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世事难料

▹ 尝试不同文风的随心之作1, 这篇大概算大白话风?然而修改时发现和自己平时的没太大区别,伤心(喂

▹ 现代办公室AU


※ ※ ※ ※ ※


「澄夜酱!我遇到变态啦!」

刚挤进电车还没站稳,神乐就忙不迭地掏出手机要发泄忍了一天的吐槽欲。

「真的吗?!怎么样的变态?」

那头几乎秒回。大概真是缺什么要什么,作为大财团千金小姐,澄夜对一辈子都体会不到的普通人生活特别好奇,掐着点蹲在电脑旁,守候第一天入职的好友来汇报她的新生活。

至于变态么……神乐出身武术世家,虽然看上去娇小玲珑,其实谁碰谁知道,所以她完全是抱着看热闹的八卦心态,激动地等待下文。

「我先去拿了新电脑,同事告诉我要去找IT来配置一下,我就去找了。」

「然后IT一阵捣鼓,反正我也看不懂,过了几分钟他说好了,留给我一张便签,说上面是初始密码,叫我登陆进去后再修改。」

「我一看那个密码!卧槽这个人简直有病啊!」

大概因为车厢人满为患,神乐每隔几十秒才发过来一条,把澄夜的胃口吊得痒痒的。她很想趁间隙发一条「是不是约会暗号啊」之类的,又怕万一猜错了,扫了神乐兴致,只好装作耐心地继续问。

「是什么呀?」

「Urmyslave4ever←你说这人是不是变态?!!气死我了!!」(注1)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人真有意思!」

虽然朋友的火气似乎能烧穿屏幕,但澄夜还是忍不住发过去一阵笑声。“你是我一辈子的奴隶”,敢这样恶搞新人,拥有这样的恶趣味,说不定就是门当户对的那个人呢?没办法,谁让她尤其关心身边人的恋爱,能把男生揍得满街跑的神乐又叫人格外操心呢?

「那他长得帅不帅?」

「你怎么回事?先说他有意思,还关心他长相?」

「随便问问嘛,到底帅不帅?」

「我忘了……」

「这都能忘呀?我太佩服你了,神乐酱。」

「哎呀!!我真的忘了一件事!!完蛋了完蛋了!」

「什么什么?」

「我忘记修改密码了!」

***

第二天,神乐不得不再次咬牙切齿地输入那条变态密码,然后赶紧进入修改界面。密码要超过八位,要有字母、数字和大小写——这是公司规定,还得起到报复作用——这是她的私心,害她冥思苦想了一夜,终于有了个完美计划。

前面加个“No”不就好了嘛!不,你才是我一辈子的奴隶!神乐在内心狂笑,她随便想了个理由,准备叫变态IT过来看看电脑,趁机让他输一输新密码。

但去了两次,那个位置上都没有人。神乐只好问对面的女同事:“高桥前辈,今天IT上班了吗?”

“你是说冲田君吗?他不是天天都来的。”高桥翻着台历看,“我们公司的IT业务是买的外包服务,冲田君被派来负责这里和另外一家办事处。他通常一、三、五过来,不过也说不准,看每个月底发的安排……”

“啊,我明白了,谢谢前辈。”尽管打断别人很不礼貌,可看着同事脸色越来越含羞,还有台历上的小心心记号,她实在是挡不住鸡皮疙瘩的恶寒。

「这年头,变态居然也那么受欢迎!真是世风日下。」

下班后,神乐继续愤愤不平地敲打键盘。

「啊呀,越说我越好奇了,拍一张照片给我看好不好?」

「澄夜酱你的爱好很危险啊!我才不要拍!」

「一张就好,拜托了!事成了请你吃大餐!上周我去了一家很好吃的店哦~~给你看照片~~」

「关机了再见!!!」

可惜还没来得及,一张张报社美食图已经把神乐馋得头晕眼花,立马缴械投降,一口答应下来。

***

偷拍说说容易,操作起来却不简单。首先冲田一周只有两三天在,其次由于工作性质,他要么在机房要么在跑来跑去。除了中午在食堂吃饭,他会固定地坐上十分钟,但那个时候周围总会有好几个女同事。

“啧啧,一个吉娃娃而已。”神乐一边往嘴里塞饭,一边在心里犯嘀咕,顺便帮人外号都起好了。熬了几周后,今天总算等到了一个人吃饭的机会,她微微颤颤地举起调好静音的手机,顾不得对焦就按下了拍照键,然后做贼心虚般地埋了好一会儿头,才敢重新抬起来。

