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英文同人】聪明人不会相信十几岁少女(9)

A Wise Man is a Man who doesn't Trust A Teenager
作者:Alainne1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35689

作者标签为E级(Explicit,相当于R18)。本章没有。

群里的睡前故事系列。

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
不是翻译!不是翻译!不是翻译!

—————— 
 
 
第九章 你所需要的就是被好好揍一顿
 
新八在万事屋狂乱地问,我们要怎么办,阿银?银时慢慢地在小客厅里踱步。新八继续喊,银时,她出事了!几天都没她消息了!我们得去找!
 
银时点点头,但基本是为了让眼镜闭嘴,他需要专心。他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冲田,一番队队长几乎没说过话。他的眼框发黑,仿佛几天没睡了,眼神(因忧虑)而狂乱,银时在心里问,原来你是那么担心神乐么,总一郎君?你们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能肯定他们发生过什么,因为即使对他而言,冲田也变得相当陌生。但他还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事。
 
冲田过来的时候,十分警觉,好像是一只随着准备逃走的动物。银时有种感觉,每次他看向冲田的方向,这个年轻人就会像被无形的拳头打了那样畏缩一下。他心想,你对我的小神乐做了什么,还是说一礼拜没睡觉后你就是这个样子?
 
新八又叫了声阿银,把银时拉了回来。他继续问,我们该怎么办?如果神乐跑出城了怎么办?她会孤零零一个人的!说不定会死的!说到最后一句时,他的话都说不连贯了。银时咕哝着说,或者她得为一堆死人负责。新八落在沙发上,表情空白,说别这样说,阿银!别说我们还不能确定的事!不要这样说小神乐……银时没有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做各种预测毫无意义。
 
冲田终于开口,但没有抬头,用很低的声音说,我不觉得她杀人了,如果一个夜兔大开杀戒,我们现在就会知道了。新八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说没错,冲田先生!银时也附和,你说得对,她不是那种会小心掩盖痕迹的类型。
 
新八呼了很长一口气,说我不知道我们还能对她怎么办,我只想要我认识的那个神乐回来。他的声音很悲惨,眼睛也开始充满泪水。银时说,别担心,阿八,我们先要专注于找到她。只要她平安地和我们在一起,我们就能着手去解决那个老问题。
 
突然间银时警觉起来,房间由于一个陌生的存在而像触了电一般。一个不熟悉但友好的声音从窗口传来,问你们知道真正的问题在哪里吗?你们三个真正的问题?
一个黑影坐在窗台上。屋里的三个男人都跳起来摆好了准备姿势。冲田亮出了一点反光的金属,银时去摸他的洞爷湖。入侵者在背光下看不清脸。房间里一片死寂,直到他再度开口说,你们想把她转变为一个不是她的人,你们在阻止她成为她自己,所以这场比赛你们已经输了。男人站起来,把脸转向太阳,在用伞把自己盖起来之前的一瞬,露出了海蓝色的眼睛和橙红色的头发。
 
银时的声音严厉,叫了一声神威的名字,所有人的眼睛都暗了几分。神威欢乐地微笑着说,别那么紧张嘛,我不是来要你们的脑袋的。冲田凶狠地问,那你是来干什么的?
 
神威看着冲田疲倦的眼睛,唇边浮起恶劣的微笑,说,哎呀你们今天敌意好强啊,我刚听到个八卦,说我的妹妹总算盛放了。我想过来祝贺下,也许之后她就会加入我。既然她终于暴露了真面目,我不觉得这个愚蠢的小星球能再娱乐她了。
新八第一个说话,骂道你这个混蛋,离小神乐远一点!神威笑得阳光灿烂,问你真的要迫使兄妹分离吗,你真残酷。
 
银时低声说,新八没错,神乐没你会更好。神威说,是吗,我很怀疑。毕竟我才是那个可以帮助她度过眼下难关的人。我才是那个知道成为夜兔的含义的人。不论你们喜不喜欢,我和她才是一样的。所以应该是你们离她远一点。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神威的眼睛张大,满溢着对血的渴望,脸上出现了野兽的微笑。那一瞬间,他体内的一切都叫嚣着危险。他接着补充说,再说了,我觉得她对我会有用的。
 
