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11)

历时一个月又大半的更新,希望不要有下次了……(flag已竖起(喂。


**************************

第一块小石头在木框上敲出清脆的音响,骨碌碌地滚入了看不见的角落;第二块扑哧一声穿过障子纸,消失在了门后的黑暗中。

就像电影里的片刻宁静往往预示着惊悚情节的发生,经过了好几秒不同寻常的天下太平后,门口突然炸开一声惊雷,一团红影紧接着从天而降,如从山崖上急速滚落的巨石,将还来不及躲避的始作俑者牢牢压在了底下。

“你能不能用正常一点的方式喊人啊?!门坏了你出钱吗?”名为神乐的“石头”骑在冲田身上,一脸凶神恶煞般地威胁道。然而她没像往常那样使出暴力,仅是轻轻地拽住了他的领子。

“你们现在不是有钱了吗?老抱着穷酸的想法就只能一辈子是穷人了哦。”冲田语重心长地回以歪理。

“我不管,反正你得赔我。”神乐懒得计较,拍拍手站了起来,等待了一下,又用脚尖踢了踢仍躺在地上发呆的人体,催促说:“快点啊,队肯定已经排得很长了。”

冲田这才慢吞吞地起身,似乎尚未从千思万绪中回过神来。刚才的情景何曾相识,严格点说,可谓近在眼前。那时她也是处在相同的位置,用类似的神请和语气表达着愤慨,不同的是,这一次她不但没下重手,松开时还若有若无地帮他顺了一下衣领,在恶狠狠的措辞背后,不知是否错觉,他甚至听出了一丝娇嗔。

也许没有比这更好的时候了,既维持了熟悉的相处方式,又磨平了其中粗暴生硬的部分,让他能够偷偷地享受,却又不用费心去适应新的关系。是的,他承认尚未准备好去达成一番队目标,但究其原因并不是抗拒,而是太怕弄巧成拙才不敢随意冒进。尽管藉由了一堆始料未及的外力走到了今天这步,他仍想把节奏夺回到自己手里。

比如说,在来真的之前,搞清楚她到底在捣鼓什么。

“对了,你饭吃了么?”走到商业街,冲田看见猪排饭的打折广告,冷不防问了一句,虽然目的是寻找话题。

“吃……吃了。”神乐却顿时紧张起来,目不斜视地加速往前走去,“上次只是意外,你别多想。”

“嗯?有什么需要我多想的吗?” 冲田的神经敏锐地一震,马上话中有话地问道。

“没有,没有。”神乐自觉失言,开始顾左右而言他。“我可以再吃个肉包的。”她指着斜前方的便利店说。

冲田一进门,开口就要买十个,却被神乐踩了一脚,说只要一个就够了,两人为了这无聊的话题争论起来,总算达成一致,折中买了五个。收银大叔全程带着看小情侣的慈爱眼光瞧着他俩,最后竟然还送了个鸡腿,悄悄对神乐说:“女孩子多吃一点也很可爱啊,你看你男朋友都不在意了。”

所谓的“男朋友”并没有听见如上对话,只知道身旁女孩的脸红扑扑的,刚愤愤不平地把肉包塞入嘴里,下一秒便忍不住喜笑颜开。他一下子迟疑了,万一变相套话破坏了气氛,让任务出了岔子,那就麻烦了。还是先压下一切计划,在五点之前,就让他专心扮演好护花使者的角色吧。

今天的动物园分外热闹,因为来自国外的大熊猫结束了隔离期,终于能和游客见面了。从洽谈开始,就有无数人翘首以盼,如今悬念揭开,仿佛全江户的人都被吸引了过来。

离预约的时间还有好一阵,冲田讨厌人多,想先随意逛逛,神乐却心思全无,草草看了些大象猴子后,执意要去排队,还从包里掏出两个熊猫耳朵头饰,得意洋洋地说:“我就知道这里会卖很贵,还好我早有准备,小银从旧货店淘来的,超便宜哦!”

“你还可以选择不戴……”冲田差点无言以对。

“这怎么行?好不容易来看珍稀的动物,当然要有仪式感!”她说着便往自己头上套了一个——极有可能为了不和团子头冲突,她今天扎了马尾辫,并威逼利诱地要冲田戴上另一个。

“那么幼稚的东西你自个儿玩就行了!”

“要戴就得一起戴!”