「总算拍到了,我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啊。」

「这个角度看不到脸啊,重新来一张啦。」

「你说得轻巧,万一被发现我在偷拍男同事名誉就全毁了好吗!」

「你就假装自拍,但开着后置摄像头就好了呀!食堂的饭菜不好吃吧?我手里的巧克力你要不要看看?」

澄夜你这个天然S啊!!尽管神乐的内心在咆哮,她还是抖抖嗦嗦地做了第二次尝试。

「好了!脸的部分够大了吧!」

「可是好糊啊。」

「绝对没有下一次了啊!刚才他好像注意到我了,吓得我手机都差点掉咖喱里了!」

「好好好,就这样吧。虽然不是很清晰,但看起来还是蛮帅的(*^ー^)」

「喂,你不会也看上他了吧?电视剧看多了吧?没看到照片里面还有堆女人吗?我跟你讲,就算是这样,他还总能把话题扯到他女朋友身上。」

「咦,已经有女朋友了吗?」

「是啊!还老换来换去的,我都听到过好几个版本了,有20岁的黑长直学生,有28岁的大波浪姐姐,还有同龄的咖啡店女仆……」

「好可惜,如果是那样就算了……」

「你知道就好!」

「我是在帮你考虑啊,神乐酱。」

「诶?」

***

随着工作量日益增加,神乐的注意力很快全部被迫转移到了正经事上。老实讲,她很不习惯,真刀实枪的职场,别说学生时代,哪怕和实习生活比都难太多。昨天还是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可以被原谅的学生,今天跨过公司大门后就必须变成独当一面的大人了,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最近,课长在部门会议上宣布了一个小项目,想把公司员工的培训、资质、技能等情况整合成一个在线系统,改变目前分散混乱的状况。这件事对业务熟悉度要求不高,便顺理成章地交给给了新人神乐。她起先还雄心壮志的,但事事不顺,方案被打回来数次不说,还听到了些责备话。更屋漏偏逢连夜雨的是,课长突然决定拿这个项目去参加公司的改善比赛,要求神乐一定要在两周内完成。拜托,按原来的计划明明还有三周?接到通知时,她已经整个人都不好了。

神乐摇摇头,提早迎来了加班生活。既然是在线系统,肯定和网络相关,原本计划是她先打点好一切,最后让IT一步到位,现在看来不得不齐头并进。课长被拉去一起请冲田帮忙,其实根本用不着,因为他们是客户方,可她想到要和他单独对话,就觉得别扭极了。

