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英文同人】聪明人不会相信十几岁少女(10)

A Wise Man is a Man who doesn't Trust A Teenager
作者:Alainne1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35689

作者标签为E级(Explicit,相当于R18)。本章没有。

群里的睡前故事系列。

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
不是翻译!不是翻译!不是翻译!

—————— 
 
 
第十章 哥哥可以惹人厌,哥哥可以惹人爱

神乐坐在电视塔最高处晃着腿,屋顶在她下方十米处。她的视线无法从头顶那些随意飘在空中的云朵上移开。云朵接连消失在地平线之后,它们去哪里了?神乐问自己。太阳刚刚落山,天空还是红彤彤的的,夜晚正慢慢降临。

这里是神乐在歌舞伎町喜爱的秘密地点之一。一个人处在所有东西之上,这样她就能忘了全世界,让思绪随意飞扬。她看着江户的集散中心,飞船在那里来来往往,从远处看就像苍蝇或者麻雀那样。她也许也会在其中的某一艘中,也许会踏上寻找快乐的旅程,也许可以开始和他一起工作,爸比也许不喜欢这个主意,但神乐有把握能说服他带上自己。

离开地球——那可以成为一个选择吗?这不是神乐第一次有这个念头,但她一直没有认真思考过。她整个生活都在这里,她真实的家庭和朋友都在这里,离开万事屋不仅对她,对银时而言也会很难接受。如果她离开地球,他们会再见面吗?她什么时候又会回到这个陌生但又有趣的星球呢?神乐叹了一口气,她讨厌离开的想法,她真的很讨厌,但是……

云继续来了又去,她身下的歌舞伎町被夜晚的霓虹所笼罩。她喜欢这里,离开的想法让她害怕,但留下看起来同样困难。她不属于这里。她会无意地伤害别人,这时她心里有个小声音问,真是无意的吗?她太危险了,她曾经花了多少努力来对抗本能?想起以前的单纯,以为真的可以改变自己,这想法几乎可笑。她想,我无法改变我自己,我属于一个怪物种族,而它让我成为怪物。喉咙和胸口的拥堵感让她呼吸困难,但是神乐不能哭。让她惊讶的是,她反而笑了,不是人们开心时那种大声自由的笑,而是为了忍住那些不能哭出来的眼泪,在断断续续地笑。她想,我是一个怪物,他们都知道了,新八知道了所以他害怕我,小银知道了,他不知道拿我该怎么办,而冲田……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他恨我。

神乐的脸痛苦地扭了一下,仓库里的回忆被她屏蔽了,她严格限制自己去回想。她的胸口比以往都痛,以至于她紧紧抓住了天线的金属栏杆,关节发白。最糟糕的是她一点都搞不清是怎么回事,不,她想她还是明白一些的,她明白她伤害了他,而他也伤害了她。但冲田的眼神让她颤抖,如此冰冷,代替了以前所有和他一起甜蜜而有趣的回忆——所有事都走上错误轨道,一切都搞糟了,再也回不到从前。

那个曾经邀请冲田陪她去看烟花的女孩,还是她吗?一切发生得太快,发生得太多。神乐让微风吹起头发,双眼依然停留在云朵上。那里是她的王国,在那里她感到宁静。而这里,也是她最不会预料到,会遇到一个很久不见的人的地方。

她喊了一声神威,但是没有转头,也没有任何动作。神威用唱歌般的语调打了招呼,他站在几米开外的地方,还在继续往上爬。神乐问他来干嘛,她知道他是个恶徒,不会被他的微笑所欺骗。

神威说我就是想和你说说话,难道哥哥想和妹妹说话很奇怪吗?神乐说,是很奇怪,如果那个哥哥是你的话。她想看出神威的笑容后面藏着什么,她活到现在,从没见过她的哥哥对自己有兴趣。

神威说,啊,也许你说得对,对你来说我一直不是个好哥哥,但这些年来我也在成长。神乐嘲笑说,真的吗,神威。

神威深呼吸了一下说,没错,你有一切权利质疑我,但至少听我说句话。我知道我过去对你不好,但不管怎么样你是我妹妹。我们有一样的血统,宇宙最强的那种。我终于领悟到这种联系多么有意义。这时神威的眼睛落在神乐身上,他们看起来很像,海蓝色的眼睛像镜面般照映着彼此。他继续说,不管你信不信,我是关心你的。当我意识到你一个人留在这个小星球上,独自承受所有的身体变化……我就想着过来看看你。

神乐轻声说,我不孤单,我有小银有新八还有……神威说,你有一群人,但他们谁也不懂你在经历什么。神乐陷入沉默,神威说到点子上了。

他继续说,而我能明白,我也经历过那些可怕的日子,觉得迷惑,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他把一只手放在神乐肩膀上说,我知道那是什么感觉,我能帮助你控制自己,我能帮助你享受自己,我能帮助你使用你的力量。