论力气冲田无论如何占不了上风,只得屈从。不过尴尬感很快就消融在了所身处的这个熊猫周边汪洋里,从入口处起便有数不清的横幅、气球与海报,周围基本都是家庭或者情侣的组合,每个人都带着五花八门的熊猫元素,除了头饰,还有帽子、背包、T恤等等,每个人的脸上,也都满溢着兴奋的期待。

其实熊猫展示是最近才宣布的事,如果上次按计划逛完动物园的话,今日反而不会站在这里。临时约了神乐之后,他在电视上看到新闻,心中莫名一动,赶紧上了二手网站,幸运地拍到了两张整理券,卖家还愿意在出发前和他面交。

虽说价格十分肉疼,但至少神乐看起来很高兴,而且不再是上次那种……好似“临终”前的高兴——这个兀然冒出来的词在他脑子里急速炸开,震得他的神智空白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恢复。下意识地想转移注意力,他胡乱地扫视了一圈人山人海,开口抱怨说:“只不过颜色特别点,说到底还是只熊而已,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来凑热闹?听说还花了好一大笔钱,肯定没有问过纳税人的意见吧。”

“你们偷税金也没问过纳税人的意见啊,”神乐一本正经地反驳道,“再说问了大家肯定也会答应的!熊猫只剩几千只了,除了它们生活的一小块区域以外,全世界哪儿都没有,在日本根本看不到。”

“多读点书吧,China,比它还濒危的动物多得是。”

“但都没有它可爱啊!”

“结果还是看脸吗?”

“少抬杠!”神乐用手肘戳了他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估计是从志愿者手里拿来的小册子,翻开阅读着。“我可是做过功课的,虽然熊猫不是离灭绝最近的动物,但因为它可爱,容易引起公众关注,所以是……是……”

她举起纸片,指着“象徴種”三个字(注1)给冲田看,露出为难的神色:“总之是这个东西的最佳选择之一。通过喜爱熊猫,唤醒了人们对于保护生态的意识,也许今天的哪个小朋友,在见到了熊猫以后,对动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长大后真的拯救了哪个更濒危的物种呢?”

说得摇头晃脑的神乐,显得天真又可爱,让冲田很想去摸摸她的头,不过他忍住了,不露声色地把话题扯到了他刚才联想到的问题上。

“对了,那你们夜兔的人数呢?比大熊猫多还是少?”

“啊,我不知道,大概差不多吧,或者更少一点……”她的声音短暂地低下去,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激动地一击掌,“对了,应该成立一个宇宙天人基金会才对啊!把我这样的美少女放到会标上去(注2),定能吸引到很多为保护濒危天人而捐赠的醋昆布和……

“那样只会灭绝得更快,”冲田终于还是伸出了手,只不过改成了一记轻打,“另外放心,根本不会有那种组织的,如果你实在想要,不妨问问山地大猩猩保护组织愿不愿意兼职……”

就这样,在新一轮看似无意义却又叫人安心的争论和动手动脚后,队伍忽然骚动起来——他们入场的时间到了。

运气非常好,大熊猫们都在外面活动,雄性悠然地啃着竹子,雌性则调皮地在山坡上打滚,不时引起观众一阵阵惊呼。神乐使劲地挤啊挤,才好不容易找到一丝小缝,得以大致瞥见两位贵宾的模样,然后忙不迭地回头叮嘱在人浪中摇摆的冲田:“快,快!拍照!”

她的本意只需要有熊猫就行,他却悄悄执意于将她也放入镜头——她欢呼的样子,她挥手的样子,她满头大汗,精力充沛得好像永远也用不完的样子……工作人员不断提醒着人群往前走,好给下一波人空出地方。冲田边走边翻看着照片,庆幸抓到了几张还不错的,神乐则恋恋不舍地一步三回头,路过一位正在给四口之家讲解的志愿者的时候,她情不自禁地停下,也聚精会神地听起来。

他们讨论的话题是后代。繁殖本就是租借熊猫的一大目的,所以园方一定会想办法让他们产下宝宝,等它长大到一定程度,也会和游客见面。届时人数肯定会更多吧,志愿者甜蜜又无奈地苦笑着,不过请一定要来看看熊猫宝宝哦,不仅它们可爱得更加无与伦比,而且按照协议,所有后代在四岁后必须归还给原产国。

“诶,这是为什么?”神乐插嘴问道。

“因为这里终究不是它的家呀,”志愿者礼貌地回答说,“回到故乡去,和它的同类们生活在一起,玩耍、恋爱、成为父母,这才是它真正所需要的幸福。

“原来是这样……”她垂下眼帘,小声嘀咕。志愿者去别的地方忙了,四口之家也离开了,只有她还留在原地,好像盯着自己的脚尖,又好像穿过了层层地壳,在望着飘渺的远方……

“China?”冲田试探地叫了一声。

“还好人是完全相反的呢,”她依旧没有动,喃喃自语着,“人反而会在异乡找到自己的家,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并不一定需要回到故乡的对吧?”