「都怪你啊澄夜,其实才说过一次话而已,现在坐在他旁边却浑身不爽啊!搞得我内心戏很多的样子啊!」

就连最勤奋的员工也陆陆续续下班了,办公室安静极了。冲田一言不发地在电脑上操作着,神乐暂时没事干,想起好久没有找好友吐槽了。

「就当他是会说话的木头好了,你知道吗?松平叔又去跟踪她女儿了。」

自从上次的对话以后,澄夜就对冲田的潜在可能性失去了兴趣,女孩们的话题很快转到了天南地北,神乐仰在椅子上,双手不停,脸上变换着嘻嘻哈哈的各种表情。

“喂喂,这里要填什么?赶紧过来,现在不是和男朋友聊天的时候好吗?”冲田不耐烦地拍拍桌子。

“哦……啊呸,不是男朋友,不要乱讲啊!”神乐撇撇嘴,开始翻找资料。她往桌子那头瞄了一眼,忽然意识到冲田的手机到现在还没亮过一次,看来这回是个耐得住寂寞的女朋友。

两人工作了三小时有余后,暂时收手,期间无甚稀奇。第二天冲田不在此地,下班后却意外地发个了消息给神乐。

「今天还做吗?做的话我现在过来。」

神乐大喜过望,她本以为冲田只有在轮值到自己公司时才肯留下,还发愁进度呢,但好感度还没充值完,已被第二个消息刷掉了。

「帮我买点吃的,我要全〇的那个有鲭鱼的便当,7〇〇的美式咖啡,啊,还有Dai〇〇的冰激凌杯,好像是新出的吧,要焦糖口味的,这个等我叫你了再去买,化了我不要。」

「你就不能一个店里买完么!都是便利店味道有什么区别!」

「不对,为什么要我帮你买啊?你付钱吗?」

那头再没回音。

身为S,却被另两个S压迫的憋屈感实在挥之不去,神乐把代买的食物都偷偷地吃了一口,再看着冲田神不知鬼不觉地吃下去,这才舒心不少。

干活期间她没好意思再聊天,然而冲田的手机还是暗的,休息时她实在忍不住了,问:”你已经连续两天那么晚了,女朋友没有反应?“

“女朋友?是什么?”冲田一脸茫然,好像被满屏字母晃晕了脑袋。

“黑长直大学生?大波浪姐姐?咖啡店女……”神乐正绘声绘色地提醒着,突然倒抽一口凉气,心里直呼完蛋了完蛋了。

果然,本来面无表情的冲田嬉皮笑脸地凑了过来:“哟,看来你真的在一直观察我嘛,拍的照片让我看看怎么样?不好看得删掉哦。”

神乐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只想躲到桌子底下去,不小心暴露了偷听之事已经够尴尬了,居然连偷拍也没瞒过去,之前的直觉看来是对的啊!

“我挑的晚饭也挺好吃的吧?”冲田靠得更近了,都能闻到他衣服上的洗衣粉味。

“说……说了便利店的味道都一样啊!”

原来偷吃也被识破了,这下必须在地板上找缝了,不,还是去厕所冷静一下吧……

***


神乐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冲田仍在飞快地点着鼠标,催着她快点提供数据,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舒了一口气,她坐下来,默默地做起了自己的事。

“女朋友是骗她们的,”在静得吓人的空气中,冲田冷不防地开了口,不过语气倒很随意,“虽然没什么用。”

“那编一个不就够了?”

“因为我不记得上一个编的是什么样的了。”

他说得理所当然,神乐差点喷茶,不由甩过去鄙视的一眼。气氛似乎就这么缓和下来了,就像手冻过了头会渐渐暖和,极度的难堪之后,相处反而轻松起来。

“你不用向我解释吧。”

“不想太欺负你而已。”

“这和欺负有什么关系!我才不可能被你欺负呢!现在是我在欺负你啊!要不是我,你已经在家打游戏看电视了!”

这回轮到冲田扶额,再投过去一个大大的鄙视了。“幼稚。”他最后点评道。

“凭什么?”神乐不服气了。

“凭这个,”冲田指指她手下的一叠纸,“连我这个外行都看出来了,要是你早点抓紧,我们能少加一半的班。”

“但课长给了我一个月的时间啊。”

“那也不意味着你能把第一周拖延掉好吗?”

“我以前都拖延到最后一天呢。”

“真好意思说,”冲田卷起一叠纸作势要敲她的头,“学校老师为什么只要你交作业就好,因为分数高低与他无关;但公司里的‘作业’会影响所有人的业绩,全都拖到死线随便交差,那就等着关门吧。”

神乐轻哼一声,虽然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道理,但连日来受挫的自尊心让她不愿睁开眼面对现实。

“啊啊啊,好烦啊,反正我还是辞职算了。”

“为什么?”

“没意思,课长从来不教我,只会使唤我。”

冲田几乎失笑,大概晚上实在是太无聊了,否则他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有和这种青涩小姑娘谈心的闲情逸致。

“教你?你付他学费了吗?不是他反过来给你发工资吗? 如果你是老板,你愿不愿意花钱养一个坐着事事等人来安排的闲人?”

“可他也不能连报销、传真这种事情都叫我帮忙吧?还凶巴巴的。”

“大小姐,课长有多忙你知道吗?他被雇来是发挥课长那个层次的智慧的,浪费时间干杂活就是浪费钱,”冲田真的一纸筒敲了下去,“而你,目前就是干杂活的水平,不信你看看你的方案和课长帮你改的,来,摸着良心说,有差距吗?”

神乐捂着头一脸倔强不肯回答,眼睛里的某些东西却在改变。

冲田叹口气,对话让他想起了自己初入社会的经历,说起来比她还糟,后来忙这忙那也没好好考虑过职业生涯,所以虽然能力还算出众,混得也就是这样了。

“喂,你在家里是被宠坏的那种吧?爸爸、妈妈,说不定还有个哥哥?想一辈子蹲在保护伞下,还是省省吧。”冲田眼看占了上风,嘴巴有点肆无忌惮起来。

谁料回答他的是神乐骤变的脸色,还有虎虎生风飞来一拳。

“干嘛突然打人啊?!”幸好常年锻炼,虽说有些措手不及,冲田还是勉强接住了这招。

“你练过?”神乐惊喜地问。俗话说,女人的脸如六月天,刚才的凶神恶煞已经不见了。

“四岁开始学剑道。”冲田回答。

“来来来!和我打一架!好久没动手了,好痒啊!”