神乐盯着她的哥哥看,想无视神威带给她的混乱的感觉。他所说的一切都让神乐心里疼痛,让她害怕。神威知道那些躺在黑暗壁橱的无眠夜晚。神乐非常明白神威是说谎和操纵的高手,但是此刻她心里有一大部分却想要去相信他。

见到她表情里出现希望的火花,神威继续说,我们可以一起去旅行,我可以带你去很多地方,教你怎么战斗,我打赌你在这里没有办法尽情地战斗。神乐感到呼吸急促,兴奋感上升,但她的外表还是保持着冷漠。她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离开,我整个人生都在这里……但说这话的时候,刚才经历过的回忆又都涌来,不禁让她怀疑,她的生活真的在这里吗?她真的属于这里吗?如果和她哥哥一起去旅行,她能找到属于她的地方吗?

神威什么都没说,只是研究着神乐的表情。然后神乐问,那我们要去哪里呢?神威笑了,说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啊!我在很多地方都有朋友,我们可以从春雨开始……

神乐说我不想和坏人扯上关系,神威说他们并非全部是坏人,你见到他们就会喜欢他们的,如果你不喜欢,我们可以换个地方,我反正也没和谁有很深的关系。

神乐缓缓地点点头,她是如此想要相信他的话,想得都感到疼。她终于找到了能帮助她的人,也许神威能成为小银曾经想成为的那种大哥。神威继续劝,你不应该待在一个人们不懂得欣赏你本身的地方,你的朋友虽然关心你,却不懂得你。他们想把你变成他们中的一个。他们看不到你本身的美丽。神乐的眼眶禁不住湿了,听到神威接着说,你要明白,成为你自己,成为夜兔,一点错都没有,我们生来就是猎人和杀手,这些都在我们的血液里。我们要么使用自己的力量,要么就会枯萎。我们生来就是打斗的,打斗使我们美丽。你天生就是打手且天生美丽。

神乐听他讲话的时候,感觉沉入了她哥哥的蓝眼睛。神威伸出手抹去她脸颊上的一滴泪,他的触摸温柔,眼神温暖。神乐迟疑地问,你真的会带我去吗?神威观察着她的反应,说我当然会,你是我妹妹,我到这里就是为了没人关照的你。

神乐听到没人关照,突然想起小银难道不担心吗?他会找我吗?还有冲田……她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神威在她耳边低语,没关系,一切都会好的,你只要跟我走,一切都会好的。

神乐抬起眼睛,突然注意到神威警觉起来。她跟着神威的视线,意识到有一大群人拥挤在电视塔下方。开着警车的真选组,穿着华丽和服的陪酒小姐,穿着更华丽和服的人妖,定春在吠叫,新八在定春背上挥手。神乐的眼睛随着认出越来越多的朋友而亮起来。大家……她喃喃着说。神威看了一眼妹妹,下了决心,他迅速地把她打昏了,将她扔在肩膀上,咕哝了句,真扫兴,我差点就赢了,但脸上很快又浮现了笑容,说管它呢,等她在我的飞船上醒来,就告诉她他们是想要把她关进监狱里好了。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药丸,说还好我准备了,这个小东西可以让你睡很久很久。他跳到屋顶上,准备离开,突然楼梯的门开了。

有三个男人站在他面前,三个愤怒的男人。
 
#

光从打开的门照进来时,冲田急促地呼吸了下。他马上看到了在神威肩膀上的,毫无知觉的神乐。他感到右边的银时立刻紧张起来。土方站在后面,叼着烟倚在墙上,密切地注意着局势。
 
神威开心地说,我们正准备走呢,虽然很想再留一会儿,但你看,神乐很累,已经睡着了……冲田指着神乐头上的包,骂道,你个XX,明显是你把她敲晕的。

神威说,好吧,就算是这样,也是为了她好,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真得走了。他看到冲田亮出刀,银时把手放在洞爷湖上。他的笑容仍然停留了一下,然后叹口气,低下了头,说看来没办法了。当他再抬起头时,他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眼睛睁大,闪烁着兴奋,笑容变成了危险的类型,他退后一步,把神乐放在屋顶的边缘,然后慢慢地走向两个武士。

(后面的打斗戏简写得比较厉害)

冲田仔细观察着敌人,神威的姿势很稳固,身体放松,一点也不紧张,但冲田知道他可以比眨眼还快地就攻击过来。神威没带伞,准备用什么作为武器呢?冲田用眼角余光跟随着银时的动态,他从未和银时交过手(作者是动画党),但在这种关键时刻,他很高兴能和他并肩作战,因为在某种程度而言,银时比神威还可怕。冲田不确定他们一个个来是否能挡得住夜兔,但两个一起也许还有机会。

