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神-英文同人】聪明人不会相信十几岁少女(13,完)

A Wise Man is a Man who doesn't Trust A Teenager
作者:Alainne1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35689

作者标签为E级(Explicit,相当于R18)。本章没有。

群里的睡前故事系列。

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是简单复述!
不是翻译!不是翻译!不是翻译!

——————

第十三章 只有一件事剩下没做

(开头是银时和冲田的对话)

银时问,你听说了吗?冲田在拉面摊他旁边的空位坐下说,听到什么?银时说,星海坊主要来了。他的语言语调都很寻常,但冲田知道他正在仔细观察自己的反应。

冲田说,是吗,我还没听说。他盯着眼前的拉面看,筷子还拿在手里,不知怎地突然没了胃口。

银时又说,他下周就来了,冲田说那神乐肯定很兴奋,银时说是啊,但我不知道那能不能叫兴奋,因为过去几周以来,她一直很……异常,几乎就像在和大家诀别一样。

银时的话像石头那样落在冲田身上,他猜到了有这种可能,他也告诉自己,这是最好的结局。但银时的话听起来仍旧刺骨得难以接受,她是真的要走了吗?

冲田尽可能地平静地问,你觉得她打算走吗?银时说,谁知道呢?冲田知道银时其实有答案,至少有个有把握的猜测,但他没有问。

China要走了,China要走了,这个想法一直在冲田脑袋里盘旋,他告诉自己,我就知道会这样,我也可以接受,可是突然神乐要离开的想法和三叶的笑脸重叠在一起,让他使劲地把指关节按在大腿上,直到关节发白,他需要疼痛感,需要有什么东西去让自己分心。

然后银时的话打断了他的思路,他说也许她离开是最好的选择,她留在这里的生活不容易,我以为可以解决一切,但我做不到,再也做不到了。

冲田看着眼前的拉面,汤渐渐冷了。

银时继续说,也许神乐需要生活在战场上,也许摆脱她夜兔本能的梦……只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

冲田抬起头,很惊奇地看到了银时痛苦的神色。他说,老板,你已经尽力了,就算最后事情不尽如人意,但你已经尽力了。

银时转过头看他,冲田却重新看起了面碗。他站起来说,吃你的东西吧,总一郎君,谢谢请客,然后便离开了。

冲田安静地坐着,他还能做什么吗?如果神乐决定离开,他没有权利改变任何事情。他造成的伤害已经够多了……在他眼前,冲田看到了那个决定摆脱夜兔本能的女孩,他一直想要保护她,但她已经不需要任何保护了。很快她将变得极为强大,就和他哥哥一样。她将远远地超越他,觉得她还需要保护的想法十分荒唐,可是他就是没法甩开想去保护她的想法。

这时拉面摊老板突然问,怎么不吃呢,警官?浪费食物帮不了你,也帮不了你的女朋友。

冲田拿起筷子说,对不起老爹,面摊老板笑笑说,没事,没事,你知道吗警官,有时候,如果换一个角度看,混乱复杂的事情就会变得简单了呢。

冲田看着他满是皱纹的脸。他继续心不在焉地说,只是一个老家伙随口说说而已……冲田放下筷子站起来,说,谢谢食物——尽管他连碗都没碰。有件事他必须要做。

#

老歌舞伎町电视塔在夕阳的照射下,投下长长的阴影。冲田试图想看到顶端,但是太远了,什么都看不到。他走入电梯,按下按钮,却没有反应,看来电源终于被切断了。冲田叹了口气,开始爬61楼,他不知道会不会看到他希望寻找的对象,他不知道再一次站在塔顶时,他还能做什么。但是仅仅是期待着,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也足够促使他爬上去。路上他的回忆回到了和神威战斗的那个晚上。他清晰地记得神乐的模样,仿佛那只是昨天发生的事——她平静地睡着,对周围的情况一无所知。那个晚上,没有什么比保护她更为重要。

有个烦人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你说你在保护她,就像在仓库里那样保护吗?冲田皱眉,但是那声音仍无情地说着,那算什么保护?在她最脆弱的时候伤害她。

闭嘴,冲田说出了声。他并不想那样做,他想要保护……

他持续地往上爬,就像神乐那样越来越接近天空,越来越远离大地。这样他会离姐姐更近,三叶不会愿意看到我伤害任何人,他这么想着,胸口的疼痛愈发强烈。

冲田打开通往屋顶的门走出去,他环视了一圈,发现屋顶在日光下看上去是多么不同。晚上的时候他几乎什么都没看到(景色描写略)。

他抬头向上看,头顶几米处,夕阳橘红色的光辉下,神乐正坐在天线上,腿来回晃着,轻轻地扭着脚趾,享受着穿流而过的空气。冲田只能看到她大概的模样,但他知道她在笑。她的长发──什么时候变那么长了──在空中飞舞,好像环绕在她脸周围的火焰。