“这里??”

“会议室那边空,把椅子挪一挪就好了!”

神乐一溜烟就不见了,乒乒乓乓一阵子之后,还使劲地呼唤着吉娃娃快过来。打架是什么鬼,吉娃娃又是什么鬼,信息量太大已经放弃了消化的冲田,满脸愕然地走了过去,看着神乐兴奋摆好姿势。

既然对方出招,他也不得不接。两人就这么在夜晚的办公室里,莫名其妙又酣畅淋漓地干了一架,并以神乐获胜告终。

第三天,第四天……在后来总共七天的加班历程中,他们每天都以全武行作为一天的告别。冲田无一胜绩,但他并无所谓。

反正开心就好,他很久没这么开心了。

顺便在更多的聊天里,他也明白了为何那天神乐会突然动气,神乐也知道了其实在这方面的事情上,她倒没资格指责冲田的苛刻。

冲田临时过来时,依然会叫她跑几家便利店买食物,她还是会毫不客气地留下比以前大得多的牙印,然后,还是每次都被毫不在意地吃掉了。

她终于得到了让冲田输入密码的机会,笑得前俯后仰;他不动声色地去掉了前面的No,又被她加上去。因为短期内修改的密码不得重复,他们会在最后随便加几个数字,结果几个来回后,就像不记得编了什么女友一样,冲田忘记了所加的后缀……重新申请密码的流程特别慢,神乐只好插着员工卡登陆系统,走开时好几次忘拔卡,没法刷开门禁。她谁都不叫,只喊冲田来开门,哪怕那天他正在隔壁公司,看他意欲发作却又无可奈何的吃瘪样子,特别爽。

「哎呀呀,好像被半夜叫起来送夜宵的男朋友啊!」

澄夜的撮合欲又火力全开,神乐耸耸肩,意外地发现鸡皮疙瘩不见了。

***

半个月之后的改善评选活动中,神乐的项目一举获得了冠军。在全部门的欢呼声中,她给另一位功臣发去了消息。课长过来致谢时,冲田的回复也出现了。

「我准备去休假一周,你要一起来吗?」

她扫了一眼,吓得心脏几乎要跳出胸口。课长说什么她全然不知,盘旋在脑子里的只剩那几个大字。

「你要一起来吗?」

“课长!我请求休假!一周!”在大脑还没来得及思考之前,她大声喊了出来。

***

公司里每天都有人不在,同时消失一周应该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神乐想了又想,文字输了又删,还是决定先瞒住澄夜。

目的地很近,才飞机一个半小时的路程。那儿山青水绿的,很适合在城市里打拼和肺不好的人。说实话,如果神乐没答应,冲田也不会出来,因为唯独这条旅途,他害怕一个人踏上。行程安排早在一年前就已准备好,那个时候他是计划和姐姐一起去的,但是行李箱还没打开,他便失去了世界上最后一个亲人。

两人的旅游风格迥然不同。冲田恨不得走哪儿坐哪儿,戴上眼罩消磨一天;神乐却一刻不停地指着路边的野花、河里的石头和天上的星星,把他烦得不行。只有在她扫荡食物的时候,能稍稍闭眼一会儿。有一次他不小心睡着了,梦中回到童年,姐姐一手拉着他,一手指着外面说,小总,小总,别老呆在家里呀,今天的云很漂亮哦,不去和朋友玩吗?后来他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看到神乐正嚼着面包扯着他的袖子,激动地叫他看树上的松鼠。一个包装袋很快被拍到了他的脸上,因为神乐说,他刚才对着她,露出了很恶心的笑容。

临走前的晚上,冲田请客吃了自助餐,一小时过后,服务员被吓得把刺身全给藏了起来。神乐哪能信没库存了这套说辞,啪地单手把筷子折成了两段,又吓得他们赶紧重新端出来。冲田看看店员们发白的脸色,又瞧瞧眼前几大摞盘子,暗自好笑,于是调侃她说:“大胃又暴力,没有吸引力哦。”谁知神乐满不在乎:“无所谓,只要我喜欢的那个人喜欢我就可以了。”