第一颗星星亮起,屋顶被黑暗笼罩,冲田几乎辨认不出下面那群人的声音,大部分嘈杂到不了屋顶,这儿非常安静。冲田专心致志地盯着对手,得保证自己在神威打过来的时候能做出反应,否则就死定了。

然后神威开始了,他跳起来,摸出两把藏在衣服里的小刀,冲田和银时一起移动着。当神威擦过他们的时候,冲田不禁感叹,好快。两道银色的光在他眼前滑下地面,他注意到老板懒散的眼中好像出现了麻烦的神色,但是没时间思考,他准确快速地挥着刀,可一点都碰不到对方。

银时看看对手,又看看洞爷湖,问,喂,蛋黄酱控,介意吗?土方说,以为你永远不会开口呢,然后把自己的刀扔给了银时。神威大笑,说我能认为你在认真对待我吗?看来我也要认真打了。他在夜色里露出狼一般的笑容,又启动了,冲田的眼睛开始适应了神威的速度,神威不可思议地快,但能不能快到击败他们两个呢?

三人于是打作一团。冲田和银时的配合渐渐默契,他们都知道只有联合起来才有机会,所以尽量放慢节奏,以便赢得时间,并互相磨合。但神威的速度不给他们任何机会,依旧快速地攻击着。在来回中,冲田看到了神威的眼睛,顿时僵硬,那是神乐的眼睛!

冲田在心中诅咒自己,太慢了,太特么地慢了!差点都没躲过神威的小刀。他试图排除杂念,但神威的眼睛在纠缠他。那不是神威的眼睛,而是神乐的。他看到过好多次这样的神乐的眼睛,打斗的愉悦,对血的执念。

银时喊了他一声,但是太晚了,神威改变了方向。一道剧烈的疼痛穿越了他的神经,血溅到他的脸上和肩膀上。他迫使自己直视神威的眼睛,告诉自己他并不是在和神乐打,我是在和想要夺走她的人战斗。

冲田的眼睛观察着银时肌肉的走向,预测着他下一步动作。他们一起刺向神威,而对方只能勉强躲避。冲田挥剑的时候,肩膀剧痛,但他嘴角却留着微笑,他知道他们开始占上风了。

随着配合的默契,战斗速度越来越快。冲田自责自己的大意造成了受伤,如果兄妹俩不是那么像,也许会打得容易点。他看了一眼躺在神威背后的那张安详的睡脸,胸口平稳地起伏着,在夜晚的灯光里看起来安静又美丽。只那么一眼,冲田又回到了那个仓库,回到从被他伤害的女孩身边逃跑的那刻。他告诉自己,别去那里,现在别去,并试图把眼睛从神乐身上移开,可是迷失方向的不适感依旧没有消失,不过还算能跟上银时的引导(他认为银时感觉到了他的动摇,所以承担了主攻的位置,他很感激)。

冲田尽力跟上打斗的速度,但他徘徊的思绪在拖后腿。神威也许是他面对过的最厉害的对手,凭他这个状态赢不了。他不断地想,我要怎么才能专心?要怎么解决掉我的问题,好让自己专心?他想出一个办法,虽然牵强,但必须试一试。

于是他对土方说,能不能替我打一会儿,我得去和China说几句话。

土方喊道,说几句话是什么意思?这姑娘昏迷着呢。冲田很快回答,别盯着无关紧要的事,土方先生,帮我一下,行不行?他说着就把刀扔给一头雾水的副长,连看都没向他看。

虽然冲田向自己请求帮助让他很疑惑,但他还是很快行动起来了。银时和土方的视线相交的那一刻,他俩合作的水平马上上了一个台阶。他们很清楚该如何互相配合,所以攻向神威时,冲田很容易就找到了一个空档,然后跑向神乐。他在她面前跪下,仔细地抚摸着她的睡脸,心想,我得排除一切杂念。

冲田等了一会儿,稳住了呼吸,积攒开口的勇气。他知道他必须要说的东西,但这并不容易。在他的人生中,冲田从未向谁打开过心扉。他深呼吸了一下,终于开口说,神乐,然后又重复了下她的名字,用更温柔和自信的语调说,我为我所做的一切向你道歉,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你——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接下来的话开始脱口而出,对着一个睡着的人说话即奇怪,却也惊人地容易,万事开头难,后面就轻松多了。

他用手握住神乐的手,没有了通常握拳的力气,她的手又小又脆弱。他听着神乐的呼吸,和背后越来越快的刀剑的碰撞声,说,我想我只是没法忍受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画面,你看起来真漂亮,真的,不过有趣的是,你醒着的时候看上去就不怎么没美了。我意思是,你当然有你独特的美,你一直是……