冲田想,她一直都这么漂亮吗?是他眼睛出了问题,还是光线搞的鬼?那个他认识了很多年的怪力女,粗鄙,烦人,粗鲁,自负,还暴力,和这个坐在那儿,美得难以直视的神乐是一个人吗?一时间他无法前进,只能看着她。真正地去吻她会是什么感觉呢?他的视线落在她的嘴唇上──并非他不了解有关她的细节,他很了解,他记得很清楚她那小小的嘴,圆润的形状和苍白的颜色,她小巧的鼻子让嘴唇看起来比实际更圆。去亲吻她的念头萦绕在冲田心头,他曾经吻过她,准确地说是三次,但是那些吻……冲田忍不住狠狠地诅咒自己。第一次让她燃起了最终落空的希望,第二次打碎她内心最后一点信任,第三次她没有意识。其实过去要好好地吻她一次,去好好地感受她是多么容易,他们曾一起度过了那么多时光。冲田咬紧了牙齿。而现在,他连碰她都不敢了。

他正要开口,神乐突然先说,你来了。虽然没有转身,但显然她感觉到了他。

冲田开始爬上天线,说我必须来,在你走之前我必须见见你。

神乐问,所以说你知道了?

冲田的心一沉,这一刻之前他一直抱着侥幸的希望,会不会……

你真的要走了,他说。神乐嗯了一声。

冲田爬到和神乐齐平,不过在另一头。不管说什么都非常困难,因为他的心里是空的。于是他俩只能坐在那里,沐浴着最后的夕阳。

神乐说,我会想念这里的太阳的,虽然我没法好好享受它,但是像这样的傍晚,太阳变弱了以后,我就能让阳光触摸我。他俩没有看着对方,只是盯着远方的地平线。

冲田艰难地想要说出话。我──我会想念……他这么起头,后半句却消失了,他没办法把它说完。

神乐急促地呼吸了一下,咬住嘴唇。

你是因为我的原因走的吗?冲田突然问。他没有打算问这个问题,但它就这么冒出来了。他扫了一眼神乐,后者显然愣住了,她也没意料到这个。

神乐想了好一会儿,说,一部分是。
冲田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问,那你会为我留下吗?然后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因为这是神乐的决定,她下这个决心已经够难的了。

神乐僵在那儿,紧紧咬住嘴唇,几乎要留下印记。她握着天线的手发白,甚至身体开始颤抖。

冲田发觉她的反应后慌了,说对不起,我不该问的──

但是神乐打断了他,重重地说,不会,我不会留下的,我必须离开,绝大部分并不是因为你。

冲田再次陷入沉寂,看来就是这样了。他们只隔了一个手臂的距离,却像几光年那样遥远,无法弥合。他听见神乐开始抽鼻子,想赶紧说些什么,无论什么都好。但神乐先开口说,我会给你写信的。

冲田说,那很好,心里痛苦地意识到当收到那些信时,该是多大的打击。听着她的新生活,她如何去旅行,去探索宇宙,她如何成长为一个战士,而他年复一年,仍然是那个真选组队长。然后随着时间流逝,信会越来越少,直到某一天她不再写信。或者更糟糕的是,他从信里得知,他爱过的那个神乐已经不在了,那封信是一个杀掉她的残忍夜兔战士写来的。还有更糟的,她写信告诉他,她已经找到了别的归宿。冲田的心为这些想法剧烈疼痛。她会有新的恋人的。

太阳完全沉入了地平线(日落景色略)。拉面摊老板的话突然回到冲田心里──如果换一个角度看,混乱复杂的事情就会变得简单了呢。

他打断了长久的安静,问,你觉得这些云像什么?。神乐惊奇地转过来,看到冲田指着一块很大的,形状奇怪,独个儿飘着的云。

神乐歪着头打量,说,我不知道……也许是个企鹅!伊丽莎白!

冲田说,我觉得像一艘飞船,能带我们去冒一切险的那种。
他看向神乐,看到她注视着自己的蓝蓝的大眼睛。她看起来……在期待什么。她的眼睛纯真又脆弱,冲田突然觉得她就像一只蝴蝶,会被任何一个小小的力量压碎。
想说的话卡在了喉咙口,在三叶死后,冲田已经决定去过不冒险的生活──他并不在意用生命冒险,只是不想打开感情,这是这些年来他自我保护的一部分。而现在他要去冒这个险了。他终于遇到了再也不能遏止感情的时刻了。

他说,China……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旅行吗?
神乐的眼睛睁大了,她盯着他,等待着他继续下去。冲田于是接着说,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那些星球,一起飞过几千光年。他的犹豫渐渐消失了,继续说,去打各种各样的外星人,肯定会很好玩的。
眼泪慢慢地涌入神乐的眼睛,流在她的脸颊上。冲田很想用手去抹掉它们,但是他没有去碰她,只是等待着神乐的反应。

神乐终于问,你要和我一起走?

