗯?只要做不要感情,就像你那晚想要的那样。

神乐从未见过冲田的眼睛如此冰冷,平时的玩性已经不知所踪。

冲田继续说,你的毒嘴巴呢?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了?他用手捏住她脸颊,拇指轻轻按着她的皮肤,但整个动作里都没有一丝温度。他的触摸寒冷陌生,声音发紧,眼睛变成了陌生人的。

他然后说,你想不想也和我做呢,China?就像你和那个陌生人一样。如果你想的话,我现在就可以。

神乐艰难地咽了一下,站在眼前的男人完全是个陌生人,她想逃却动弹不得,想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算了吧China,别矜持了,搞得好像你还有贞操和别的什么东西需要保护似的,冲田残酷地笑着说,但却掩盖不了声音中的伤痛。神乐闭上眼睛,身体颤抖。

冲田在她耳边低语,你不该跑出去和那个陌生人做。

神乐感觉到冲田的嘴强硬地盖上她的嘴唇,差点叫出声。清酒和愤怒的味道冲进她嘴里,他的胡茬和上唇在刮擦她,冲田暴力地咬住她的唇,痛感直冲大脑。所有的力量都离她而去,神乐和他相比毫无胜算,冲田粗暴地把她的头顶上墙壁,恐惧感开始在她体内累积。

神乐心想,原来这就是我伤害他的程度,现在正在被报应。她绝望地寻找着逃脱的机会,她闭上眼睛,虽然那只是为了不让更多的眼泪流下来。

但这不是他,这不是我认识的Sadist。

神乐集中起所有能使出力量,冲田不是他自己,她必须阻止他。

她把手放在他肩膀上,用尽全力一推。意外的是,这一推把他推开了好一段距离。

她哭喊着,求你了,停下来!这不是你!

冲田的眼睛因震惊而睁大了。

神乐蹲下来恳求着,快停下来⋯⋯她现在大哭不已,泪水把地板都打湿了,嘴里不断地重复着,这不是你⋯⋯

冲田满脸惊恐地看着她,神乐不知道是因为那一推还是她的恳求,但有什么东西将他从疯狂中唤醒了。冲田转身跑了出去,在门发出一记关闭声后,神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都没发现刚才连呼吸都摒住了。哗哗声响彻了整个仓库,外面还在下着大雨。

TBC.

评论
热度(14)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