他在心里自我吐槽,我在瞎bb什么啊?那根本就不是赞美吧。他重新想了想,然后继续说,我以为我能和你保护好距离,但是……我意思是……因为我害怕。我害怕你会离开我。这个风险对我而言实在太可怕了。但即使我尽力地远离你,却一点用都没有。我现在明白了,对不起我把一切都搞砸了。

冲田停顿了一下,如果神乐醒着,她会说什么呢,他有机会知道吗?他接着说,神乐,对不起我没能早点说出来,但是……但是……我确确实实地爱着你。他在她唇上印下一个吻,她仍然一动不动,只有胸口有节奏地起起伏伏。

土方冲他喊,总悟,赶快带上她走!我们能挡住这混蛋,足够让你带她去安全的地方了。冲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看到了银时的眼睛,在其中他看到了他所需要的挑战。他拒绝了说,不,我要赢这场战斗。

土方坚持说,白痴,你受伤了,赶紧带她走!银时突然说,把剑给他吧,他需要战斗。冲田说,是的,我需要战斗,然后转向神乐说,我会和搞砸你生活的一切东西战斗,你不是一个杀手,神乐,我会和这个想要控制你的杀人战斗,我会赢下这场战斗。

神威让他想起神乐,但不会让他想起他所爱的那个神乐。他代表着那些他需要保护着神乐去远离的东西,即使那东西在她体内,他也不会让它伤害她。当冲田再度感受到手中的剑,他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人了。

冲田重新回到战场后,心思清爽,动作更快,注意力也更集中了。他感觉到银时在照看他的身后,把舞台让给他,这场战斗是属于他的。他现在能清楚地看到神威的动作,肩膀的疼痛也消失了,他完全进入了状态。神威迅速地进攻,越过他后,露出惊讶的神情,他慢慢地摸了下脸,然后看着带血的手指。他的视线对上了冲田冰冷的眼神,这一刻只持续了一瞬间,但在战场上却感觉过了好几个小时。

突然神威抬头看向夜晚的天空,冲田听到飞船的轰鸣声。神威笑着说,我开始觉得一对三很不公平啊。冲田意外地看着两个人从飞船上下来,其中一个冷冷的声音说,我们不是来加入你战斗的,神威。高杉晋助的眼睛在屋顶的灯光下闪过,他说(太长了,写大意吧),我对你的事没兴趣,但如果你想继续打,我很乐意对付另一个(指银时),毕竟三对一即使对你而言也太多了。

银时低声说了声高杉,神情异常严肃。土方在打量第三个人,万齐手插在口袋里,脸上写着我没兴趣,他不爽地瞄了眼手里的洞爷湖。

神威开心地笑着说,我一个个打没问题的,你帮我看好身后就行了。冲田没时间评估周围的情况,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红发男人身上,他知道必须速战速决,他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要赢得战斗必须胜过神威的速度。冲田的眼睛闪着红光,满脸是血,他冲向神威,神威的小刀轻松地挡住了他的刀。还是太慢了,神威不可思议的夜兔力量加上速度,实力远在他之上。神威是来打着玩的,冲田却准备赌上所有。

下一轮攻击来得很快,冲田知道已经来不及躲了,他感觉到小刀刺入受伤的肩膀,痛苦地喊出声,但让神威惊讶的是,他却主动让刀在自己的肉中刺得更深。突然,神威的眼睛睁大了,冲田的刀刺入了他的胃部。两个身影倚靠在一起,小刀深入冲田的肩膀,武士刀则穿过了神威的腹部。

神威轻声说,你真是个疯狂的人,你也有狂野的眼神。就像我一样,就像她一样。血开始从伤口滴到地板上,神威呼吸沉重,他看了一眼躺着的神乐说,别担心,疯小子,她几小时后就会醒的。

冲田退后一步,拔出了刀,滴落的血在夜晚的灯光里闪着光。神威跪了下来,冲田扫了一眼周围,发现其他人都在看着他们。银时和高杉摆着战斗姿势,土方和万齐靠在墙上,手插口袋里。

银时对高杉说,这不是你的战斗,把他带走吧。高杉回答,没错,虽然我很想和你过几招,但现在不是时候,也没有战斗的理由。万齐走向神威,把他放在肩膀上。一行人上了船,离开了。

冲田按着伤口,走向神乐,跪在她身边。他累极了,视线都开始模糊了。她怎么还能睡得如此平静呢?冲田把头搁在神乐的额头上,感受着她平稳的呼吸,说,至少这一次,我像一个真正的王子那样救了你,可你什么都没有看到。

TBC.

评论(3)
热度(19)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