冲田重复说,你离她远一点。神威刚才的变化突然不见了,又换回了他惯常的欢笑。他说哎呀,你怎么不听人说话,好吧,我们来玩个游戏……我喜欢游戏。游戏内容是看谁能先找到神乐。你们数量占优,但我有我的本能。噢,肯定会很好玩的!看看谁会赢!再见。说完这些,神威便消失在了窗台后面。
 
三个男人放松下来,屋子里有一片寂静。然后新八喊,阿银,太可怕了!我们该怎么办?银时的心思已经全力开动了,他冷静地说我们现在就得行动。神乐是他亲爱的小女孩,他是她在这世界上最亲近的人,虽然她现在很危险,但还不是失去冷静的时候。他对新八说,去警告所有人,告诉歌舞伎町所有我们能信任的人,赶紧去找神乐,快去!
 
银时刚刚说完,新八已消失在门口。只剩银时和冲田站在悄无声息的房间里。银时打量了一下他,新八在的时候他什么都没说,但他知道他总得处理这个问题,他得把冲田带回正常的状态,好打赢神威设下的病态的游戏。
 
银时仔细挑选斟酌着词语,他注意到冲田每次他们的视线即将相交时,冲田就会挪开。冲田的身形看起来变小了,满满歉意的样子。银时觉得自己像和一只被捕获逃不掉的动物共处一室。
 
银时一边打量着仍然拒绝直视他的年轻人,一边平静地说,我不知道你和神乐之间发生了什么,你也不必告诉我。我知道你伤害了她。他盯着冲田,希望能看到一点反应。
看到冲田闻言浑身僵硬,他知道自己猜对了。银时毫无预警地挥起一拳径直打在他鼻子上,血溅在地板上。冲田睁大了眼睛,喘着气看着银时。银时终于引起他注意力了。
 
银时给了他一张纸巾,轻松地说,好了,就这样吧。我不需要知道你做了什么,现在这样就够了,因为不管你做了什么,神乐依然喜欢你,我也知道你喜欢她。等我们找到神乐后,你再去解决你的问题。不过我们要比神威先找到她,我没法让你半死不活地畏缩着,我需要你先专注于重要的事情。
 
冲田看着他,点了点头。银时终于在他脸上看到了表情,惊讶,懊悔,震惊。冲田按着流血的鼻子,咳嗽着说,谢谢你,老板。
 
银时说,那好,你去好好使唤下你的那些税金小偷。我在地下也有一些眼线。
 
 
#
 
(场景切换到土方和冲田在警车里)
 
土方说,总悟,你看起来糟透了。冲田说,土方先生,我们就不要纠缠无关紧要的事了,反正你看起来也不咋样。
 
冲田鸣着警笛,在江户的街道上飞驰。所有能调动的人都在搜寻神乐。车在歌舞伎町掠过的时候,冲田注意到街上到处都是熟悉的面孔,他看到近藤加入了阿妙和其他陪酒小姐,看到一群可怕的人妖(?猜的)在询问行人,抬头看向屋顶时,他看到了一群几乎隐形的忍者。阴暗小巷的一角,冲田看到一群戴着斗笠的人和一只鸭子形状的生物。他在心里默默记下,作为感谢,之后的几个星期内都不会去抓攘夷战士的领袖了。所有人都出动了,所有人都在找神乐。
 
冲田抓着方向盘的手指发白,大滴的汗珠在额头上冒出。土方的眼神很忧虑,但什么都没说。冲田知道在银时一拳砸到他脸上之前,自己过得一团糟。现在他的模样看起来可以说是可怕,鼻子一侧发紫,还肿了起来。他很感激土方什么都没问。
 
土方看起来十分在意他的情况,也许也是出于对自身安全的考虑,他说总悟,如果你想休息,我可以来开车。冲田突然踩下刹车,引起身后一串愤怒的喇叭声,说好吧,你来开。然后把位子让给土方,土方长舒一口气。
 
车子刚启动,冲田便闭上了眼睛。他得攒一攒体力,面对神威可不比公园闲步,他说不定可以同时挑战他和银时两个。神威是训练有素的夜兔战士,在他的同胞里也是出类拔萃的。冲田并不害怕面对他——他从不害怕战斗,但他知道那会是一次漫长的挣扎。
 