她忽然转过身,向冲田展露出一个大大的笑颜,似乎刚才并不是在向谁提问,而是某种说给自己听的确认。

“那当然。”不过他仍给予了回复,甚至也想回以微笑,但在来得及克服自身的性格阻碍和内心的不安感之前,神乐已经蹦蹦跳跳地去了礼品商店。

和全天下所有约会的套路一样, 他们买了纪念品,吃了点心,搭上开往歌舞伎町的电车。眼看天色渐暗,蒙在鼓里的神乐并不着急,还在慢吞吞地东张西望,一会儿要逛这里,一会儿又要尝那个,冲田开始按捺不住,催着她赶路,并将那些要求一概拒绝。

五点零五分的时候,视野中总算模模糊糊地出现了万事屋的阳台的轮廓,他如释重负地停下想喘口气,一回首,却发现身边空空如也,赶忙再转身,神乐留在三米开外的后方,低着头,把表情藏着屋檐的阴影下。

“你……”他有些不明所以。

“我请你吃晚饭可以吗!”她高声打断了他。

女孩紧咬着牙,握着拳,来抵抗几乎要扯开身体的羞耻感。在对方急匆匆地想结束约会之际,主动开口请求延长,若是一个月前,不,哪怕半个月前的自己若知有今日,定会有自我了结的心。

神乐打一开头就知道这不可能是单纯的“委托”,好在冲田一直遮遮掩掩的,她也就不必背起表态的压力,但这不代表她能彻底抛弃责任。正因为冲田是朋友,是她不愿意伤害的人,无论他的心态如何,她必须要把自己的思路理清楚。

可惜这在平时都并非易事,何况她还陷在一个深不见底的泥沼中。绳子系了又拆,拆了再系,反反复复,没有答案。直到那天冲田上门,在他留下的食物袋里,赫然看见两张熊猫馆的参观整理券……

难道他是来真的了吗?这是她的第一念头。

与其让绳子在折腾中白白磨损断裂,还不如让它维持住最后一次系好的样子就好。下决心远比想象中简单。

只是人心难料,她搞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叫他如此巴不得赶她回家。

突如其来的信息量将冲田本就七上八下的内心搅得更加一片混乱。好不容易拼出一小片图案,却发觉它仅是巨画的一部分,拼得越多,巨画就越没有边际……可是没有时间思考了,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说地拖着她向目的地跑去。

“不好意思今晚我有计划了,好久不去你楼下的酒吧,还有点想念,你要请的这顿饭就先欠着吧。”

“登势婆婆哪儿?那里有饭吃吗?不都是酒吗?”

神乐既惊讶又迷惑,但冲田并不理她,只管向前。

“等等啊,”她又喊道,“你看门口是暗的,还有块暂停营业的牌子呢!”

“生日快乐,小神乐!”这次回答她的是七嘴八舌的熟悉声音,和无数飞舞在空中的彩带与气球。

坂田银时站在她面前,带着她思念已久的死鱼眼和温柔笑容,和其他人一起鼓着掌。

所有思念和热爱的人都在这里,离得那么近,对着她微笑。小屋温暖的空气中,五光十色的灯光,纷纷扬扬的闪片,还有香甜诱人的食物气味,都交织在一起。

眼泪不由自主地掉下来,像是穿越了一道最不可思议的美妙梦境,神乐下意识地掐了下大腿,仍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哎呀,另一边的冲田也在内心拍了下大腿。由于太过专注于完成任务,他居然没意识到,这个故事的结局,必然是他和神乐一起出现在她的地球亲友们面前,而且现在他们看上去还很像手拉着手。

难道我得来真的了吗?冲田的心跳速度顿时翻了一个倍。

 

TBC.

注1:中文是“旗舰种”,旗舰种除了生态意义,还有社会效应,大熊猫就是非常优秀的旗舰种。它本身需要保护,同时能够吸引民众来关注生态,甚至投身生态工作(虽然重要原因就是它可爱……)。想想我们大部分人也是通过熊猫对野生动物,对生态保护有了概念,这就是旗舰种的意义。文中那三个字神乐不会念,所以只能指给冲田看。

注2:世界自然基金会,logo就是熊猫。

 

再注一下,查了下,上野动物园和歌舞伎町的距离很远,上一章原本写的是走过去,改成坐车了。

 


评论(12)
热度(20)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