冲田说,我会和你一起走,只要你同意。

神乐问,你能就这样离开吗?你的生活……生活,还有所有一切都在这里。

冲田说,我无所谓。

他们互相看着。冲田心里重复着,我不在乎,如果你走了,我不知道我留在这里的还能不能叫生活。
冲田深呼吸了一口,说,神乐,对不起,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对不起。
高声说出这些话,姗姗来迟的道歉,感觉真好。他的内心终于轻松了,尽管知道说出这些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

他继续说,我──我想补偿你,我想保护你,我想和你一起去旅行。我意思是,如果你需要保护,我就会保护你,站在你身边。我知道你会变得很强,强到不需要任何保护,但是仍有一些东西我想要保护。

冲田又深呼吸了一下,他终于明白那些是什么了。

我想保护我认识的那个神乐,保护你成为你原本的样子。你是个夜兔,这一点错也没有。我们没法把夜兔从你身上拿走,我和老板现在都明白了。你永远是夜兔,也永远是我们知道的神乐。我想要在你身边,这样你就不会忘了你是谁,我会在你身边提醒你,你可以随时回到地球。也许你属于遥远的战场,但你也永远属于这里。只要你愿意,只要你准备好了,我们可以随时回来。

泪水仍然悄悄地流在神乐的脸上,冲田的胸口一紧,她为什么不说话呢?他觉得自己赤裸裸的,他冒了险,告诉了她一切,感觉是很好但……他内心备受着忐忑不安的煎熬,她为什么不说话呢?难道他越过了不该越的界限吗?也许神乐没有和他走的意思。场面变得尴尬。万一神乐并不想见他了呢,就算她曾经喜欢他,现在改变了也很正常,他伤害她太深了。

每一秒过去,冲田的心里就暗了一分。他无法再忍受安静,闭上眼睛,好掩盖逐渐侵蚀他全身的痛苦,匆匆地说,对不起,我不该说那些。我不知道我怎么了,你要跟你父亲走,我知道你不想……

有一个触感,非常柔软的触感。神乐的手指轻轻地按在他嘴唇上。

冲田睁开了眼睛,神乐离得很近,她的脸颊和眼睛被泪水打湿了,头发粘在皮肤上,牙齿咬得紧紧的。她摇着头说,闭嘴,笨蛋,别说这种话。

然后没有预警地,她扑向了他,如此重,冲田差点失去平衡从所坐的地方掉下来。神乐抓住他的外套,把脸埋在他胸口,抽噎着说,别说那样的话,你这个笨蛋S。

她的抽噎和颤抖越来越厉害,又说,因为……因为没什么比和你一起去旅行更好了。

冲田消化完这些话后,确信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他吞咽了一下,紧紧地闭上眼睛,又睁开。神乐的触摸打破了两人的隔阂。她倚靠着他,依靠着他,信赖着他。温暖的感觉流遍了他全身,她在信任他,所以他会证明自己值得信任。

冲田伸出手抱住她,将她紧紧地贴住自己。他曾经离淹溺只差咫尺,而现在他抓到了他的安全带,就决不会放开手。他不断地轻吻着她的头发,不敢相信全身慢慢涌起的快乐的感觉。
China……他在她头发里低声说,China……我非常非常爱你。

我也爱你,你这个笨得要死的抖S ,神乐回答,在他的外套上哭泣。

他冒了一个险,唯有时间能回答将来会发生什么,但在现在,至少它是值得的。夜幕中亮起了第一颗星星。对冲田而言,它们看起来和以前不再一样了。它们不再是天空中的星星,而是终点。
 尾声 集散中心内,银时站在一大群人的旁边,神乐在人群里,被拥抱和祝福淹没了。他不觉得意外,不管发生了什么,神乐还是个善良的好女孩,大家都知道。
星海坊主也站在一旁,独自一人,难以琢磨。也许他为女儿骄傲,也许他在担心未来的事,也许只是疑惑怎么来了那么多人。不管怎么样,他的神色严峻,打量着眼前的情况。

但并非所有人都来了,银时除了能找到几个真选组成员以外,有一个人失踪了,是他认为最重要的,神乐最希望看到的那一个。他试着寻找再多一个的黑夹克,但他找不到冲田。变成这样太糟糕了,他甚至没有来说再见。

然而突然人群开始移动,空气里充满了惊奇的声音。银时看到冲田来了,但他没有穿真选组的制服,而是一件灰浴衣,而且,他还带了一个大包,不比神乐的小。接着他把手放在神乐的肩膀上,把她往自己那里挤了挤。他的动作轻松容易,好像很熟练的样子,好像他们一直就是这样的。两人脸上的笑容充满了快乐。

银时叹了口气,直了直身体,肩上的千斤重担消失了。他走上前去,看到冲田眼里露出一丝不自在。但是没有必要不自在了,因为他所见的一切都告诉他,这就是神乐想要的。
他揉了揉神乐的头发,说,你们两个,要照顾好自己。
最后的登船通告响起,银时转身离去前,对冲田说,还有照顾好我的小神乐。

然后他笑了,因为他知道一切都会好的。

(完)


评论(2)
热度(23)

放分析草稿/猥琐脑洞/随手作品的子博,乱七八糟的,慎关!
主博:divided.lofter.com
微博:Shio_o