冲田真正害怕的,是面对神乐。自从把她留在仓库里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她。闭着眼睛时,冲田的心思又回到了那个仓库。他记得自己是如何逃出来的,记得神乐脸上震惊和惊恐的表情。他在倾盆大雨中跑出好几个街区,逃离了自己的犯罪现场,然后倒在地上。他坐在那里,抓着头发,任由雨水冲刷走不停流在双颊上的泪水。衣服被浸透了,满是泥土,但他毫不在意。那个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泥地里的蟑螂那般无用,只希望有人能大发慈悲,踩在他身上,把他往死里踩。他在仓库里做了什么啊……他对神乐又说了什么啊……他以后又能怎么去面对她?冲田浑身一抖,要是神乐没阻止他又会怎么样?他仍然清晰地记得心里的暴怒,他又是如何地想伤害她。
 
冲田用手捂住嘴,他觉得想吐。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回忆起那个仓库,他都几乎要吐,他咳嗽着作呕着,但是什么都吐不出来。胃里的恶心感挥之不去,他知道为什么,因为正是他自己变得恶心又可恶,而人没有办法摆脱自己。
 
一个高尚的解决办法就是杀了他自己,因为伤害了在意的人所以去切腹,如果想要华丽一点的方式,也可以爬到集散中心顶部,然后往下跳。但冲田不是个高尚的人,比起爬到全江户保安最严的高塔,他选择了拖着步子回家,洗了澡,然后去工作。真选组的人瞧见他的样子后,没人敢和他说话,但冲田不在乎。他把怒气发泄在训练新人上,直到近藤逼迫他休息几天。当他最后保持清醒的手段——即工作,也被拿走了之后,他只能躺在公寓地板上。整整两天没人来拜访他,他既没吃也没睡。在这个城市里没有朋友的事实慢慢地,却实实在在地侵蚀着他的心。要不是银时出现,逼他开了门,他不知道还会躺多久,也不知道自己会发生什么。当他听说神乐失踪后,他才突然意识到了需要优先考虑的事。他得找到她,因为他是这一切的根源。

当冲田的思绪进行到从江户最高的楼跳下时,他忽然睁开眼睛,坐直了身体,问,歌舞伎町最高的楼是那幢?

土方说,我想是旧电视塔吧,它建在山上,天线是这个区域最高的,你问这干嘛?

冲田没回答,直接拿起无线电说,这里是冲田,如果有任何人在旧电视塔附近,马上去检查一下。很快有了回答,服部说他在附近,他去看。

土方从冲田手里抢过无线电喊,服部谁,你在我们警察的频率里干什么?但对面没有了声音。土方和冲田盯着无线电看了一会儿,冲田问我们离电视塔还有多远?土方说不远,冲田说那用最快速度过去。

神乐沮丧的时候,她便会寻找高的地方。在屋顶上,她会感觉离宇宙里的爸比和天堂里的妈咪更近了。她享受微风拂过脸庞,羡慕着在空中鸣叫的海鸥。她会向上抬起头,问自己在地球上快不快乐,是不是该回到宇宙中。她属于哪里呢?然而迄今为止,她最终还是爬了下来回到万事屋,回到朋友和家人身边。

无线电中的声音又响了,问冲田队长,你听到吗?冲田回答,有什么消息,神秘队友?对方说,我找到目标了,她在电视塔顶端,但她不是一个人,还有个红发年轻人和她在一起。

冲田咒骂一声,叫土方赶紧踩油门。他握紧拳头,听着轮胎呼啸,希望银时也能及时得到消息。

当他们终于达到时,冲田发现白担心了,因为消息传得很快,到处是人,虽然搜索结束了,但大家都想目睹最后的结局。冲田希望围观群众的数量不要吓到神乐。他跳下车跑向电视塔,有多少层楼梯呢,五十?六十?他扫了一眼电梯,然后意识到这楼已经很久不用了,不可能有电源。他冲向楼梯,土方跟在后面,边爬边骂,这太特么地花时间了。希望老板已经找到办法上楼顶了。

台阶似乎无穷无尽,但肾上腺素在上涌,冲田不觉得累,当他们终于到达——那是61层,两人的衣服都被汗湿透了,气喘如牛,调整了下呼吸后,打算继续往屋顶跑,这时他们听到熟悉的一声叮咚,两人转向电梯,看到电梯门打开,银时走了出来。

然后他从他俩身边走过,随意地说,哦,这里的电梯居然还能工作,真方便啊,不是吗?

在他们跟着银时走向屋顶之前,冲田十分确定听到了土方额头青筋爆起的声音。

TBC.
 

 

 

评论(1)
热度(20)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