“那……有这样的人吗?”冲田猜想自己是中了邪,问了他根本没打算问的问题。

“啊?”神乐抬起头。四目相对,近在咫尺,空气中像是被洒了名叫难为情的调料,刹那间叫人手足无措起来。

神乐放过了肥美的金枪鱼,直到匆匆忙忙奔赴机场,走过登机口,他们都几乎没再说话。不知道是不是来晚了的缘故,飞机上两个位子一个在某一排的靠走廊,另一个在后一排的靠窗处,两人均是一愣。

其实并没有非坐一起不可的意思,只是从来没遇到过类似情况,有点意外罢了。后排中间的老爷爷看出端倪,招招手,示意要坐到前面去,把自己的位子留给他俩。

“不用,不用!”神乐连连摆手,因为老爷爷的旁边,显然已经有了一位老奶奶。

“没关系,我们老夫老妻一辈子了,年轻人要多抓紧机会在一起啊。”他微笑着拍了拍冲田的手臂,直接了当地误会了他们的关系。

是真的误会了吗?神乐心乱如麻,胡乱地道了谢,低着头坐进去,又听到爷爷问冲田,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三个月零十天。”冲田回答得很快。

她心中一动,掐指一算——入职至今正好三个月零十天。

***

回到公司后一切照常,为了以防万一,冲田晚了一天进来,吃饭时仍被同一批人包围着。

神乐路过时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却被他嘴角露出的意味深长的微笑搞红了脸。想起那天后来就不知不觉握在了一起的手,说拜拜时偷在她嘴角上的吻,上上个月在食堂心惊胆战地偷拍,还有第一天愤怒地骂他是变态。

只能说古话真有理:人算不如天算。

「哟,你还是一样受欢迎啊。」

吃完午饭,冲田和她一前一后走上楼。她环视了下四周,发现还是动动手指比较安全。

「你不也经常坐在山本课长附近吗,口味真奇特啊。」

「原来你也在观察我,还说我幼稚!」

「上次说你幼稚是别的事情吧!」

神乐逮到反击的机会,神清气爽,才不管针对的是哪件事。其实她并不在意那些女同事,因为知道她们没有别的目的,只想养养眼换换心情罢了。就像她喜欢看到秃顶的山本课长,打开说实话不怎么样的自带盒饭,夸耀起他老婆的手艺,因为那会让她想起在地球另一端的父亲,和在天堂不知何处的母亲。

至于哥哥……脑海里浮现出年龄只相差一个月的冲田,但她很快把幻象抹去了。

等行李时,冲田告诉了她那个半梦半醒间笑容的故事。“你难道把我当成了你姐姐吗?”她问。“没有,”他说,“虽然有些感情确实很像,但……姐姐是让我回头看的人,而你是让我向前看的人。”

她当然也是一样的。

「说起来,你原来没辞职啊?」

「少看不起人,我可没那么脆弱。遇到困难就想换环境的话,不管去哪里都只会不断地逃跑吧?就算要辞职,我也得把他们的精华全学会了再走。」

「那我倒是要“辞职”了。」

「啊?当初是谁给我说了一堆大道理啊?」

「看不到引号吗,笨蛋!我的老板一直想让我单独做项目,之前忙于照顾姐姐,也没那个心思,现在还是想去试一试,再说这样我们也会方便点吧?」

虽然公司没有禁止办公室恋爱,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这样最好了。

「没想到你还蛮体贴的嘛。」

「想多了,那是顺便的,我主要是为了我的加薪率。」

「好好好,为了你的加薪率。那我们比比年终绩效如何?输的人请客吃怀石料理!」

「就知道吃!不过比就比,你开始存钱吧。」

如果此刻有人能同时看到冲田和神乐,就一定能从他们捂着手机的样子和脸上暧昧的笑容挖出一个大秘密。还能看到神乐突然一拍大腿,嚷嚷着“完蛋了完蛋了”。

把澄夜蒙在鼓里那么久,该怎么负荆请罪才好呢?

注1:Urmyslave4ever = you are my slave forever. u即you,r即are,4ever就是forever,全是谐音,网络常用。


Fin.


评论(4)
热度(77)
  1. Aegean的小衬衣Draft Box 转载了此文字  到 Okikagu妖怪组成员作品精品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